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四十九·入瓮

一百四十九·入瓮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变天了。

    原本台风过后才晴朗了几天的天气又变了,从晚上开始便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原本雨势还不大,等到后半夜时,雨势却又加重了,而且电闪雷鸣,一阵阵雷声轰的人心里发慌,无法入睡。

    这一晚原本也没有多少人能睡的,沈琛领着大批人马围府,总督势弱,并不能当场便与之抗衡,总督府已经落入沈琛手里。

    这一场争斗,沈琛出人意料,发动雷霆一击,做的隐秘又干脆,让榕城震动。

    大雨不休,第二天早上起来,总督府内外发生的械斗痕迹已经被冲刷的半点不剩,昨晚那一场惊心动魄的两方角力,竟像是完全没发生过。

    刘老太爷颤颤巍巍的下了轿子,目光复杂的看着被冲刷的干干净净的总督府,眼光里有一瞬间的不甘。

    这座总督府,是多少年来刘家荣耀的证明,是刘家横行榕城和福建的资本,可是从今以后,再也不属于他们了。

    他不怪沈琛。

    争权夺利这种事,自古以来就是凭本事吃饭,谁有本事压得住对方,谁赢了,就是正理。刘必平同样计谋百出,不择手段,可是刘必平到底是输了。

    技不如人,就要认输。

    这是他跟这个向来得意的侄子不同的地方,他老了,年轻人才不知屈服,一门心思的硬碰硬,哪怕明知道前面是南墙,也非得撞了才知道回头。

    老人却知道性命金贵,却知道身后背着的包袱和身上背着的负累。

    哪里能那么任性不顾一切呢?身后可还有数以千计的族人呢,难道这些人通通都不要性命了吗?

    刘必平也就是死在这里。

    自己族中的人尚且不知道把握。

    想到这里,刘老太爷目光愈发深沉,又暗暗心惊------沈琛早就算计好了,刘必平到现在,竟连能站出来的族人都没有了。

    真是狠啊。

    这么年轻,却有这么缜密的心机,又有这样不动声色的本事,此子往后必定是个成大事的人。

    雨越下越大,旁边替他撑伞的刘老爷小声的喊了他一声:“爹,到了。”

    刘老太爷才回过神来,缓缓的点了点头,上了门端出一脸小心的笑意,对门口守着的青枫道:“请上差行个方便,小老儿求见钦差大人。”

    他当然认得这是沈琛身边的心腹,知道是沈琛得用的人,态度就一直放的很低,还上前两步,亲手给青枫塞了一个分量不小的红封。

    刘老爷在旁边一直紧绷着心弦------他是知道的,沈琛身边的人就没有省油的灯,这个面子人家给不给,还是个问题。

    可是下一刻他便忍不住松了口气-----因为青枫竟默不作声的接过了那个红封,往里头去了。

    他站在刘老太爷旁边收了伞,轻声道:“爹,钦差这是心里有数,早知道咱们会来呢。”

    不然青枫哪里这么轻易就会接他们的红封。

    刘老太爷嗯了一声,默不作声的等着青枫出来,才携着儿子一同进了门。

    偌大的总督府如今冷清的有些吓人,四处都是巡视的护卫,走上不多一会儿还能看见穿着飞鱼服的锦衣卫,实在算得上是戒备森严。

    这也正清清楚楚的昭示了一个事实------这里已经是沈琛作主了。

    刘老太爷在心里最后叹息了一声,再进门的时候,早已经收拾好了表情跟心态,满面堆笑的去给沈琛行大礼。

    这么多年,他在福建还从来没有跟谁行过这么大的礼,这本身就已经显示出他的诚意了。

    沈琛挑了挑眉,便让他起来,笑着道:“您这么大年纪了,便不必拘泥这些虚礼了,还是快请起罢。”

    刘老太爷说了一声不敢,急忙在儿子的搀扶下起身,在沈琛的示意下虚虚的坐在了旁边下手的椅子上,斟酌了一会儿便道:“侯爷,我这回来,是有事想跟您说......”

    沈琛仿佛早有所料,微笑着目视着他,等他说话。

    刘老太爷知道沈琛的意思,并不敢卖关子,也不敢耽误,径直道:“必平他是我们刘家的人......”

    他想了想,看着沈琛,试探着说道:“我们知道侯爷是个再妥帖不过的人,必平他......”

    投石问路来了,沈琛心知肚明,却也并不戳破,只是淡淡的道:“总督大人多年劳苦功高,想必渐渐的,就忘记当年的初心了。”

    这话说的似是而非,一点儿方向也没给指明,显然是在敷衍搪塞,并没有指点他们的意思。

    刘老爷心里有些焦急,扯了扯刘老太爷的袖子。

    他们原本想晚一点儿,再晚一点儿露出底牌的。

    毕竟,他们到底是刘家的人,要是太轻易投靠了沈琛,出卖了刘必平,到时候未必能换来好的结果和足够的利益。

    可是现在,看沈琛这副模样,他们就知道这真的是个实在太精明不过的,他们在沈琛这里,占不到丝毫的便宜。

    顿了顿,再深思熟虑无数回之后,刘老太爷终于又颤颤巍巍的跪了下来,以头触地请求沈琛:“小老儿有话要告诉钦差,请钦差大人屏退左右。”

    老狐狸终于上钩了,沈琛也知道时候差不都了,轻声道:“您起来说话吧,这里头都是我的心腹,您说的话,出的您口,入我们的耳,绝不至于外传,您不必在意。”

    沈琛都这么说了,刘老太爷也知道多说无益,被刘老爷扶了起来,就干脆利落的道:“我们知道侯爷跟必平之间素有嫌隙,也知道凭侯爷的手段,必平是翻身无望了。只是,我们刘家族中上下,人数庞大,数以千计,却不能陪着刘必平一个个的全部都折进去。因此我们想跟钦差谈个交易,商量商量这件事。”

    闵地宗族势力庞大,一家一族都是荣辱一体,也正因为如此,要是动他们,就等于动了一群庞大的利益共同体,这也是刘必平之前一直被朝廷忌讳,被巡按为难,最后却还是没被谁奈何的原因。

    刘老太爷话音刚落,刘老爷便也跟着看着沈琛,观看沈琛的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