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十七·抉择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隆庆帝自从病好了之后,便只要林淑妃陪着,别的妃子通通连陪他过夜也不成,他这一下又病了,林淑妃便又当仁不让的守在了太极殿。

    太医们斟酌着小心的开了药,都有些忧心忡忡-----隆庆帝的身体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原本就已经被掏空了身子,本来是经不得刺激和大起大落的,可是偏偏他却又动了怒,这样下去,恐怕年寿有限,他们也担心自己的脑袋。

    隆庆帝却难得的没有因为咳血而恼怒,让太医们都下去了,才笑着朝林淑妃招了招手:“来朕身边坐。”

    寝殿里很安静,泥金的屏风上头的仕女画因为烛火摇曳而显得更加神秘唯美,林淑妃点头答应,放了药碗,轻轻坐到隆庆帝身边,温柔的替他掖了掖被子:“圣上的龙体要紧,何必跟那等小人置气呢?”

    隆庆帝就安静了一会儿,才叹了口气:“哪里能不生气呢?朕如今是这个模样,底下的人就不把朕当回事了,当朕是聋子瞎子,竟然连阁老家的外孙女也敢掳走,若是换做寻常人呢?朕还活着呢,他们就这么无法无天......”

    这些话里不详的意味太明显了,林淑妃诚惶诚恐,急忙就着脚踏跪了下来:“圣上息怒!”

    “什么息怒不息怒的,你起来。”隆庆帝伸手把她拉起来坐下,隔了片刻就道:“到了这个地步了,朕身边能说说话的,也就只剩下你了。”

    林淑妃抿着唇,眼里泪光闪烁:“圣上别这么说,臣妾总是陪着您的......”

    隆庆帝便有些怅然的笑了:“换做从前,这话朕是不信的。从元后明皇后开始,朕身边的女人们,一个个的都这么对朕说,可到最后都一一的离开了朕.....”

    今天的月光特别明亮,也就特别让人有倾诉的欲望,隆庆帝难得的对着身边人敞开了心扉:“朕知道朕自己也不好,疑心病重,又容易轻信人,从明皇后到冯贵妃,再到方皇后和德妃,朕把她们都给害了。”

    她们固然到了最后都变得面目全非,可是隆庆帝其实心里一直都隐约的知道,她们会变的原因,归根结底都在他自己的多疑善变身上。

    只是从前总是羞于承认,觉得他自己是皇帝,是不可能有错的。

    等到现在,快要油尽灯枯了,才能体会到她们当时的绝望。

    林淑妃不知道该说什么,有些手足无措的喊了一声圣上,就支支吾吾的劝他:“您别这么想.....”

    “你总是这样。”隆庆帝有些欣慰,咳嗽几声握住她的手:“这么多年来,朕疑心这个,疑心那个,却从来没有疑心过你,跟你在一起最舒心。”

    “朕生的儿子们,都活不长久。”隆庆帝话锋一转,声音低沉得有些吓人:“老大是这样,老二是这样,老三不必说,连小四......”

    他苦笑了一声,终于露出脆弱的一面,眼里有了些泪意:“现在小五虽然还活着,可是他母妃做出这样的事,朕也全当他是死了......只剩下一个小六了......”隆庆帝声音沉闷:“只可惜,朕活不到那么久了,无法替他筹谋将来......”

    六皇子实在是太小了,小到根本连登上皇位的机会也没有,他才两岁,可是鞑靼却在虎视眈眈,这些天,连蒋子宁那个一贯会和稀泥的老匹夫都旁敲侧击的开始询问他对于储位的想法,还隐晦的提起了前朝时的兄终弟及的仁宗等人。

    他心里愤怒,却知道形势比人强的道理,如果他自己身体好,还能再撑上十几年,他无论如何也要替六皇子铺好前路,扫清障碍,可是偏偏,他现在已经油尽灯枯了。

    林淑妃的眼泪扑簌簌的往下落,手覆盖在隆庆帝手背上,不断摇头。

    隆庆帝便温和的劝她:“别哭了,朕还活着一日,就要替你们娘俩打算好将来。”

    林淑妃不知道说什么,她向来是老实的,看着隆庆帝哽咽出声:“圣上,小六儿还小呢....您得看着他长大......”

    这么多孩子里,只有六皇子出生的正是时候,隆庆帝已经开始反思自己,又因为四皇子的事疏远了彭德妃和五皇子,因此对六皇子钟爱异常,六皇子是唯一一个在他龙袍上尿过尿的孩子,他抱六皇子也抱的最多。

    父子天性,又有后天感情培养,六皇子也极为亲近他,满足了他当父亲的一切幻想。

    这样的感情是很深重的,隆庆帝闭了闭眼睛,睁眼时才微笑道:“看着他长大是不成了,可是替他和你安排好往后的路却是成的.....眼看着朕的万寿也快到了,朕决定让临江王和郑王回京......”

    郑王是早就已经跟卫阳清在回来的路上了,这没什么好说的,可是临江王却是正经有封地的强藩,无诏不得入京,

    这个时候让临江王回京.....林淑妃有些迷茫却又带着点惊恐的看着隆庆帝,大着胆子问:“圣上,您是要......”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迟疑着等隆庆帝的回复。

    隆庆帝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调整了一下坐姿,才摇头:“朕得看看老五究竟是个什么人,才能放心,才能做选择。”

    林淑妃有些明白了,却仍旧说不出话来。

    或许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到了这一步,隆庆帝终于放下了那些虚情假意和套话,开始全心全意的为仅剩的儿子们考虑了。

    她点了点头,等到天色已经极晚了,隆庆帝已经睡着,才从太极殿出来回自己的寝宫。

    暮春初夏,沉闷的天压得人心里难受,没有一丝风,她从台阶上下来上了辇,一直提着的心才算是稍微放下来了。

    一直担心隆庆帝会走最后一招,把临江王引来京城而后除之而后快,可是现在看来,隆庆帝却还是想要效仿前朝的仁宗等人,兄终弟及,而后让自己的儿子做皇太子。

    她紧握着腰间缀着的一块玉佩,用力得手都有些变形,许久才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呼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