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五十五·情分

一百五十五·情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老太太对沈琛原本就是满意的,所虑者无非是沈琛背后不太平的临江王妃罢了,既然沈琛自己拎得清,已经做出了反击,她便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都是从少年时候过来的,虽然她跟夫君的缘分并不算长,可是因为彼此喜欢彼此尊重,她觉得这一辈子尽够了,比其他面和心不合的一辈子的长久夫妻并不差到哪里。也正因为如此,她更加明白成为夫妻最重要的是什么,卫安跟沈琛两情相悦,这就已经是最难得的了,若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她不会舍弃沈琛这个好孙女婿的人选的。

    在泉州的时候,卫大夫人就看出来沈琛对卫安的不同------卫安身边的许多得用的亲信,回来才知道,原来都是沈琛身边的人。

    他那个时候明明自己也要应付刘必平,处境危险,可是却仍旧以卫安的安危为重,看不得卫安担惊受怕。

    这样的人,卫老太太会看上,是很理所当然的事,她对沈琛便如同对待自家子侄一样,并不见外,林公子除夕夜宴的时候,还特意请沈琛多多关照林公子。

    其实除夕夜宴也不过就是家宴,因为是在异乡,人也不过是自家人并林家的一些人,还有四大家族几个跟沈琛走的很近的主要人物罢了。

    林公子又是榕城本地人,跟四大家族的人也多多少少都认识一些,其实并没什么好照顾的地方。

    卫大夫人只不过是想让沈琛看看林公子待人接物,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罢了。

    沈琛心知肚明,便很是尽职尽责的跟林公子聊起天来。

    林公子是个文雅的人,可是他文雅却并不是个书呆子,也不掉书袋卖弄文采,说话待人都很是温和,是个脾气好的人。

    脾气好,难得又没贵公子和读书人的傲气,已经很难得了,等到晚间散了席,卫老太太听沈琛说了对林公子的评价,便又笑了笑:“既然连你都说好,想必他是个真的值得托付的了。”她又看向卫大夫人,和气的说:“既然你们瞧着都满意,我看着那孩子也是个知礼懂事的,这件事便这么定了罢。只是阿敏,那里,还是要跟她说一声。”

    毕竟卫玉敏才是当娘的。

    卫大夫人解决了一桩心事,瞧着整个人都活泛了许多,也精神了许多,听卫老太太这么说,急忙答应下来。

    在榕城,卫家并没什么根基,可是因为沈琛的缘故,四大家都很给面子,林家也是很有规矩礼数的,很快便遣了媒人上来正式提亲。

    请的还是许大善人的妻子。

    许大夫人这个媒人当的称职,尽心尽力的替他们传话,双方将章程都定下来了,方定了日子正式放了小定。

    除了四大家族以外,林家其他亲戚和泉州知府那边尽都有礼物送来,卫家虽然是在客中,竟也办了二十余桌的席面。

    朱元的身份到底是朱芳的女儿,虽然说是说已经分出来了,可是谁都知道,她的身份在京城中是有些尴尬的。

    那些门第太低的,怕会委屈了她,她们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

    而门第高的那些世家名门,却又会介意她的身份,担心她到底没有嫡亲的正式的母家。

    卫老太太私底下也跟朱元推心置腹的说了,这么快答应她跟林家亲事的缘由,末了又拍了拍她的手轻声道:“不要觉得委屈,千万不要有因为身份地位就觉得自己高林家一头了的想法,过日子,就算是做不到心心相印,也得做到举案齐眉。”

    道理已经说过无数遍了,她也担心说的太多年轻人听不进去觉得厌烦,点到即止,又从花嬷嬷手里接过了一个匣子,递给了她:“这是我对你的一点心意,你接着,好好过日子罢。”

    朱元有些受宠若惊,她成亲,已经由卫老太太作主,吩咐卫大夫人从公中抽出五千两来给她操办,五千两,着实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若是放在寻常的公侯之家,女儿出嫁,也尽够了。何况她还不是正经的卫家人。

    现在卫老太太明明给过了,却又要再给,她急忙推辞。

    卫老太太便笑了:“说是给你的,你便接着。只要你们以后好好过日子,我便开心了,其余的身外之物,算得了什么?”

    朱元只好接过来,等到回到房里打开一看,忍不住就有些愣怔。

    卫老太太给的东西实在是太丰厚了------光是银票便有一万两,是宝通银号的,见票即兑,面额都是五百两。

    其余还有一整套的红宝石绿宝石头面各一套,看样子便知道,是按照林家的身份地位特意给她配的。

    甚至于竟还有一座榕城郊外的别庄.......

    这些东西加起来,零零总总少说也有二万两多了,这样大的手笔.......

    她心里一直都知道,卫老太太看卫安是看眼珠子一样的,却没有料到,她竟也舍得给自己这样多的东西。

    这些东西,就算是公侯之家最受宠的嫡女,也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她有些感动,却又有些惴惴,特意去寻了外祖母说。

    卫大夫人却比她要镇定多了,她略扫了一眼,便伸手拉了朱元在身边坐下:“你来的正好,我正要去寻你。这是老太太给你的心意,长者赐,不敢辞,你心里知道老太太的好便是了。”

    朱元还是有些不安:“可是这也太多了,府里也不是没有别的姐妹们了......”

    “老太太心里自有主张,她既给你,便想过了这些的,你别担忧这些。”卫大夫人笑了笑,又道:“至于你担忧的其他姐妹们,就更不必了。她们都是好孩子.......”说到这个,卫大夫人扫了旁边的丫头一眼,接过一个小匣子微笑:“若是担心安安,那就更是杞人忧天了。这些东西便是她送过来,托我给你的,你瞧瞧。”

    朱元有些诧异。

    卫安还没出嫁成家,怎么也轮不到她来给东西才对,等到看清楚了匣子里的东西,更是忍不住瞪大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