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五十四·求饶

一百五十四·求饶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花嬷嬷看着卫大夫人开心的模样便忍不住感叹:“大夫人自从......的事之后,便一直郁郁寡欢,现在终于能走出来,实在可喜可贺。”

    卫老太太看着卫大夫人的背影也忍不住出神,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听见花嬷嬷感叹便轻轻笑了笑:“可不是,从前老大媳妇儿一直郁郁寡欢,有几年病势沉重,我一直担心她......现在能看见她这样开心,有事情忙,我心里也是喜欢的。”

    更值得欢喜的,是孩子们一个个的都长的很好。

    除了卫玉珑和卫玉珀的事让人心里难受,有了疙瘩,其他的孩子们都并没有出什么篓子,一个个的不说有多出色,可是却也都是品行端方的人。

    看着孩子们一个个的成家,对于老人家来说,不管怎么样都是值得开心的。

    卫老太太顿了顿,才道:“我从前虽然并没有心思顾虑这些孩子们,可是人心都是肉长,他们都是我的孙辈,我怎么会不看着他们好?从前是不敢想以后的事,不敢想什么将来,现在能看着他们好起来,我就算是死,也没什么遗憾了。”

    人老了,便总爱说些这样的话,花嬷嬷觉得不详,急忙摇头摆手:“老太太怎么说这样的话?现在日子好起来了,姑娘们少爷们一个个都是孝顺懂事的,家里的事也都解决了。您还得长命百岁,看着明敬少爷成亲生子呢。虽然有姑娘和侯爷照顾着,可是他们到底都还年轻,哪里跟您一样呢,事事都能照顾的周全妥当。”

    卫老太太知道她的心意,笑了笑,让她去请卫安过来。

    卫安来的很快,因为她之前在泉州力挽狂澜,朱元很信任她,虽然她比较小一些,可是朱元却愿意将心事跟她说。

    因此这回卫大夫人带她去宝泉斋的目的,卫安便已经从朱元这里听说一遍了。

    朱元是个很善解人意的姑娘,因为父亲朱芳自私冷酷,母亲又有些懦弱,她也养成了懦弱内敛的个性,很敏感很会看人脸色。

    她鲜少表达自己的意愿,更别提说什么心仪的人。

    可是这回朱元却主动跟她说了这位林公子,还说她觉得林公子人很不错。

    这已经是一种态度了,卫安心里有数,等到卫老太太说起宝泉斋的林公子,便笑了笑道:“我已经听表姐提过了。”

    卫老太太哦了一声,为她们姐妹之间可以提及这样亲密的话题而觉得意外,又觉得原本便在意料之中,继而便问她:“既然你知道,你觉得这件事如何?”

    卫安很认真的想了想:“听表姐说,林夫人是个很好相处的人,虽然有些婆婆都是要相处之后才知道品行,可是林夫人有三个儿媳妇,都相处的极好,说明林夫人至少是个表里如一的人。我常听您说,婚姻是结二姓之好。既然两家都有意.....”

    卫老太太很欣慰,看着她微笑,才道:“你能分析的头头是道,我便放心了。你表姐的事,正如你所说,我也觉得是一桩良缘。那你的事呢?”

    卫安便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卫老太太伸手止住她:“我知道你跟沈琛的感情。我的意思是,你们想过没有?什么时候定下来?”

    卫安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正迟疑着,沈琛的声音便从梅花树底下那边传过来,远远的就听见他回应卫老太太的疑问:“老太太,我正是来跟您说这件事的。”

    卫老太太跟卫安便都朝他看去。

    沈琛很快就走近了,笑着同卫老太太请了安,便道:“才刚接到朝廷的文书,过了年,便要回京城去了。”

    他一面说,一面试了试卫老太太和卫安茶水的温度,见冷了,便交给了花嬷嬷她们下去添热水,而后才看着卫老太太说:“等回了京城,我便跟圣上请求赐婚的旨意。”

    沈琛这次也算是立下了大功,解决了隆庆帝的心腹大患。

    他要上奏请求赐婚,隆庆帝是肯定会准的,毕竟之前隆庆帝便曾亲口许诺过,等他把市舶司的事情解决好了,便让他跟卫安成亲。

    只是,卫老太太还是有些迟疑:“虽然是圣上赐婚,可是你到底是临江王府养大的,大周重孝道,虽然你跟临江王府明面上是闹翻了,可是这些日子来你大概也看出来了,众人还是会要求你尽孝的。以后,临江王妃那边的关系又怎么平衡?”

    临江王妃给刘必平写信做出承诺的事情卫老太太和卫安都已经知道了,沈琛原本也没有想过要瞒着。

    正因为知道了,卫老太太心里也就格外的厌恶临江王妃。

    不管是什么人,但凡是喜欢钻牛角尖的,便很难改变她们的想法,要是卫安嫁给了沈琛,在临江王妃眼里,那卫安也就是她的敌人了,她之前便已经因为卫安跟沈琛走得近而对卫安倍加厌恶,要是隆庆帝的赐婚下来了,这桩亲事真的成了真,还不知道她会对卫安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

    卫老太太是不想看着这样的事发生的。

    虽然她很喜欢沈琛,对沈琛这个人很是认可,可是却还是为了他有这样一个名义上的母亲而觉得担忧。

    沈琛并没有迟疑,他早已经想过很多遍这个问题了,见卫老太太问,便并不遮掩的跟她说:“我已经让雪松亲自回一趟江西,也已经给父王去了信,附带了王妃写给刘必平的那封信。父王看见了,便知道我的意思了。若是我自己一个人,我是能忍的,大不了小心些就是了,换做从前,我也不会把这件事捅到父王那里去。可是现在不同,我不是一个人了,我的安危也不仅仅关乎我一个人,我要替在意的人着想,便只好让王妃更恨我一些了。”

    连同上次临江王妃联络晋王那边的薛先生的事,他一并在信里告诉了临江王。

    临江王会做出决断的。

    是要他这个儿子,还是要护着他的王妃,他把选择权交给了他的父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