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十一章·旨意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谈妥了卫阳清的婚事,卫老太太便笑容满面的跟平安侯夫人扯了许多闲话。

    平安侯夫人向来能说会道,既然卫老太太有意亲近,她自然更是使尽了浑身解数要让卫老太太满意,因此这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

    平安侯那里也跟二老爷三老爷甚是融洽,因为特意还请了镇南王作陪,外头男人们整整喝了三坛子酒。

    等到临起身告辞时,二老爷三老爷都已经有些微醉了,消息传到里头,平安侯夫人便道:“该让他们喝了醒酒汤再动身的,外头侯爷也不知,真是......”

    卫老太太笑着任由花嬷嬷披上了披风,闻言便道:“不必理会他们,他们哥儿俩的酒量好着呢,若是不能骑马,便叫他们坐车。横竖还有琨儿和阿玠跟着,他们兄弟俩也是可靠的。”

    平安侯夫人便笑了,搀住卫老太太的手亲自送出来,到了垂花门顿了顿,恭恭敬敬的给卫老太太福了福:“老太太,我总把您当亲姐姐,以后.....”

    该说的都已经差不多了,卫老太太拍了拍她的手背,轻声道:“你放心。”

    有了这三个字,平安侯夫人的眼皮便猛地一跳,她用力点了点头,才把卫老太太送上了马车。

    回房的时候,平安侯已经在里头等着了,她亲自上前替平安侯去了衣裳,才几句话把今天跟卫老太太的交流说清楚了,末了就道:“老太太是个说话算话,顶通透的人。一口吐沫一个钉,她既然答应了,便没有反悔的。”

    言外之意就是,既然临江王府铁定是卫老太太的姻亲了,卫老太太的话是能代表临江王府的意思的。

    平安侯夫人坐在了椅子上,觉得有些没有力气了,好一会儿才又道:“总算是应付过去了,侯爷,您心里可得有数啊。”

    这些劝告她已经跟平安侯提了无数次,可是总想着再多提一次。

    平安侯嗯了一声,喝了一口厨房送来的醒酒汤才缓缓的透过冒着的热气看向平安侯夫人:“这已经是我深思熟虑之下的决定了,你别担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恐怕还不知道,陈御史他们心里,恐怕也是跟我一样的想法。”

    陈御史?

    平安侯夫人想了一会儿就有些不可置信的小小的惊呼了一声:“这怎么会......”

    陈御史可是阁老啊!德高望重,且能凭借着能力让隆庆帝忘记他是方皇后的妹夫的身份,一直屹立不倒到现在......

    这么一号了不得的人物,竟然也已经投靠了临江王,或者说,一直是临江王的人?-----毕竟他们可是真正跟卫家结了亲的,他们家的女儿即将嫁给卫阳清的儿子卫玠。

    想通了这一点,平安侯夫人便忍不住垂头感叹:“帝京的人真是个顶个的精明,陈御史原来早就已经跟临江王府搭上线了,您说的是,也幸好咱们发现的还不算晚......”

    毕竟皇帝轮流做,可是当官的却不止是想当一朝的官的,总得为自己想想后路,要是真的把将来的皇帝得罪过分了,谁也不知道到时候新帝会不会秋后算账。

    平安侯很少见平安侯夫人这样子,便忍不住笑了笑:“你也不必太过紧张,我说了,照原来那样相处就是了。现在圣上也没有防备卫家的道理......”

    平安侯夫人点了点头:“这些我都知道,您放心,我已经跟老太太提了阿四,她也很满意,等过些日子,阿四上京来了,我便带着她去给老太太请安。”

    说是请安,其实是相看,而且再过一阵子,卫阳清也差不多回来了。

    平安侯嗯了一声:“阿四虽然年纪大了些,可是样貌却很是不差,当初卫阳清既是喜欢长宁郡主那样的,对于阿四这样的,肯定也是喜欢的。”

    样貌差不多,都是标准的美人儿,可是性格却天差地别,徐四小姐比起长宁郡主可要端庄贤淑的多了。

    平安侯夫人不再多说,见天色也不早了,就让人伺候平安侯梳洗。

    另一头回程的马车上,卫老太太也正跟卫安提起这件事:“若是她说别的人,我还未必会一口答应,可是徐四小姐......”

    卫安已经听说过一遍徐四小姐的经历了,闻言便认真的道:“父亲身边的确缺一个这样有主见且能立身持正的人。”

    卫阳清不是坏,他是自始至终都优柔寡断。

    小儿子不必顶门立户,老侯爷又去的早,哥哥又溺爱,五老爷没吃过什么苦头,唯一不顺的就是婚事,可最后还是被他给闹成了。

    他是很需要人管束的。

    若是他身边的人不能跟卫家的步调保持一致,实在很容易出事。

    徐四小姐既是平安侯夫人介绍的,经历又这样,卫老太太只要好好的教她,她在卫阳清身边,就比别人在他身边让人放心多了。

    既然已经提了这件事,卫老太太到了家之后便特意叫来了三夫人说了一下这件事,让她提前做些准备。

    到时候该请几个人来做陪东,也该先准备好给徐四小姐的见面礼。

    三夫人显然也是听过徐四小姐这个人的,闻言愣了一下便笑起来:“老太太既然说是好的,那自然是好的,您放心,媳妇儿一定准备的妥妥当当的。”

    沈琛没事了,现在卫家也终于是真的能松一口气,卫老太太心里开心,听三夫人这么说,脸上的笑意便更深了些:“我知道,不过白嘱咐一声。我这里不必伺候了,天色也不早了,老三他又喝的多了些,你早些回去,明天他还得上朝呢。”

    三夫人笑意盈盈的应了一声,出了门便重重的吐了口气。

    阴沉沉了这么多天的天,总算是好像能看见一点儿天晴的模样了,只希望这样风平浪静的日子能过的久一点。

    或许是最近卫家当真想什么来什么,三夫人这么想了一阵,第二天起来,还在议事厅听媳妇儿们回话,便听说是外头有太监来了。

    她现在听见太监和宫里的名号就头疼,愣了一瞬才反应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