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十四章·不对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隆庆帝留他在宫里,虽然表面上看着是对他看重到了极点,可是一直这么留着,也不让他出宫,又实在是让人心里有些没底。

    不是卫老太太想的太多,而是隆庆帝就是这么容易反复无常的一个人,不管怎么样,做好准备总是不坏的。

    卫安便笑了笑,提起黄公公之前说的话:“沈琛既然叮嘱了黄公公出宫来特意叮嘱我,恐怕是没那么快便能出宫的。”

    她想了想就提醒卫老太太:“不管是圣上为了体现他自己的仁慈,还是宫里现在的一大摊烂摊子,他都不会让沈琛这么快出宫-----沈琛经过福建的事,俨然已经是他用的很顺手的刀枪了。”

    卫老太太于是挑了挑眉:“也不知道宫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形。”

    永和公主跟那个关中侯的婚事可还没开始呢,永和公主照旧呆在宫里,虽然现在沈琛已经把话说的清楚明白了,可是有时候女人的嫉妒心实在是可怕的东西,得不到就要毁掉这种事永和公主也不是头一次做了。

    只是她并没有说出来,只是转了话题:“谢良成那边的事,谢家有信送来吗?”

    卫安嗯了一声,替卫老太太倒上热茶:“谢三老爷送了信来,信中说,他们镖局出了些问题......”

    卫老太太喝茶的动作停了停,看向卫安:“已经有动静了?”

    那些人不可能单纯只是为了一个谢良成,目标一定是在沈琛甚至是卫安身上,这些卫老太太是早就知道的。

    只是那些人的耐心也太好了些,一直都没有再有动静。

    也是因为这个,卫安派出去的谭喜才最后无功而返。

    正说着,外头花嬷嬷就掀了帘子进来:“老太太,郡主房里的蓝禾在外头等着,说是有事找她。”

    卫老太太便看了她一眼,点点头:“你去吧,有什么事,稍后再说。”

    卫安答应了,才出门便看见蓝禾正焦急的站在台阶处等着,一见了她便急忙迎上来:“姑娘,林跃送信进来了。”

    卫安交代过的,如果林跃要送信来,一定要及时通知她,因此蓝禾她们不敢耽误,一收到信,就急忙来老太太院子里了。

    卫安嗯了一声,快步带着她回了院子,就进了书房拿了信:“是什么时候送进来的?”

    “就在前不久。”蓝禾掩上了门,往香炉里撒了一把茉莉香,才看着卫安回话:“信一收到,我就去找您了。”

    卫安皱起眉头,信是谢三老爷送来的,之前谢三老爷已经送过一封信来了,那时候是说,镖局的生意出了些问题-----最近镖局走镖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容易出现意外。

    甚至又一次,在一个扬州的官员托镖,让他们将他的宝贝女儿护送上京探亲的生意,也同样出现了问题。

    卫安知道这并不是意外,只是不知道背后的那个薛长史到底想怎么样-----他一直在做一些不着边际的事,除了将谢良成抓走以外,就一直只是在边缘来回试探,现在更是好似孩子气的报复似地,破坏镖局的生意。

    她打开信,第一眼就忍不住怔了怔。

    谢三老爷说,那个扬州官员的女儿已经找到了,可是找到比没找到更加恶劣-----这个女孩子被人指认说是一路被掳去了关外-----有人在鞑靼人的马车上见过她。

    现在扬州那个官员已经急疯了,找不到背后掳走他女儿的人,将责任都归咎在了镖局身上,准备告官。

    而看清楚那个官员的名字,卫安就更是忍不住皱眉-----是扬州织造署的,洪新元的嫡女,而关键的是,这个女儿是他准备送上京城投靠他的岳家的,他的岳家正是徐安英。

    也就是说,他的女儿是徐安英嫡亲的外孙女。

    现在他这个女儿不见了!

    薛长史是想要借着徐安英的力量,将谢家逼到死路!

    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在故意出气而胡乱出招,根本就是一直就深思熟虑,躲在背后布了一张大网,等着把他们都网罗进去。

    洪新元是不会甘心女儿不明不白的没了的,他要告官,扬州的官府不会不受理......

    卫安将信放在桌上,细细想着薛长史这么做的目的。

    就算是他让洪新元的女儿出了事,能追究谢家什么责任?谢家也就是护送不力,顶多就是镖局出事,镖师们受罚,可是要牵扯上谢家的主人,还是有些难,要牵连上卫家跟沈琛,又更加没有边际了。

    那薛长史到底是为什么这么做?

    她觉得好似想到了什么,拿起笔在白纸上写下谢良成和薛长史的名字,再细细的又加上自己跟沈琛的名字,却一时怎么都无法把这些都联系起来。

    蓝禾在旁边见她神情凝重,忍不住便有些担心:“姑娘,是不是又出什么事了?”

    卫安跟谢良成的关系他们都是知道的,见卫安表情不大对,还以为是谢良成出了什么事。

    卫安摇了摇头,看着纸上的人名,好一会儿才搁下笔,吩咐蓝禾:“你等会儿出去一趟,叮嘱谭喜,让他去侯府一趟,找到汉帛,让汉帛去帮我查几件事。”

    蓝禾见她挥手,便急忙弯了腰去听。

    卫安就轻声道:“让汉帛查一查,最近关外那一片,是不是很多人跟外头有来往。”

    蓝禾有些听不懂,不知道卫安是什么意思,正疑惑,就听见卫安又补充:“还有,让他格外查一查,是不是谢良成丢了的地方,还有更多的人失踪。”

    蓝禾这才愣住了,看了卫安一眼,受了些惊吓的瞪大眼睛。

    卫安的意思,难道那些人的目的竟还不止是谢家公子,竟然还朝更多人下手了吗?

    可是卫安的话她也不是特别明白,见卫安面色不好,不敢耽误,急忙应了声是,寻了空出去便径直去找了林跃,让他快些去跟谭喜交代。

    一下午时间都没有消息,一直等到晚上,卫安都已经在老太太院子里用完饭回来了,外头林跃才送了消息进来,说是谭喜已经去跟汉帛交代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