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三十五·背叛

一百三十五·背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直被刘必平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刘夫人心里也正不安的厉害。

    这么多年来,她在娘家听父母的,嫁了人便听丈夫的,从来没有自己拿过主意,可是没料到一拿主意,便是这样大的事。

    她竟听了别人的话,背叛了她的丈夫,带走了她丈夫最在乎的儿子。

    夫妻这么多年,她很了解刘必平是个什么样的人。

    说他冷心冷肺,大抵并不冤枉他,因为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心肝的人,要是有心肝的话,也不会做出这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来了。

    对待别人狠毒那也就罢了,毕竟是别人的事,别人的生死别人的痛苦,不加诸在自己身上,自己是永远不知道疼的。

    她从前也就是个旁观者,看着丈夫娘家如何勾结起来,如何为了银子为了权势地位杀人,看得久了,也就渐渐麻木了。

    可是等到后来,这种痛苦发生在自己身上,她才知道有多痛。

    她自小就是长姐,对待妹妹就跟对待女儿没什么分别,一点点的把她给带大,看着她从一个垂髫的小女孩儿长大,妹妹出嫁的时候,她女儿都已经七八岁了,却还是不顾丈夫的冷脸回了娘家,给妹妹添妆。

    刘必平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这件事上跟她耍心眼。;

    说什么已经安排好了,说什么不救她妹妹是因为上头形势太紧迫了没有办法,还说妹妹的孩子已经拖人去接了。

    可是事实上哪里是托人去接?分明就是托人去把孩子给弄死。

    屋子里只点着一盏煤油灯,让人也忍不住跟着昏昏沉沉的想要睡,她有些焦灼的站起身来走了好几遍,却又有些不安的重新坐下。

    不知不觉时间便又过了一个时辰有余,外头已经完全伸手不见五指了,风也越发的大。

    旁边的小公子有些饿了,拉着刘夫人的手瘪着嘴要吃。

    刘夫人便急忙低头安抚他:“别急,等会儿,咱们再等一会儿就好了。”

    可是说是这么说,这里已经出了榕城,已经是三明的交界处,到处都是大山......

    她心里又忍不住有些慌了-----她还不知道救了孩子们的人到底是谁,又是不是真的就是妹夫罗源。

    如果是,那自然是好。

    如果不是,那她岂不是危险了?

    这么想着,她更加坐立不安了,摸了摸儿子的头,勉强开始念起心经,努力让自己的心绪平静下来。

    幸好正说着,外头的门便被敲响了。

    她一个激灵,急忙跳了起来,有些迟疑却又不敢迟疑的去开门。

    门开了,她一眼便借助来人的灯笼看见外面的情形,门外大约站着三四个人,看形容打扮,竟是女子。

    她登时有些诧异,一时之间忘记了动作。

    直到为首的那个人轻声叫了一声刘夫人,她才如梦初醒,也确定眼前的人便就是跟自己约定了见面的人,急忙把人迎了进来。

    她们带了灯笼,一进来,灯笼便将屋内给照亮了。

    小公子猛地站了起来扑到母亲怀里,有些害怕。

    虽然还小,可是他也知道环境跟家里不同了,搂着母亲的腿问她什么时候能回家。

    回家?

    丈夫做出了这样的事,这个家怕是不能回了。

    刘夫人苦笑了一声,摸了摸他的头安抚他:“快了,等母亲做完事,接到了表兄他们,母亲便带你回去。”、

    小孩子的感觉向来是很敏锐的,小公子不再说话,却还是搂着她的腿不肯放松,也不肯离开一步。

    来人静静的看着,在此刻才终于出声,笑了笑伸手递出一块菊花糕来,轻声道:“小公子是不是饿了?要不要尝一尝?这是从玲珑斋里刚买的,还新鲜呢。”

    玲珑斋的大厨从前是宫里的御厨,手艺很好,自来是榕城人追捧的对象。

    小公子有些迟疑,看了眼母亲,见母亲点头,才迟疑着伸手去接了。

    刘夫人却借着这个机会看清楚了来人的脸,不由得愣在了原地。

    怎么会是......

    她吃惊的站了起来看着面前的人,惊讶的差点儿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儿才颤抖着声音我嗯:“你......你不是......”

    卫安伸手将兜帽放下来,看了她一眼,神情从容的微笑点头:“是我。”

    竟然是寿宁郡主!

    刘夫人后退了几步,手有些颤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知道她们家这么隐秘的事情,她还以为当真是孩子们的父亲,是她的妹夫传话来的,可是没料到竟不是,竟是寿宁郡主!

    她当然知道寿宁郡主跟刘必平是死敌。

    也知道刘必平是诓她去泉州了,而且在泉州已经设了死局等着她。

    可是没料到,寿宁郡主不仅毫发无伤的回来了,而且竟然还把她从总督府给骗出来了!

    她有些后悔,心里更多的却是害怕。

    寿宁郡主总不会是为着好玩儿才把她给弄出来,肯定是为了对付刘必平的。

    她上当了,想到这里,她忍不住慌乱起来,揽住了小公子,一脸警惕的看着卫安不断后退,有些底气不足的出声威胁:“你们到底想做什么?!我告诉你们,你们别想对我怎么样,榕城谁都知道,我是总督夫人.....”

    因为太过惊吓过度,她说话都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卫安轻笑着看着她,半点儿也不动怒,好一会儿,才挑了挑眉摇头:“我看夫人您是误会了,我怎么是要对付您呢?”

    她看了一眼被刘夫人揽在身前,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小公子,伸手摸了摸小公子的头,不顾刘夫人的逼视,缓缓的抬起眼睛平视刘夫人,一字一顿的说:“我分明是来找您合作帮忙的,既然是要合作,那您跟我就是一路的了,我怎么会朝着自己的同伴下手?”

    刘夫人半信半疑的看着她,眼睛里不由自主的透出一点惊恐,说到底她不过就是一个后宅妇人,现在生死都掌握在别人手里。

    她没什么选择的权力,因为现在卫安显然是占据了优势的。

    她想了想,就退后了一步仰起头来看着卫安,问她:“怎么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