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四十一·揪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她说完了,就吩咐旁边的蓝禾跟玉清:“你们进去一趟,就传我的话,说是锦衣卫的上差们有事需要往内院去一趟,搜查内书房。让里面的人都准备准备,不许四处乱走惊扰了上差们办事。”

    蓝禾跟玉清对视了一眼,有些明白了,又好似不大明白,却还是听话的去办事了。

    应凯有些不明白,见卫安的身形顿住,在门口不动,就问:“郡主,您为什么说我们要一刻钟之后再进内院啊?不是说现在就去吗?”

    卫安就牵了牵嘴角:“我总觉得事情不大对,既然谢家都能出那么大的事,能有那么多奸细。而我父王和义兄都接二连三的出事,那为什么.....为什么郑王府里,没有呢?”

    她冷淡的声音在寂静的屋子里显得格外的刺耳:“而且,这是不是也太巧合了?为什么徐阁老他们就指名道姓的要你们来搜查内书房,好像确定内书房有东西似地?”

    这世上的事,没有人敢打包票确认的。

    而做惯了阁老的这些重臣们,更是不关己是不张口,就算是真的有了十分的把握,那也得再三的思虑之后,还得留下余地,给人家留上一线希望。

    哪里有会这么干脆的得罪人的?

    除非他们真的确定了,能搜出什么东西来,而且这东西,一定是对郑王极为不利,甚至能把郑王置于死地的东西。

    联想起之前郑王在山东失踪的事,再想想之前的谢良成,那些人的目的是什么,就不言而喻了。这回搜出来的,很大的可能是郑王通敌的证据。

    应凯听的头皮发麻,觉得这里头蕴含的深意实在是太吓人了,震惊的看着卫安,迟疑了一会儿才讷讷的摇头:“这,这不至于吧?”

    他也算是跟着林三少久的了,的确是见过许多栽赃陷害的手段,可是做的这么明目张胆的,他可没有见过。

    而且,敢在王府里放人陷害,那也是之前成王他们才敢做出的事啊,现在谁敢这么做?

    卫安就顿了顿,看着他笑了:“怎么不至于?至于不至于,不是我们说的算,而是他们说的算,你说是不是?”

    应凯知道卫安的怀疑来的有道理,做锦衣卫这么久了,见过的事情多了,也多的是这种,上司下套给别人,事先在别人家里已经安排好了罪证的。

    现在看来,显然现在的郑王府就是被人算计了,他看向卫安,停顿了片刻就又问:“那您为什么还要把我们要进内院的准确时间告诉里头的人?”

    这不是方便别人好看准时间嫁祸吗?

    敌人在暗处一次又一次的算计,这换在别人身上,恐怕早已经承受不住这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面临家破人亡的压力而崩溃了,应凯琢磨了片刻,看向脊背挺得笔直的卫安,心里有些感叹。

    怪不得是林三少和沈琛都看中了的人,除了他们这两个心眼子少说也有一万的人,还有谁能拿这位郡主有法子?

    他在心里抖了抖鸡皮疙瘩,很想知道这位郡主到底在等什么,之前让蓝禾跟玉清去里面提前打招呼又是为了什么。

    卫安也显然知道她的心思,嘴角一牵便现出一个浅淡的笑:“王府有规定,内书房是有严格的守卫的,虽然是在内院,可是也有父王亲自吩咐的心腹层层把关。而且里头的东西,多了还是少了,位子不对了,都是有人查的。所以那些奸细如果真的要放东西栽赃嫁祸的话,机会并不多,也不会选择提前动手-----因为提前动手也是枉然的,一定会被发现。他们选择的时间的余地本来就不多,我提前给了他们时间,他们当然得抓住时间.......何况,那些守卫们是两个时辰一轮换,现在刚好到了轮换的时间了,错过这次轮换,那么他们放在里头的东西,就会被发现,岂不是白费心思了?”

    应凯啧了一声,摸了摸下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郡主,您就凭着这个抓人啊?那要是,早就已经放进里头去了呢?”

    “能趁着守卫换班的时候放东西的,还能理所当然的进书房的人十根手指输得出来,若是真的已经放进去了,那这些人就都该进诏狱去了。”卫安看了看时间,对着应凯扬了扬下巴:“时间也差不多了,到底是什么人在装神弄鬼,又到底我的猜测是不是准确的,不久之后就能见分晓了。”

    应凯应了一声,一出门就见那些婆子们见了他如同鸟兽散,忍不住就苦笑着在心里摇头叹气,他好歹也是个锦衣卫的小头目,多少官员折在他们手里,拿他们没半点法子?

    可是谁能想到,在卫安这里,却得摧眉折腰的,唉......

    可是想是这么想,他还是跟在了卫安身后,装出一副冷漠的样子来,目不斜视的进了内院,一路跟着卫安进了内院。

    内院里应当是早已经得了消息了,一路上都冷清的厉害,连人也没看到几个,半点没有迎来新生命的那种喜悦。

    拐进了长廊,卫安还特意回头看了他一眼。

    应凯也朝她看了一眼,半信半疑的拐了弯,看见了掩映在巨大的樟树里的一栋小院。

    小院外头的确如同卫安所说,如今正有重重把守,管家正皱着眉头不知道在跟为首的那个护卫争执什么,听见了动静转过头看见了卫安和应凯,就全都变了脸色。

    管家已经飞快的迎了上来,先给卫安见礼之后,就给应凯也行了个礼,恭敬的喊了一声上差。

    “里头怎么样?”卫安立住了脚没再动了,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开口:“蓝禾跟玉清在里面吗?”

    管家等的就是她这一句,想要说些什么,看见了她身后站着的应凯却又迟疑了,立在原地看着卫安,有些欲言又止。

    卫安却并没有如他所想的那般让他有单独说话的机会,径直便问他:“是有什么问题吗?不必忌讳,事无不可对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