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八十五·解决

一百八十五·解决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可是有方皇后的例子在前,彭德妃却绝不会想再做方皇后了。

    胜者为王败者寇,她之前已经在林淑妃给六皇子的奶娘身上动过手脚,六皇子因此发起了高热。

    这件事虽然最后也没查出什么,可是实际上林淑妃跟她心里都知道原因是什么。

    两个人已经斗起来了,哪里那么容易就能放弃的。

    就跟当初她和方皇后之间一样,已经骑虎难下了,她已经没的选择。

    屋子里烟雾缭绕,浓郁的沉香味也没能让她更好受和安静一些,好一会儿,她才打起精神吩咐彭嬷嬷安顿好太子,自己倚在榻上不一会儿便睡了过去。

    第二天起来,安公公便过来了,说了让她和内侍省一起给永和公主操办嫁妆的事,还说隆庆帝说了,不必在京城起公主府,公主会随同关中侯一同返回关中。

    彭德妃有些愣怔,很快就又反应过来,应了一声,才笑着问安公公:“怎么定的这样匆忙?本宫这里也没有收到消息......”

    安公公知道她的意思,便也笑着道:“这事儿的确是有些突然,可是事情原本便发生的突然了些......圣上的意思,公主既与关中侯情意相投,便成全公主的一片心意。让娘娘紧着操办,不必太过隆重。”

    不必太过隆重,就是可以随意敷衍。

    隆庆帝果然是对永和公主这样的行为极为不满的,所以连基本的体面都不想给永和公主,放心她远嫁,连一座公主府都不给她建起来。

    彭德妃心里清楚,对永和公主这颗废棋更提不起什么兴趣,朝安公公点了点头,让彭嬷嬷给了丰厚的封包,才将安公公送走了。

    送走了安公公,她便让彭嬷嬷去将永和公主叫来。

    永和公主被锁了一晚上,却睡不着,彭德妃那些话她根本就不懂,一个人想了一晚上,头痛欲裂,好容易撑到了早上,见到彭德妃,就急忙扑向她,哭着跟她解释。

    彭德妃却不想听,伸手止住她,皮笑肉不笑的道:“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意思了,公主也不必一直跟本宫解释,这原本也没什么好解释的。男欢女爱,人之常情,公主既有喜欢的人,早说便是了,何必等到现在满城风雨,让圣上亲自动问?不过也不必说这些了,在这里要恭喜公主,圣上已经同意了公主您的亲事了。”

    永和公主便瞪大了眼睛,心里有些害怕又有些慌张:“什么亲事?娘娘,我不明白......”

    彭德妃抬了抬眼睛瞥她一眼,喝了一口茶才不紧不慢的擦了嘴巴:“不明白?公主有什么不明白的?圣上已经给你和关中侯赐婚了,这门亲事也的确是匹配的,公主以后可要好好珍惜,规行矩步啊。”

    永和公主立即便懵了,听见关中侯三个字,整个人都完全怔住,退后了一步险些没站稳跌倒在地上,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身形,颤抖着身体指着她问:“您说......说什么?”

    说什么?

    彭德妃不再耐烦跟这个不懂事的废棋说太多,她冷淡的看了永和公主一眼,干脆便径直告诉她:“圣上已经下旨了,也是圣上心里还疼你这个女儿,就算是你在清修期间同人私通,甚至回来瞒骗圣上还想暗渡陈仓,他也没有追究。但凡是圣上心狠一些,你这个公主......恐怕也当到头了!”

    她冷淡的看着永和公主,有些嫌恶的挥了挥手:“现在圣上还念着你,给了你一条路走,总算是也成全了你,你便最好好好珍惜罢,再闹出什么事来,圣上再好的耐心也不会有用了,你就等着倒霉罢!”

    彭德妃的话说的这么不客气还是首次,可见她真的是已经怒极。

    永和公主吞咽了一口口水,睁大眼睛看着她,不敢置信彭德妃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怎么会呢?!

    她直到被彭德妃赶回了自己的寝殿,还是没有完全消化掉彭德妃说的那些话,拉着自己的嬷嬷再三确认:“刚才娘娘说的是什么?她刚才说,让我嫁给谁?什么赐婚?”

    嬷嬷已经接到了彭德妃的警告,不敢再惯着她,勉强笑了笑就道:“是圣上给您和关中侯赐婚了,允关中侯将您接回关中去,回观众举行婚礼,您......您快些准备准备,内侍省大约很快便要来给您量体裁衣了......”

    这些都不要紧,这些根本不要紧,永和公主尖叫了一声哭了起来,全然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什么预兆都没有,莫名其妙就要嫁给一个死了老婆的,家里的庶子庶女都有一大堆了的老男人。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每个人都认定她跟那个什么关中侯有关系?!

    她根本就不认识关中侯,更别提跟他定什么情。

    这样的人,想一想就觉得恶心!

    她整个人都软在床上,一直到晚上再到第二天清晨,整个人都熬得不像样,憔悴的厉害。

    可是就连一个人难过都没能太久,她还没完全从这些一团乱麻中脱离出来,内侍省便来人了,说是接下来尚衣局便要来给她量体裁衣,圣上已经吩咐下去了,礼部已经开始着手布置她的出嫁事宜。

    出嫁......

    她期待了这样久的婚嫁,竟然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离奇,她即将就要嫁给一个她根本连面都没有见过的人。

    而沈琛......

    她真正喜欢的,还以为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她极有可能真的能得到的人,从此以后就真的跟她半点关系也没有了。

    她不愿意相信,反应过来知道这件事不是儿戏,是真的已经成了定局,隆庆帝亲自开口赐婚以后,就尖叫着请求要见自己的父亲。

    她不是的,她不认识关中侯,更不是跟他定情的人,她一直喜欢的都是沈琛,她一直都在意的只有沈琛一个人而已。

    之前在普慈庵,她过的那样清苦,哪里有机会溜出山门去?哪里有机会去做那些事?!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不然的话,怎么会说她跟关中侯有什么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