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第二章·笃定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琛知道他的担心,见他很是紧张愤怒,就轻声道:“还没到那个地步,事情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

    怎么没有那么简单?楚景吾喉咙有些痒痒,清了清嗓子坐在了沈琛对面:“怎么能不紧张?德妃步步紧逼,我看她根本就是打着弑君夺位的主意。现在圣上昏迷不醒,她一开始是剪除淑妃羽翼,对付淑妃,而之后,自然就轮到我们了。我们难道就等死吗?”

    虽然知道沈琛做事向来稳当,可是毕竟这是百年不遇的大事,是可以决定前途生死的大事,现在跟临江王府的联系又暂时切断了,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再做什么落人话柄的事,他的心里就比从前还要着急。

    沈琛咳嗽了一声,斜了他一眼:“你从前从来不这样毛躁!”

    楚景吾冷静下来了,见沈琛出言呵斥,只好喝了口水静了静心,才道:“我只是担心.....”

    “我知道你担心。”沈琛点了点桌子,拿出一封信扔给了楚景吾让他看:“你先看看这个。”

    楚景吾诧异的挑眉,接过了信看了一眼忍不住就瞪大了眼睛,很是有些不可置信:“二哥!这消息都是真的?!”

    “怎么不是真的?”沈琛笑了一声:“所以我让你先不要着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

    楚景吾一时没有完全消化完这些消息-----里头的信息让他颇有些头晕目眩----信里汇总的消息,有隆庆帝在出事前一晚曾经呵斥过安公公,并且让秉笔太监之一的陈平接任了安公公的职责。

    还有,隆庆帝特意去看六皇子,还将六皇子宫殿中的侍卫增加了一倍。

    这些消息......

    楚景吾惊疑不定的问自己二哥:“二哥,你这些消息,是哪里来的?”

    “宫里的暗桩送出来的。”沈琛眉目不动的回答他的问题,又补充道:“还有林三少的功劳。”

    林三少竟然也能提前知道吗?!

    楚景吾觉得好似摸到了什么脉络,却又觉得更加茫然,好一会儿才慢慢的把关系梳理清楚了,顿了一顿才道:“二哥,是不是,这件事有讹误?”

    他看出来了,不管是沈琛还是林三少,明明处于风暴中心的人,却都冷静沉稳的过分了。

    可不该是这样的,最低限度,沈琛也该跟他商量逃走的事的,可是沈琛除了第一天的时候提醒过他一声让他不要答应侍疾,之后就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

    现在想想,结合这封含着这么多讯息的信,他有些明白了。

    “或许有讹误。”沈琛微微点头,看着楚景吾,不再卖关子,详细的跟他解释清楚:“头一天的时候,孔供奉来找我们,说是圣上出事了,宫里留了一晚上的太医,我当时也慌了。可是和安安一商量,我们都觉得圣上的昏迷来的太突然,恐怕不是如孔供奉之前预测的那样,吃丹药吃的过量了的原因,是德妃要谋害圣驾。而事实上,最近德妃的所作所为,也的确印证了我们的猜测,她肯定是跟圣上昏迷的事情脱不了关系的。”

    这些楚景吾都知道,他点了点头,等着沈琛继续说下去。

    沈琛便又道:“可是....她做的好像太顺利了。”

    楚景吾不解:“太顺利?二哥是说,圣上原本该没那么容易让她得逞的?”

    沈琛向来清澈的眼睛便露出几丝锋芒,如同利刃出鞘:“难道不是吗?这一切都太巧合了,让人不得不起疑心。圣上心里,只怕一直对彭德妃有防备-----毕竟出过方皇后的事,他一直都是对身边人很警惕的。蒋子宁又跟德妃娘娘素来不是很合----他教导太子,顶着太子太傅的名头,可是却说太子不甚服管教,因为这个,彭德妃觉得他是应声虫,不怀好意,对他很是有微词,对待蒋夫人也不甚尊重,过年请安的时候,给了蒋夫人很大的难堪。德妃把安路找来的事,瞒得过谁,也瞒不过蒋子宁----毕竟天香楼是他女婿的产业,我估计,圣上早就知道这件事了。”

    所以隆庆帝才会斥责安公公。

    所以安公公通知了彭德妃,彭德妃才决定铤而走险。

    才有了隆庆帝的所谓‘昏迷不醒’,可是事实上,这本来就很容易找得到破绽----那些太医们怎么那么巧,都没有出宫?

    恰到好处的成了隆庆帝透露消息的渠道和保护层?

    还有后来的蒋子宁,他平静的太过分了。

    楚景吾吸了一口凉气:“也就是说,他没有中毒,只不过是跟当年地动的事情一样,想要调出大鱼?还有.....顺便试探试探我们?如果我们真的跑了,那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隆庆帝会认定临江王府有反心,收拾完了彭德妃以后,转头就会来收拾他们,他们根本不可能逃得出京城,自己以为的生路,不过是一条早就被隆庆帝挖好了的通向坟墓的漆黑小道......

    隆庆帝的心思,已经多疑到了这个地步!

    楚景吾觉得这样的起伏让人心里极为不舒服,沈琛说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典故,让他觉得他们才是那只螳螂。

    而被当成螳螂,实在不是一件让人开心的起来的事。

    沈琛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幸好我们什么也没做。”

    可是楚景吾却仍旧不放心:“那现在呢,如果圣上是装的,那我们怎么办?等着被彭德妃整死吗?”

    隆庆帝也可能借刀杀人啊!

    沈琛就笑了:“恰好我也想告诉你,既然圣上待我们这么好,我们自然不能让圣上失望。从明天开始,我们就进宫去给圣上侍疾罢,这外头的事,都暂时别管了,不管事情到底怎么发展,我们都要沉住气,好好侍奉圣上。圣上什么时候醒,我们就什么时候出来。”

    楚景吾领悟过来沈琛的意思,不由得嗤笑:“这么说,我们也得当孝子贤孙.....不过二哥你说的有道理,当孝子贤孙,至少德妃娘娘没那个由头对付我们。只是她如果对付不了我们,那肯定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