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十一·指引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些人要问怎么办的时候,心里早就已经有了想法了,根本不是为了让你真的给他什么建议的,只是让你发表支持他的言论罢了。

    程琦心知肚明,因为自来吃过不会察言观色的苦,他后来在这一点上已经特别注意,摸到了脉门之后,他便肯定的告诉洪新元:“大人,连管事的都注意到了,知道那批劫匪是山西口音,可是为什么同样作为山西人的这些镖师们,没有一个跟咱们说这件事的?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线索吗?恕属下直言,恐怕属下之前的猜测,不幸成真了。”

    这也同样是洪新元现在心里的想法。

    心里已经有了猜疑之后,他就觉得这些镖师们的行为十足的怪异和可疑,他顿了顿,就点头:“这样,这件事交给你去做,你去给我查查这几个镖师的来历,还有,去信给山西那边,把平安镖局给我查个清清楚楚!”

    程琦还是头一次被分派这种差事,却半点儿也不忙乱,听见他这么说,立即便答应了下来,点头应承:“大人放心,属下一定竭尽全力,不负所托!”

    洪新元摆了摆手,自己在书房里坐了一会儿才喊了管家进来:“盯着这几个镖师,看看他们都跟什么人往来,之后会去哪里,一言一行都不要放过!”

    管家忍不住就吃了一惊,抬头看着洪新元,有些不可置信的问:“老爷,您的意思是,这些镖师吃里爬外,贼喊捉贼,是他们里应外合掳走了姑娘?!”

    这个管家是洪新元家里的老人了,自幼陪着洪新元长大的,洪新元很信任他,小时候一直叫他奶兄,现在听见管家问这样的话,他也没有什么隐瞒,阴沉着脸点了点头:“否则的话,也太巧合了一些,太巧的事我向来是不信的。”

    管家就明白了,咬牙切齿的诅咒了一声:“若是这些人真的大胆至此,竟然敢做出这等十恶不赦之事,死一百次也不能解恨!”

    洪新元冷笑了一声:“现在先不要说这些,你去让人盯着他们,盯紧一些,金陵那边也时刻注意着有没有信传来再说。现在先找到姑娘要紧。”

    管家急忙答应了一声,立即下去安排了。

    之前就出了门的程琦就跟着书吏去找了府里的几个亲卫,而后点了他们的名吩咐:“去平安镖局一趟,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们镖局的人竟然没人上府里来,这岂不是太可疑了?”

    亲卫们都是洪新元的亲信,听说是洪新元的吩咐,没有耽误,挑了人就去了。

    程琦自己先去同福楼,没有等小二过来招呼就自己悄无声息的上了二楼,在临街的一片包厢了挑了一间坐下。

    不一时门被推开,一个穿着绿色长衫的男人进来坐在他对面,有些紧张的气喘吁吁问:“没人发现罢?”

    程琦挑了挑眉,不紧不慢的喝了口茶,微微一笑:“我都已经提前给你打招呼了,若是还是被人发现,那就是你们自己蠢了。”

    男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对着他似乎没有什么底气,过了一会儿才又支支吾吾的道:“大人.....这,这之后可怎么办?”

    程琦看着桌上简单的点心,并没有伸手去动,抬眼看了他一眼,就神色冷淡的应:“这么大的事都做了,现在露出这副样子算什么?你们胆子可不小啊,这可是徐安英的外孙女,织造的亲女儿,你们都敢劫走.....”

    男人没有说话。

    隔了一会儿,程琦才哼了一声:“现在洪大人生了大气了,京城那边自不必说,早就已经送了信去了的,就连严公公那里,洪大人都已经特地上门去请人家帮忙,专门写信给应天府,让应天府严查了。你们这些人,难道都不怕死吗?”

    对面的男人就笑了一声,紧跟着卷起手咳嗽了一阵子才不紧不慢的问:“大人怎么这么说话?我们怕什么,我们又没做什么,要出事也不是我们出事,您看是不是?”

    程琦懒得跟他废话了,一锭银子扔在了桌上,有些不耐烦的问:“现在已经查到平安镖局了,接下来到底怎么样,你总得告诉我一声罢?要不然,我坏了你的事,这可就不大好了,你说是不是?”

    男人呵呵的笑,有些憨厚似地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从怀中掏出一沓被红纸包着的银票小心的递过去:“这是早就已经跟您约定好的,您点点,不多不少,整整一万两。”

    银子,程琦现在最缺的就是银子。

    他从来就觉得自己该是天之骄子,他名声广泛,整个扬州没人不知道他是才子,可是他却总是考不中。

    在他看来,不是他考不上,是因为那些考官们一个个的都是势利眼。

    他没有银子去打通人脉,没有银子跟他们一样去参加那些什么文会,所以才会一直名落孙山。

    家里支撑不了他考试的花费.....

    那些叔伯们的冷眼,他也已经再也不想看见了。

    就算是他后来进了织造署,在织造手底下当幕僚,日子也仍旧是难过的,他不想永远过这种看别人脸色过日子的日子,更不想一直让寡母受他的拖累,被叔伯婶婶们指着鼻子说是溺爱儿子却又教养不出个好儿子。

    送上门来的这么大笔的银子,他不能拒绝。

    他伸出手去,麻木的把银票握在手里,好一会儿才问:“接下来怎么样?”

    外头声音很大,扬州到处都是盐商和丝绸商人,到处都是有钱人,同福楼这种地方,他们是时常来的,到处都人满为患。

    男人压低了声音,又以能让程琦能听清楚的音量,一个字一个字的在他耳边说:“您就回去老实告诉织造大人,说是找不到我,镖局的总头子跑了,就这么说,就完了。接下来的事,织造大人自己会去查的,跟您就没什么关系了,您放心,我们办事是很牢靠的,绝不会牵连到您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