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三十九·预感

一百三十九·预感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安抚完了刘夫人再出来,便已经将近三更天了。

    因为是在山区内,地广人稀,到处都很安静,安静得有些吓人。蓝禾一出来便见玉清正揽着一件斗篷站在廊下,不由便笑了:“玉清!你来啦?!”

    玉清之前先跟谭喜进了一趟城里,跟她们分开了。

    她眼圈底下有淡淡的乌青,显然是没有睡好,可是却依旧还是精神气十足,听见蓝禾惊喜便也笑了:“恰好他们要来,因此就干脆提早一同来了。”

    又上前两步替卫安披上斗篷:“您放心,老太太一切都好,我已经跟她说了您没事儿,她也放心了。老大夫他们也说,老太太的身体已经日渐好起来了。”

    卫安便握了握她的手,轻轻的点了点头。

    卫老太太是个很聪明的人,聪明的人便容易想的多,能亲眼看见玉清,总算是能让她比较放心一些。

    玉清见她神情镇定,便知道事情大约是差不多了,轻声问:“姑娘这里的事处置妥当了吗?我们刚从城里出来,现在城里查的很严,到处都是护卫在找人,设卡。”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毕竟小公子是刘必平的心头肉,刘必平这个人对香火一事看的如此的重,怎么可能自己儿子丢了还无动于衷。

    不过能那么快就收到消息并且立即让人全城搜捕,侧面也能看出刘必平对榕城的掌控程度了。这个人在榕城经营了这么多年,他们要怎么小心都是不为过的,反而要是稍微不小心,就真的很容易万劫不复。

    卫安的表情便有了些微妙的变化,片刻后才问:“是不是也搜了驿馆?”

    刘必平这个人疑心病极重又谨慎,就算是有铺垫在先,她也刻意抛出了罗源这个幌子,可是按照刘必平的性格和为人,也肯定不可避免的要怀疑沈琛的。

    玉清嗯了一声,伸出手来搀扶卫安:“已经搜过了,一无所获。他们的人还想借机生事,不过......”

    说到这里,玉清忍不住有些幸灾乐祸的笑了,而后才告诉卫安:“不过很可惜,他们想污蔑侯爷残暴不仁,想借机说侯爷是因为记恨刘家因此才拐带了刘夫人跟小公子,可是却被他们自家人给拖了后腿。”

    一说到被自家人拖后腿,卫安便明白了。

    现在经过胡先生和驿馆春药等一系列的事,沈琛已经成功分化了刘必平跟其他三家的关系,。许大善人跟陈大老爷是天然就站在了沈琛这边的。

    至于王家,经过了驿馆的事情之后也旗帜鲜明的表达了态度。

    而刘家,也因为那些后生们而被沈琛抓住了把柄,导致他们刘家自己内部对待刘必平的态度便已经发生了变化。

    事情发展到如今的地步,刘家诸如七老爷等人,已经对刘必平失望至极了,在沈琛刻意的引诱和暗示之下,已经开始另谋出路。

    这一点从七老爷今天能从榕城赶来这里说服刘夫人便可见一斑。

    在这样的情形下,刘必平想要在自己本人不在榕城的情况下奈何沈琛,也是难上加难,根本是做不到的事。

    蓝禾也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讽刺道:“他们还想来栽赃嫁祸这一招呢。也不看看自己现在家里是个什么样的情形,这么狼心狗肺薄情寡义的人,谁敢甘心替他办事啊。怕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吃的脸骨头都不剩了。”

    连自己的夫人都不能好好对待,以至于夫人都对他灰心丧气的人,能走的有多长远?

    卫安倒是没有幸灾乐祸。

    现在还不是时候。

    刘必平手里毕竟还掌握着福建的军事,这些才是他真正可以横行霸道的本钱。

    现在沈琛已经开始从他手底下的那些军官们入手了,也不知道现在成果如何,要是成果不好的话,那也只能等刘必平动手之后,京城那边来了命令,让江西跟浙江帮忙了。

    她嗯了一声,又问玉清:“你跟谭喜怎么这样快就回来了?是侯爷那里有什么消息送来吗?”

    “不是侯爷有消息送来。”玉清忽然笑的很是开心,看着卫安忍不住的微笑:“是侯爷亲自来了。”

    卫安就忍不住站在原地一时没有动作。

    沈琛亲自来了?!

    可是现在沈琛应该是被严密监视的,他该留在榕城啊!

    卫安诧异不已。

    玉清却已经扶着她要往外面走了:“侯爷说不能久留,都怪我,尽顾着回答您的问话了,差点儿把这个给忘了,您快些......”

    蓝禾便借着这个空隙笑着看了卫安一眼,又跟素萍心照不宣的对视而后垂下了眼睛。

    沈琛待卫安是真的好。

    明知道卫安去泉州做足了准备,也是她们商量好了的结果,却还是在自己也要应付刘必平的情况之下尽力替卫安安排好了一切,还把护卫给了卫安三分之一。

    有些时候,一个人爱不爱另一个人,旁人是能看出来的。

    不管怎么说,在现如今看来,沈琛简直再好不过了。作为贴身伺候卫安的人,她们实在替卫安觉得开心,也真心喜欢沈琛这个未来的姑爷。

    卫安自己也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

    虽然已经尽量习惯从上一世不被爱的角色里脱离出来,可是毕竟不被爱了很多年,要习惯被人宠爱和记挂实在不是一件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事。

    沈琛对她的好和体贴实在是太过了,可是与此同时,她心里却奇异的并没有太多的负罪感和沉重感-----还有些隐隐的开心。

    大约喜欢你的人你恰好也喜欢,两情相悦便总比一个人单方面的喜欢来的更叫人容易接受吧。

    她忍不住也微笑起来,加快了步伐很快就出了天井到了前面的堂屋。

    沈琛已经等在外面了,听见动静便站起身来,见到了卫安先是觉得松一口气,而后便又忍不住看她瘦了没有。

    奔波了这么些天,虽然有人跟着照顾,可是还是不可避免的消瘦了,沈琛便微微皱了皱眉,沉默的立在原处等着卫安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