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十章·线索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他们能找回都丢了的洪家姑娘,那么,一来他们是帮了洪家天大的忙-----洪家这个女儿珍贵的很,是继续连接洪家跟徐家关系的纽带,二来,他们损失惨重却仍旧忠心护主,大家都会看见平安镖局是如何兢兢业业不要性命的护住主顾的。

    到时候他们的名声就会更加煊赫。

    这样的确是打响名气的好法子。

    可是如果真的是这样.....洪新元捏紧了拳头,脸上溢出一抹冷笑,如果真的是这样,他就会让这些人知道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一定会让他们全都付出代价!

    等待的时间总是过的格外的缓慢,洪新元打发了幕僚们,自己去了后院看夫人。

    织造署是个极为肥美的差事,迎来送往,接待的外地使臣也极多,多的是好东西,现在还有倒春寒,人总容易有个头疼脑热的,因此屋子里都蔓延着一股清凉油的味道。

    他撩开了洒金的帐子进了内室,便看见妻子仰躺在雕刻着八仙过海样式的月洞门架子床上,整个人的脸色苍白的可怕。

    他几步上了前,坐在床沿上拉住了她的手:“你怎么弄成这副样子?”

    洪夫人见了他便强撑着坐了起来,也顾不得去拂去碎发,便迫不及待的问他:“怎么样?有消息了吗?”

    洪新元白着脸摇了摇头,见妻子的脸色霎时黯淡了下来,又急忙安抚她:“现在还不知道人家到底是求财还是怎么样,说不定人家真的就只是为了银子呢?阿和也未必会出事的,你别太担心了,急坏了身子,到时候阿和回来你可怎么办?”

    洪夫人的脸色很是难看,听见洪新元这么说,眼泪便控制不住的掉了下来:“怎么能不担心啊?一个女孩子,不说她丢了以后会受什么样的苦,就说是.....就说是外头的流言蜚语,到时候传扬起来,也跟捅在她心里的刀子一样。从前想着,她心思单纯,被咱们宠爱的太过,不谙世事,最好能嫁到我娘家那边去,好歹我嫂子她们都是看着她长大的,看在我们的面子上,也总会好好待她,可出这桩事,哪怕我母亲她们坚持要阿和仍旧嫁过去,可是嫂子他们怎么想呢?不说嫂子,恐怕我那侄儿到时候听见别人议论,心里也有想法.....”

    当娘的总是为了孩子考虑的,她说着说着就更加不安:“丢的越久,阿和的处境就越是危险......老爷,您快点想想法子......”

    洪新元心里更加烦乱,对着妻子好一会儿没说出话来,握住她的手安慰了许久,才道:“你放心,我一定会让那些人碎尸万段!阿和的事,你先别着急了,那么多人找呢,我已经去信给岳父大人了,岳父大人人脉广,有他的话,咱们南边这一片肯定都会加紧去找,你放心,先养好身体。”

    正说着,大管家就在外头求见。

    他拍了拍妻子的手,来不及再说别的,出了门便对管家使了个眼色,飞快的去了隔壁的花厅,进了门他就片刻都没有停顿的问:“怎么样?”

    “剩下有四个镖师回来了,现在都安排在前头候着,您是不是去问问?”管家也并不敢拖延,飞快的说完了,便道:“都受了伤,挺严重的。”

    洪新元听完了,皱着眉头回想了刚才程琦的话,嗯了一声就道:“让他们进来。”

    管家急忙应是,知道他是要领着人去书房,飞快的就出去了。

    洪新元等了人进来,便咳嗽了一声,把四个人依次盯着看了一遍,而后就问:“怎么回事?请你们是为了什么?你们不是号称万无一失的吗?!怎么竟然连个人都看不住,还被人劫走了?!”

    镖师们都垂头丧气,显见得受了很大的打击,一个两个的都不说话。

    洪新元目光一一从他们身上掠过:“说话!”

    为首的那个镖头才有些艰难的抬起了头:“是我们不是,护不住镖......”

    “这些狗屁的话就不要说了!”洪新元忍无可忍:“说些有用的!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人就劫走了?!什么人劫走的,你们心里有数没有?!”

    镖头吞咽了一口口水,有些惊怕的看着他:“大人,我们也不知道,那天晚上,我们照旧算好了路程投奔了当地驿站,一直都没什么事的,可是晚间的时候,忽然有个人大喊着杀人了朝我们的院子跑过来,院门当时没开,可那人竟把门震碎了一路甩开了两个守门的镖师闯了进来,而后在我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又从围墙外头跳了不少人进来.....我们原本是在楼上的,被打斗声吸引了,就急忙都下去帮忙,谁知道等我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姑娘已经不见了......”

    声东击西?

    还是贼喊捉贼?

    洪新元看着他们,没有表态。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又问:“他们是求财?!可有留下什么口讯?”

    “他们只是说,他们是大人的仇家......”镖头声音变得小了些,仿佛是没什么底气:“说是专门为了劫姑娘来的......”

    “哦?”洪新元双手负在身后看着他们,目光冷淡,声音也更加冷淡:“既然是仇家,怎么不见来寻仇过?他们既然是仇家,总该有些目的的罢?”

    镖头拱了拱手,一脸疲惫跟惶恐:“其他的,小人也不知道了,我们也死了不少人......”

    看来是问不出什么了,这些人又都是当镖师的,最不怕的就是严刑拷打这一套,洪新元脑海里飞速掠过各种办法,最后还是淡淡的点了点头,挑眉说道:“我知道了,既然如此,你们先下去让大夫看看,该养伤养伤,该休养休养。”

    镖师们都如释重负,急忙点头如捣蒜,洪新元看着他们出去,立即便变了脸色:“把程琦给我找来!”

    他等程琦一进门,便道:“现在我越看那些镖师越是觉得可疑了,你说说看,他们说他们什么都不知情,那我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