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六十八·污蔑

一百六十八·污蔑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孔供奉的说词立即便遭到了荣昌侯府的反驳,他们说孔供奉说的分明就是假话,难道还有人用自己的腿开玩笑的?

    当初接骨是孔供奉接的,也是孔供奉开的药,他们出于信任,便没有再去请别的太医看,谁知道竟病的一天不如一天。

    要不是隆庆帝指派了王供奉来,只怕荣昌侯都死了。

    谁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话说到这个份上,隆庆帝也觉得孔供奉有嫌疑,将这一桩无头公案交给了锦衣卫审理。

    锦衣卫......

    卫安心念一动。

    如果是交给了锦衣卫的话,怎么还会扯到三夫人?

    卫老太太也是这样想的,她见林海不说了,便皱着眉头问:“锦衣卫查到了什么?”

    “孔供奉坚持说自己什么也没有做,并没有贻误时机,也并没有害荣昌侯。锦衣卫审他没审出什么,可是审他的药童.....就审出了些端倪。”林海的头压得更低:“那药童招供说,孔供奉的确是故意存了谋害荣昌侯的心思,因此故意替他接骨之时接的位置不正,又开了药让这伤口更加严重。”

    真是笑话。

    卫老太太冷笑了一声:“打量着这天下人都是傻子!孔供奉是疯了才会这样做。”

    但凡有点脑筋的,怎么会做这么蠢的事?!

    冯家这栽赃陷害的手段总是这么低劣,让人简直看不下去。

    林海等她说完,才紧跟着又说了下去:“三少也是这样说,他觉得这件案子动机不明。谁知道那个药童却说......孔供奉其实早已经怀恨在心。”

    他顿了顿,小心的抬头看了卫安一眼,才继续道:“药童指认孔供奉是因为三夫人的撺掇而对荣昌侯府满怀怨忿,还说三夫人是因为郡主的事情,所以对冯淑媛格外痛恨。这回见荣昌侯出事,父亲又替荣昌侯治病,便起了戏弄荣昌侯的心思。”

    这个说辞未免也太勉强了。

    可是架不住就是有人信-----毕竟荣昌侯是实实在在的下不了床了,险些丢了性命。这个苦肉计用的如此逼真,哪怕这理由再荒诞,也由不得人不信了。

    卫老太太嗤笑了一声,眼睛里却半点笑意也没有:“真是长见识了,冯家还能下贱到这个地步。”

    当初明皇后的死,冯贵妃在其中出力不少。

    后来冯家更是想算计卫家。

    卫老太太对冯家素来没有好感,只是一直以来秉持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又见冯家因为冯贵妃的事而败落,并不愿意上前踩一脚而已。

    现在冯家却风光才恢复没多久,却又吧主意打到卫家头上来了。

    冯家可真是.....一如既往的下贱啊。

    卫老太太说这话说的斩钉截铁,很是不客气,林海垂下头:“老太太,郡主,三夫人现在处境艰难,收到消息,恐怕明天三夫人就得......”

    所以才来的这么急,顾不得别的。

    卫老太太便道:“明日我进京,头一件事便理当是去宫中拜见德妃娘娘和淑妃娘娘。”

    而隆庆帝肯定也是要见她的。

    她倒是想把这件事好好的理一理。

    卫安挑了挑眉,抓的重点显然跟卫老太太不大一样,他只是问林海:“你刚才说,三夫人一直对冯淑媛怀恨在心,那个药童说了到底为什么怀恨在心没有?”

    林海有些困惑的摇头:“这倒没说.....”

    卫老太太也看向卫安问她:“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卫安点头:“太巧了,眼下的时机实在是太巧了,为什么之前大半年都没什么事,在我们即将回京的这当口,就出了这桩事。这根本不是冲着三伯母来的,是冲着我来的。”

    她想了想便又问:“最近京中有什么新闻没有?”

    京城里的动向之前三夫人和二夫人是多多少少都会写信跟卫老太太和卫安说的,最近因为卫老太太快要动身回来了,行程不能稳定,信件来往不便,所以暂时断了。

    林海仔细的想了想,才道:“倒是有的.....听说起先德妃娘娘有意替临江王世子做媒------说的便是这位荣昌侯的姐姐冯淑媛。可是后来不知怎的,又不成了。还有......永和公主回宫了。”

    卫老太太的神情便猛然变得不好看起来。

    永和公主在这个节骨眼上回宫,真是一根搅屎棍,很容易便把一片大好的局势给搅浑了。

    卫安却并没有愤怒,反而笑了笑:“原来如此。”

    她坐在位子上,不带什么情绪的道:“自来冯淑媛就是永和公主手底下的一条狗,安静了这么大半年,不过是因为没有主人在,不知道该咬谁罢了。现在主人回来了,当然便是她立功的时候了。做好这件事,也不知道永和公主许她的是什么,莫非是嫁给楚景吾?”

    那倒真的有趣了。

    卫老太太的脸色却随着她的话越来越难看,她停了一会儿,才面色复杂的道:“若真的是永和公主在背后操纵,那.....”

    那就麻烦了。

    隆庆帝已经为了卫安罚了永和公主一次了,而且罚的还很是厉害。要是再为了一个外人罚自己的女儿,他心里怎么过得去?

    卫安知道卫老太太的意思,冷淡的笑了笑:“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她们原本就是这样的人。见我们快回京了,这是送我们的一个下马威罢了。”

    下马威就是要三夫人和孔供奉的命,这个下马威可真是够重的。

    卫老太太皱了皱眉:“现在荣昌侯的伤势是真的,那个药童又说的一板一眼的,振振有词......我们该怎么做才好......”

    “荣昌侯还小吧?”卫安忽然问了一句,而后又自问自答:“我记得当初冯家成年的都被杀光了,这位荣昌侯是七岁登上的这个位子,他到现在,也有十六岁了。”

    十六岁,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小了。

    卫老太太若有所思的瞧了卫安一眼。

    卫安便又笑起来了:“这个年纪,还没有自己的主见吗?真的愿意丢了一条腿,来替姐姐谋个前程吗?就算是他愿意,靠着他过活的荣昌侯夫人愿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