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九十章·端倪

一百九十章·端倪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经历过了这么多的劫难,受过了这么多的波折,其他的事都可以忍,都可以从长计议,唯有这件事,他片刻都不能等了。

    卫安是他的,他要迫不及待的跟天底下的人宣布这件事。

    不管是临江王妃还是瑜侧妃,他不希望这两个人再利用什么理由来横插一脚,而最稳妥的做法,当然莫过于现在就把婚事给办了。

    说起这件事,气氛就轻松了很多,楚景吾也趴在桌上忍不住问他:“对了二哥,还有件事,你不是让我借你几个人手,你在查边关的事,到底出了什么事了?你怎么要动用这些线人.......”

    他们是兄弟,兄弟之间没什么不可说的,可是这回沈琛却迟疑了片刻-----根据他暂时得到的线索来说,很有可能这件事是跟当初的楚景行有关的,他不愿意把这件事告诉楚景吾。

    人的感情都是有轻重之分的。

    虽然他相信楚景吾完全是亲近他的,可是要是他需要在母亲和他之间取舍,那太残忍了。

    他有些头痛,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才缓慢摇头:“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是安安那边有个人在边境处丢了,我便替她找一找。”

    凡事只要是跟卫安有关,沈琛是一定格外上心的,楚景吾哦了一句就没再多问,陪着楚景吾再说了一会儿的话才告辞走了。

    屋子里彻底安静下来,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不一会儿汉帛推开门进来,喊了一声侯爷才踱步过来:“侯爷,都已经布置妥当了,关中侯那边有咱们的人看着,到时候永和公主陪嫁的人里头也有咱们的人,不会出什么意外。”

    永和公主之前贴身伺候的那些人已经被隆庆帝秘密处置了,她出嫁的陪嫁的人都会重新挑选,沈琛早就已经安排好了,让人好好盯着她。

    他嗯了一声,见他开始点灯,便问他:“定北侯府那边有没有什么事?”

    汉帛就等着他问,将玻璃灯罩罩上,才摇头:“没什么特别的事,就是孔供奉的夫人好像去了定北侯府一趟,后来又笑容满面的出来的。”

    孔供奉虽然是受了连累的,可是没事也的确是卫安在背后出力,三夫人惯会做人,一定会借着这件事更得老太太和卫安的喜欢,不可能会去怪卫安的。

    沈琛也就不怎么担心,只是靠在椅背上,吩咐汉帛:“你写信给雪松,让雪松想法子,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尽快查出谢良成的去处。最近局势不稳定,我怕到时候谢良成被利用,拿来攻击安安。”

    汉帛瞪大眼睛:“侯爷你的意思是,那些人可能会.....会借由谢公子说,说郡主跟鞑靼有勾结啊?”

    走镖去关外毕竟严格来说是不合法度的,要是被有心人利用,绝对有可能参谢家一本,而后牵扯出卫家。

    沈琛没说话,只是起身去屏风后头换了件米白色的直身长袍,才看着汉帛道:“恐怕这些事是冲着我跟卫安一起来的。”

    谢家的事他也有参与,当初谢家做的那些勾当,也有他在其中摆平的痕迹,有心人一查当然都查的出来。

    他们这么大费周章的设计谢良成,总不能只为了一个卫安。

    更有可能的是冲着他来的。

    那么是谁这么想要他死,连这么隐秘的东西又都知道并且拿来利用呢?

    汉帛咳嗽了一声,很是愤愤不平:“侯爷,若是.....若是又跟王妃脱不了关系.....”

    如果真的跟临江王妃有关系,实在不是一件好事,到时候王爷到底是不是要废了王妃,是不是要杀了王妃?

    如果真的要王妃付出代价,那么楚景吾又怎么立足?

    楚景吾又算是什么?

    沈琛真是难的很,汉帛心疼的皱起眉头,觉得王妃实在是蠢的透顶。

    明明只要放开些,就天空海阔的能好好的过日子,可她偏偏就是不能安安静静的,非得整出这么多事,让大家的日子都难过。

    沈琛没有回他的话,拉开了门径直出了门上马去了定北侯府。

    正好卫玠也回家,见了他便笑起来:“今天碰的可真是巧了,怎么这么巧?”

    沈琛也笑了笑:“大约是缘分到了?你不是去庄子上了吗?我还以为你得过一阵子才回来。”

    老王妃当初把自己的东西都均分给了王府的众人,也给了卫安和卫玠一份,卫玠已经学着打理这些事情了,卫老太太便干脆让他带着明敬出去转一圈,一是让明镜跟他好好相处亲近,二也是让他们一同历练历练的意思。

    沈琛见明敬探着头似乎有些想跟自己说话,便挑了挑眉笑了:“怎么了?难不成我脸上写着生人勿进四个字?阿敬你要是有什么事要同我说,直接说便是了。”

    明敬犹豫了一会儿,才摇头:“我就是想问问您,我是不是要另外开府了?”

    他承袭了明家的爵位,按理来说是要另外开府的。

    沈琛便点了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虽然要另外开府,可是现在你年纪小,圣上也未必会让你立即便出去,你先放宽了心,就算是要立即开府另居,老太太是你的长辈,你也可以常来定北侯府,还有平西侯府也是你的姻亲,我们也可以彼此亲近。”

    卫玠也在旁边点头:“不管开不开府,我们都是一家人,自然都该互相帮衬,你别紧张,还有我们呢。”

    明敬若有所思的点头。

    沈琛跟他们再聊了一会儿,便去见卫老太太,请了安便直言不讳的道:“老太太,永和公主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定了四月份的婚期,如今已经是二月了,只有两个月,她不会再闹出什么事来,我的意思是,现在时机正好,我想去跟圣上请旨......请他赐婚。”

    卫老太太显然早有预料,听见沈琛这么说一点也没有犹豫,看了花嬷嬷一眼,便道:“正好郑王和老五也在路上回来了,你现在请婚,正是时候.....去吧,圣上答应了,你们也就不必再被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算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