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八十章·明白

一百八十章·明白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老太太正好听见这最后一句,看了卫安一眼又看看林三少,免了林三少的礼,就问:“才刚坐下就听见你们在说什么多谢,怎么回事?”

    她还以为卫安是在多谢林三少这回帮忙找人收买了荣昌侯夫人身边伺候的那个嬷嬷的事,也跟着看向林三少点头:“说起来,三少,真要多谢你了,若不是你,这件事未必能那么顺利。”

    林三少对卫老太太向来尊敬,行过礼才坐下,听见卫老太太这么说就摇头:“老太太要是这么说就折煞我了,不管怎么说,一来我跟寿宁郡主的关系好,二来看在王爷和沈琛的份上,我也原该帮忙的,真的不能当老太太的谢。”

    卫老太太就有些感叹。

    林三少真的是个很好的孩子,可惜了.....可惜卫安就是跟他没有缘分。

    她收起这些想头,嗯了一句便道:“你们才刚说什么呢?我恍惚听见什么冯淑媛......”

    卫安要对付冯淑媛的计划她是知道的,也知道这中间都是由林三少在操作,还以为是她们还在说这件事。

    林三少摇了摇头,说了永和公主的事:“冯淑媛说到底也只是听命于永和公主,真正想对付寿宁的人是永和公主,她既然出来了,就没有罢休的道理。这么大半年的清修都没让她更清醒一点,也不知道她还会做出多少疯狂的事,防是防不过来的,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我便想了个法子,干脆就假借六皇子身体弱,需要人替他精心祈福的由头,让永和公主继续去祈福,这样一来,也免了许多是非。”

    卫老太太不知道林三少已经想的这么深远,一时倒有些怔住,按理来说,这样年纪,又什么都不缺的少年郎最是傲气的,要是谁敢拒绝他,保准儿让他在心里记住不知多少年。

    林三少却并没有,而且不仅不跟卫安疏远,还凡事照样替卫安着想.....

    这样的品性,真是难得。

    卫老太太迟了一会儿才笑了一声:“倒也是个极好的法子,只是又要劳烦娘娘和三少了。”

    林三少摇头:“老太太客气了,这并没有什么。”

    卫老太太转而说起进宫的话来:“明天该进宫去跟几位娘娘请安......”

    林三少嗯了一声就道:“您放心,虽然德妃娘娘不喜欢卫家跟沈琛的这门亲事,不过,应当不会现在就过分难为您。”

    卫老太太当然知道这一点,否则彭德妃也不会把永和公主接回来了,不就是为了自己不出面,让永和公主冲在前头吗?

    她正要说什么,就听见花嬷嬷说是三夫人和三老爷来了,就让三老爷和三夫人进来。

    三夫人面容憔悴,之前卫老太太回来,她强撑着出来操持迎接,卫老太太看她实在是憔悴又沧桑的样子,严令她回去休息了。

    这也不过是才睡了半天的样子,她又强撑着过来了。

    卫老太太便忍不住叹气:“你这个性子.....让你好好休息,怎么就是不听?”

    一面又让她坐下。

    三夫人在花嬷嬷的搀扶下小心的坐了,勉强笑了笑就道:“我知道老太太是担心我的身体,可是不来亲自问一趟,媳妇儿心里实在是不安心,到底父亲是受了我的牵连......”

    她说到这里,觉得容易叫人误以为是她在抱怨卫安跟冯淑媛结怨,又急忙道:“我心里不安,听说三少在这里,顾不得那些,想亲自问问三少,我父亲现在的情形......”

    人家毕竟是担心亲爹,这是人之常情,没什么好责备的,卫老太太便看了林三少一眼。

    林三少语气温和的告诉三夫人:“您放心罢,在镇抚司的时候并没有用刑,只是或许睡不好吃不好......这也是难免的.....”

    毕竟不动刑又不让他吃苦头,已经很惹眼了,做的太过了,便容易生出事端了。

    三夫人心里就松了口气,眼泪立即就上来了:“阿弥陀佛......”

    林三少又道:“现在荣昌侯自己进宫找了圣上,说了自己是误会了孔供奉,圣上已经让释放孔供奉,并仍旧让他回太医院,并且升了他为左院判.......”

    太医院向来是有两个院判的,孔供奉之前并没有到能当上院判的时候,现在给了他一个院判的缺,显然是一种补偿。

    三夫人并没有觉得这补偿多了不得,可是到底人没事,这就已经是最值得开心的了,当即便忍不住破涕为笑:“这样我便放心了......”

    三老爷也跟着替她和林三少道谢。

    林三少看了卫安一眼才摇头:“这没什么,孔供奉原本便是清白的,怎么查结果都该是这样。”

    是,只是受人冤枉。

    三夫人知道林三少这是委婉的在提醒他这件事不能迁怒到卫安身上,急忙就表态:“我们知道,这本来就是天降横祸......谁都预料不到的......”

    虽然心里一开始难免曾经怨恨过卫安跟冯淑媛结仇,可是这个念头不过一瞬间便散去了,说到底这件事跟卫安没有关系。

    人不可能没个把得罪的人,谁能料到有些人就是这样固执偏执呢。

    现在孔供奉没事,又是林三少出力,她当然知道这也是卫安出主意的结果。

    卫老太太便道:“好了,既然人没事,那便最好了。”她看向三夫人,温和的道:“你既是担心,便准备些礼物,到时候跟老三一道,带着孩子们回去看看。”

    卫老太太向来是很体贴人的,她这么说,三夫人急忙站起来:“是......”

    卫老太太点点头,又道:“天已经不早了,三少若是没有旁的事,不如就留下来一道用饭罢?刚好阿玠也刚刚回来不久,他即将进金吾卫了,许多事都不懂......”

    正好林三少是个现成的老师,能教他不少东西。

    再加上等会儿沈琛大约也该能出宫了,应该能赶得及一起用饭,这哥俩也许久没见了,应该是有许多话要聊的,他们俩反正跟卫家都渊源颇深,卫老太太刚回京,他们聚在卫家也算是合情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