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四十五·退让

一百四十五·退让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是打算彻底撕破脸了,不过也不奇怪,毕竟刘必平的性格原本就是如此,宁可错杀一百,也不放过一个。

    总有人要站出来替他倒霉儿子的事情负责的,刘必平挑中的不过是他罢了。

    沈琛手里正拿着一根笔,此时正一下又一下的点在桌上,他看着眼前的刘必平,瞪大了眼睛:“部堂这话说笑了,我的人去陈村,其实除了是去选看地方之外,还有旁的差事。”

    他英俊的眉眼在此刻显得格外的凌厉,看着刘必平,轻声道:“台州参将顾少泽前来陈村观看前些年福建与倭寇打仗之时的堡垒建设,他人生地不熟,又联系不上部堂大人,便求到了本官这里。本官答应了,并且派人去与他交接,充当导游,这事儿当地的官府也是知道的。”

    他从来不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虽然去见卫安的决定是临时才下的,可是却也把所有可能面临的情形都已经预想了一遍。

    就是专门为了防着刘必平的。

    这个狐狸!

    刘必平看着他,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沈琛是在威胁他,他竟然提前就已经找好了说辞,而且故意提起浙江台州参将顾少泽,是跟自己说,他在浙江也有人,现在动了他,就会被朝廷知道,哪怕是封锁了福建的消息也没用。

    果然是临江王教导出来的好儿子,怪不得能在跟原本的世子闹翻之后,还能得临江王重用。

    这是摆明了不能动他了。

    亲卫长陪着他出来,觉得很是憋屈,忍不住便问:“部堂,咱们就看着他这样嚣张?”

    这么多年来,还真的从来没遇见过能在榕城让刘必平吃瘪还无可奈何的钦差,真是开了眼界了。

    许大善人等人正鱼贯进门,刘必平上了轿,最后隔着帘子看了他们一眼,面无表情的挪开了眼睛,冷笑道:“且看吧。”

    再怎么嚣张,也不过就是这几天的事了,等到浙江那边丢了这批粮饷,出了事,他们那边的人恐怕自顾尚且不暇,哪里来的功夫再关注沈琛这里。

    到那个时候,不管什么顾少泽不顾少泽,沈琛照样是个死字。

    亲卫长知道他的意思,应了一声,等陪着刘必平回到了总督府,才劝他:“部堂也要注意休息,您的身子最要紧。”

    可现在实在是最顾不上什么身子不身子的时候了,刘必平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不必再多说,喝了口浓茶提神,就道:“着人紧盯着沈琛那里,就算他那里飞出一只苍蝇,我也得知道它最后去了哪里。”

    之前就是太轻视沈琛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总是觉得他掀不起什么风浪来,才会闹成最后这样。

    亲卫长答应下来,刘必平便问:“群山那边递消息来了吗?计划是不是一切如常?”

    那边的事情亲卫长一直都跟的很紧,闻言便立即回他:“您放心,已经通过消息了,到时候计划一切照旧,折成银子之后,他们会按照市价跟咱们分成之后,再额外加上一成折成银两给我们。”

    这批粮食,群山的本意是卖到东瀛去。

    东瀛此刻战火不断,他们的粮食出产量本来就不高,经过国内国外的战火,这一年的收成几乎就全毁了,正是缺粮的时候。

    群山他们之所以铤而走险,也正是因为粮食转卖到东瀛去利润巨大。

    刘必平缓缓点了点头。

    这件事事成之后,他或许也可学罗文茂,就算这里容不下他了,大不了便往海外去。

    当然,这是最下乘的法子了。

    做成了浙江的事情之后,再帮临江王妃杀了沈琛,他或许还有另外一条康庄大道好走。

    现在最要紧的是,这个计划不能再出什么篓子,否则的话,真的什么都毁了。

    他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缓缓的道:“还是要看紧些,事情一成,便来回我。”

    亲卫长自然立即就答应了,见他神情萎靡,也知道他是在担心小公子,犹豫了一会儿才道:“您也别太担心了,不管是谁骗走了夫人跟小公子,目的总是在您。只要您这里没事,那帮人肯定就不敢对小公子如何。”

    话是这么说,可是到底那是他的骨血,这么多年来都被捧着宠着的,从来不曾脱离过他身边,现在乍然不见了,始终让人无法安心。

    他深深的叹一口气,露出平常难以见到的惆怅来,好一会儿才道:“多派人手,任何线索都不要放过!”

    这件事亲卫长更不敢不答应了,他也知道刘必平的心思,急忙应是。

    说到家人,亲卫长有些迟疑,才跟刘必平说起今天的事来:“部堂,今天除了许家王家跟陈家之外,驿馆外头可还有咱们刘家的人......”

    刘必平的脸色便霎时变得难堪。

    他是刘家现在最高的掌舵人,刘家的态度原本该跟他是一致的,再怎么也不该跟他唱反调,可现在偏偏刘家老宅那边的人就不跟他一条心了,在对待沈琛这么要紧的人的态度上,如今刘家竟都跟他是两条心。

    他冷笑了一声,素来便阴沉的眼睛更显得多了几分晦暗,好一会儿才轻声道:“这是记恨上我了。”

    刘家到底是死了几个有出息的后辈。

    同样是为人父母的,当父母的哪里有不心疼子女的,沈琛这一招实在是太狠了,无形之中就在他跟刘家老宅之中的人划了一道深深的不可逾越的鸿沟。

    他就算是想要解释,经过沈琛释放了一部分刘家后辈,也不好解释了------那些人已经接了沈琛的好处了,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们就已经跟沈琛低头,至少是答应了沈琛的什么条件,而在这样的前提之下,他是不可能再跟这些人和颜悦色的跟从前那样相处的。

    凭他的身份地位,他也的确是没有必要。

    亲卫长见他似乎恼怒,便咳嗽了一声劝他:“其实,七老爷他们也是逼不得已......等到钦差的这件事了了,老宅这边的事自然也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