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五十二·尘埃

一百五十二·尘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也是因为以防万一-------若是有朝一日这件事再被有心人翻出来,他也好把这个孩子推出来,让卫家闭嘴。

    不仅如此,刘夫人还指出,刘必平还勾结东昌府的妹夫,事先打听了钦差下落,买通另一个妹夫锦衣卫罗源,对钦差沈琛痛下杀手,以免沈琛到福建建市舶司,分他的权。

    出来指证他的是他的枕边人,虽然刘夫人还未曾拿出证据来,可是孟继明已经信了一半,他连夜提审刘必平身边的心腹书吏书办,再提审刘夫人,连夜做了文书,四百里加急送去了京城。

    内阁接到奏报,即刻送往御书房供隆庆帝翻阅。

    隆庆帝震怒,下令孟继明将刘必平槛送京师,三司会审以后再定夺。

    附庸刘必平的福建大小官员二十七人,有重罪的,跟刘必平关系匪浅的,一同押送上京。而其他被免任的官员也有五十余人。

    沈琛跟孟继明得隆庆帝准许,从浙江官场和福建官场补上合适人选,暂代原先犯事的官员。

    而福建总督一职,也由沈琛暂代。

    沈琛一面督促四大家族联合起来,选定市舶司地址,紧锣密鼓的筹备起市舶司的事,一面不忘加紧时间和机会严查当初抢夺粮饷不成而逃窜的群山。

    十一月底,沈琛的心腹在青河县逮到昔日锦衣卫指挥使罗源,并且从罗源口中得知了群山的要进攻施家村的计划,提前做出布防,经过大半月的奋战,终于将侵袭多年的海寇之乱一举荡平。

    群山等人皆被生擒。

    沈琛命令心腹快马加鞭赶赴京城禀报,自己亲自押送了那批被劫的粮饷送往浙江,成功与浙江总兵交接。

    困扰了沿海多年的倭患终于平息,倭寇大败退回东瀛,自此再往沿海侵扰的都已经不成气候。

    隆庆帝接到奏报大喜,督促三司加紧审理刘必平一案。

    有了刘家族人送上的当年刘必平与彭家易家往来的书信账簿,加上刘夫人的证词和后来押送京城的罗源的佐证,刘必平勾结倭寇海寇的罪名坐实,隆庆帝亲自下令,判处他凌迟。

    其他刘氏族人,因为举报有功,又因为在市舶司建设和荡涤海寇上颇有功劳,功过相抵,并不曾被刘必平牵连。

    其余大小官员按照罪责分别有不同的惩治。

    而这次事情被牵涉出来的明家遗孤一案也被隆庆帝所重视,隆庆帝在孟继明和刑部大理寺呈上了卢家跟刘必平等人的证词之后,确认了明家遗孤的身份。

    十二月中,隆庆帝下旨,将当年查抄的明家宅邸产业归还明家,因为明家有男丁继承香火,特意赏赐明家遗孤认祖归宗,并且赐下名字,赐这个孩子的名敬,让他承袭淮安侯的爵位。

    满朝都夸赞隆庆帝圣恩浩荡。

    远在福建的卫老太太也收到了消息。

    她并不曾太过激动,可是却也忍不住设了灵台给明家列祖列宗上了香,带着明敬给祖宗跪下磕头。

    这么多年了,明家的事一直压在她的心里。

    哪怕后来明家平反,可是没有后嗣的遗憾却始终深入骨髓,让她无法安宁。

    现在明敬还活着,且能光明正大的以明家孩子的身份重新活下去,她抿着唇万般思绪,不知道如何排遣,终究只能重重的朝着灵台磕头。

    明敬跟卫安差不多的年纪,连个性竟然都跟卫安差不多,并没有半点少年人的飞扬意气,碰上这样的大事,也仍旧是一副淡定的样子,看着不像是一个恰当年纪的孩子。

    卫大夫人悄悄告诉卫老太太:“这么多日子以来,他便是这个样子,安安静静的,从来没有任性的时候。话也少的很,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身世一朝被推翻,又被接去跟陌生的人相处,会是这样的表现其实也再正常不过,朱元和朱焕在卫老太太旁边连忙道:“但是他是知道咱们的好意的......”

    这么多天的相处下来,朱元跟朱焕又跟他年纪相仿,还算有些感情。

    卫老太太笑了笑,握住他们的手紧了紧,慈爱的点头:“我知道,我都知道,任谁遇上这样的事,彷徨失措都是难免的......”

    卫安在旁边含笑看着她,心里有些叹息又有些安心。

    卫老太太的身体是真的一天不如一天了。

    经过这一场大病,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了下去,最近连多说上几句话都气喘吁吁。

    她心里难过,又害怕惊慌-----卫老太太毕竟陪着她走了这么久,老王妃已经去了,她是陪在卫安身边最久最亲近的人......

    可是她又隐约觉得庆幸------幸好在卫老太太还在的时候,她终于把明家的事情解决了,把明敬找了回来。

    不管怎么样,卫老太太心里的遗憾和不甘,总算是能少一些。

    明敬在卫老太太面前始终有些生疏,却奇怪的跟沈琛相处得很好。

    大约沈琛也有寄人篱下的经历,因此跟他格外有共同语言,每逢沈琛来,明敬便自在许多,连带着在卫老太太那里都能多呆上很久。

    卫安看在眼里,便很有些期盼沈琛过来。

    沈琛原本便喜欢往卫安这里跑的,自此基本除了出去办事,便都腻在卫老太太和卫安这里。

    再过了一段日子,市舶司建造完成,沈琛按部就班的安排了四大家族各司其职,并且成功解决了东瀛使者前来求和,献上贡品一事。

    他在福建的差事自此便告一段落了。

    吏部也下了文书,新任的福建总督走马上任。

    只是距离他过来和沈琛交接,怎么也得个把月,这个年,沈琛跟卫安都是不能回京城过的了。

    虽然不能回京城过年,可是年味却半点也没有减少,卫大夫人早早的就让人开始操办起了年货,开始给朱元朱焕和明敬卫安等人裁制新衣,驿馆里上上下下都焕然一新,很有些过年的意思了。

    卫老太太也兴致勃勃,少了刘必平等人的掣肘算计,她也显见得开心的很,领着明敬等人亲自去城外的寺庙上香祈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