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七十一·收买

一百七十一·收买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荣昌侯夫人最后闹的冯淑媛很是没脸。

    一个素来哑巴一样,恨不得一个字都不多说的窝囊人,竟也有这么牙尖嘴利不肯退让的时候。冯淑媛坐在房间里,深深的皱着眉头,思来想去都觉得丢了脸面,一怒之下摔了一整套的茶具。

    旁边的丫头嬷嬷们都小心翼翼的上来劝她,听雪更是急忙去看她的手,见手没事才道:“姑娘何必跟夫人一般见识?侯爷没醒呢,夫人她可能也是担心.....”

    不同的。

    冯淑媛眉眼里都是冷淡,荣昌侯夫人这哪里是担心,分明就是对她不满了。

    真是可笑,一个外人,还真的把自己当回事了。

    她站起身来,理了理衣裳,强压着不耐烦冷笑了一声:“等到侯爷醒了,便通知我。”

    真是愚蠢,荣昌侯是她一手带大的亲弟弟,她们相依为命这么多年,荣昌侯夫人竟妄以为能挑拨她们之间的关系?

    听雪应了一声是,见她终于不再闹了,才松了口气,送她去里头休息。

    另一边的荣昌侯夫人却顾不得休息。

    她固然是给了冯淑媛没脸,可是冯淑媛也丝毫没有让她好过,她身上的衣袖都被冯淑媛给扯烂了,手腕处也破了皮。

    这个大姑子自来便难伺候,现在更是直接动上手了。

    可现在自己丈夫还活着呢,活的好好的,不过是睡着了,她便敢这么肆无忌惮,一旦要是荣昌侯真的出了什么事.....

    这个侯府哪里还有她的立足之地呢?尤其是她现在又还没能为荣昌侯生下一子半女。

    越想心里便越是难受,她靠在荣昌侯床沿,好一会儿才忍住晕眩站起来,低声吩咐人去准备清淡的燕窝粥。

    她的嬷嬷答应了,却立着不动,很是担心:“夫人今天也太冲动了些,现在这时候,大小姐怕是恨死您了.....您是不是去.....”

    去干什么?!

    赔礼道歉吗?!

    荣昌侯夫人吞了一口口水,讽刺的笑:“嬷嬷,我就算是死了,她也不会在意的!道什么歉?这府里什么时候成了她一个人的天下了?”

    她只不过是替她丈夫着想,不想让冯淑媛毁了她们的将来,她到底错在了哪儿?!

    外头又传来敲门声,嬷嬷看了她一眼,去开了门又小心翼翼的进来:“是大小姐身边的嬷嬷,说是来问问,侯爷醒了没有.....”

    醒了以后就该来告状了。

    这是她惯用的手段,在她心里,她这个弟弟不过就是一个可以利用来得到她想得到的一切的工具罢了。

    至于这个工具自己有没有想法,那不是冯淑媛会关心的。

    姑嫂之间冲突还再前头,冯淑媛这就迫不及待的药继续她的计划了,荣昌侯夫人难免觉得齿冷,拉了她嬷嬷的手呜咽一声哭出来:“嬷嬷!”

    跟着她的嬷嬷哪里有不心疼的。

    她拍了拍荣昌侯夫人的后辈,皱了皱眉又摇了摇头:“夫人,眼下这情形,您若是不先跟侯爷商量,等侯爷醒来,您就又是恶人了.....夫妻俩之间最忌讳相互不信任,咱们家这位大小姐可不是个善茬儿,从前您这样如履薄冰呢,还没能讨得了好,何况是现在将她得罪狠了?”

    自己带来的人荣昌侯夫人是信的,在加上之前冯淑媛刻薄的嘴脸还就在眼前,她泪眼朦胧的看了嬷嬷一眼,带着哭腔问:“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嬷嬷便替她擦了眼泪,神情平静的道:“咱们该怎么办便怎么办!您又不是为了您自己,而是为了侯爷!侯爷现在的身子可还好么?再这样下去,连供奉都说了,以后一双腿怕是都要废了,都站不起来!您跟侯爷商量商量......大小姐为了她自己,未免做的也太过了一些!”

    荣昌侯夫人眉间还是有些迟疑------她知道的,荣昌侯跟冯淑媛的感情的确是好的非同一般。

    嬷嬷自然看了出来,压低了声音咬牙道:“我的姑娘唉!您怎么就想不通?这一次要是真的被大小姐得逞了,您以后可就难了!大小姐本来就是个手伸的太长的,您房里的事她都能伸手进来,以后难保她不算计您,若是她给侯爷塞女人......再在中间挑拨......您跟侯爷的感情难免要受影响的,到时候您可怎么办呢?!”

    荣昌侯夫人便如同被一盆冷水当头浇下,瞬间便清醒了。

    嬷嬷说的是,冯淑媛这个人锱铢必较,现在得罪她得罪得呃狠了,日后她肯定是要千方百计的找回场子来的,到时候她便麻烦了。

    跟侯爷感情再好,也架不住有个大姑姐一直在旁边调唆啊。

    她下定了决心,见嬷嬷给自己指明了前路,便下意识的问她:“那我该怎么跟侯爷说?这件事侯爷也是知道的......”

    虽然一开始荣昌侯也极尽震怒,反感冯淑媛利用他,拿他当靶子,可是到底是多年的姐弟,他最后还是选择了忍气吞声。

    他一般下了决定便很难更改了。

    何况这回他已经上报给隆庆帝了呢,再要改口,哪里有那么容易呢?

    嬷嬷上前两步站定了,咳嗽了一声才开口:“侯爷知道了什么?前头的事侯爷是知道了,可是咱们侯爷知不知道大小姐对您的态度?知不知道在王供奉说了不能再用药,再用药他的腿就废了之后大小姐还是硬送了药来并且跟您起了冲突?”

    荣昌侯夫人眼前一亮。

    “嬷嬷的意思是说,让我把这些都告诉侯爷?”荣昌侯夫人心中豁然开朗。

    是啊,有什么不能说的呢?她们是夫妻啊!冯淑媛自恃是荣昌侯的姐姐就为所欲为,可是她也是以后要陪侯爷过一辈子的枕边人啊。

    她们之间同样也该是亲密的,甚至该比冯淑媛更亲密的多。

    为什么冯淑媛可以告状,她就不可以?

    她擦干了眼泪,正好听见动静说里头荣昌侯醒了,再不迟疑拔腿便往里头走。

    “侯爷!”她看着睁开眼睛的荣昌侯,喉头一梗趴在他胸口,眼泪夺眶而出:“您真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