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三十二·等死

一百三十二·等死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刘老太爷一反常态,没有出声呵斥,只是站在风口里立了很久,等到风吹的人都有些站不住了,才淡淡的道:“别哭了,再哭下去,旁人还要以为我们大房也出事了。收声吧,事情已经如此了,接下来要如何,便随他吧。”

    顺其自然,听天命吧,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法子?

    谁让真正能发号施令的都在外头。

    可是说是这么说,作为刘家的族长,和辈分最高的长辈,他还是不能做到完全的坐以待毙,他想了想,便吩咐刘老爷:“带着些人一起过去,看看是不是钦差放出来的倒钩,能挽回便尽量挽回罢。”

    刘老爷应了一声是,心里却知道已经阻止不了了。

    刘老太爷便又吩咐:“还有,让刘旺去带封信出去给必平,问问他,这个家到底还要是不要。”

    刘老爷答应了一声,见刘老太爷脸色不好,等到刘夫人出来,便叮嘱她:“去请大夫来,让大夫好好给老爷子瞧瞧,别真的气出什么病来。”

    刘夫人哽咽着答应了一声,忍不住又低声道:“这回总督做的这是什么事?好好的家,都快被他给毁了......”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刘老爷叹了声气:“别说这些了......”

    正说着,外头便有人来报说是总督府来人了。

    夫妻俩对视了一眼,都又惊又喜。

    难道刘必平也不是真的甩手就走了?

    刘老爷急忙答应,又回去跟刘老太爷说了一声,在屋子里等着总督府的人进来。

    可总督府来的却只是个小厮,且还是总督夫人鲁氏派来的,说是想要回老宅来住一段日子。

    鲁氏出身算好,是山东大族,又贵为总督夫人,从前总是高高在上,虽然跟刘夫人相处的也算是不错,可是从来也没出过回老宅来的事。

    刘老太爷显然有些失望,皱了皱眉看了刘老爷一眼,淡淡的道:“让你媳妇儿去安排吧。”

    刘老爷自己也失望,应了一声,出去跟刘夫人说了,又问那个小厮:“总督夫人怎么想到要回来住?”

    小厮也说不清楚。

    刘老爷只好不再问了,去跟刘夫人交代了以后就领着人去了驿馆一趟。

    他到的时候正好看见七老爷夫妇出来,两人相较之前的面如死灰,显得红光满面,见了他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目光都有些闪躲,很是尴尬的喊了一声大哥。

    刘老爷嗯了一声,滋味莫名的问他:“怎么样,人领回来了?”

    七老爷夫妇胡乱的点了点头,便垂着头往旁边走,摆明了不大想继续说下去。

    刘老爷心里觉得有些悲哀,又觉得有些讽刺,背着手苦笑了一声,让他们走了。而后他站在驿馆旁边的大树底下,看着他熟悉的兄弟们一个个的领着孩子兴高采烈,感恩戴德的出来。

    旁边的管家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的脸色,低声喊了一声老爷,他才回过神来,看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闭了闭眼睛道:“回去罢。”

    没用了。

    沈琛一个巴掌给一个甜枣,竟就让这些人忘记了,家里还有些后生就是沈琛杀的。

    刘家族人都只记住了刘必平的袖手旁观,把仇都记在了刘必平身上。

    这个少年钦差.......

    也不知道刘必平以后可怎么办。

    原本该在青河县的刘必平却半点也没有被这件事影响。

    当然,说是半点都没有,那显然也是不现实的,毕竟那些后辈们都是很有前途的年轻人,其中也不乏他喜欢的,亲自扶持过的侄子堂弟等等。

    可是有些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你就算是气的跳脚又能怎么样?都是于事无补的事,发脾气又不能解决问题。

    现在刘家都已经掉进了沈琛制造的漩涡了,再说其他的都没什么意义。

    只能从别的地方找补回来。

    他阖上眼睛,觉得有些精力不济,算一算,他已经好些日子没能睡个整觉了,前天晚上更是因为那件事而一整晚都没有合眼。

    海边的风大,他看着一波又一波的浪拍在岸边,好一会儿才问:“消息准吗?”

    桥头上的黑衣人点了点头,肯定的跟他说:“您放心,按照您的意思,用那个孩子引着寿宁郡主去了石田村。石田村里早已经没有人了,原本就是弃村,只剩下些得了瘟疫的,寿宁郡主进去了,非死不可。”

    是,沈琛用他的族人的血来让他痛,他当然就要用沈琛在乎的人的性命让沈琛同样感受感受这份痛苦。

    他以为这世上只有他一个人会杀鸡儆猴这一招吗?

    相比较起来,沈琛用的筹码可远远不够。

    虽然那些后生们的确让人惋惜,他也的确是很焦躁不安加痛苦,可是想想寿宁郡主之于沈琛的重要性,他忽然就觉得一点儿也不痛了。

    沈琛把卫安看的那么重,郑王他们也把卫安看的那么重,现在卫安跟那个明家的孩子都死了,沈琛到时候怎么跟郑王交差?

    就算是能交差,不考虑得罪郑王的问题,沈琛过得了自己那关吗?

    他可是个极为重情义的人,他喜欢卫安,还亲自跟隆庆帝求娶了,现在卫安死在他眼前,还是因为他的缘故死的。

    他就看沈琛能不能过得了这一关。

    他嗯了一声,声音冷淡:“既然如此,就将这个消息告知钦差大人一声吧,也不能让钦差大人就这么悬着心啊。堂堂郡主呢,多大的事。”

    他都已经算计好了。

    那个孩子的身份没有正式曝光,卫家根本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跟朝廷说。

    就算是卫安死了,沈琛也没办法在明面上想找他的麻烦-----卫安是找明家那个孩子死的,沈琛说了,卫家照样是个死路一条。

    还不止这些,他送给卫安跟沈琛的礼物,远不止这些。

    他看了手底下的另一个人一眼,声音仍旧平静如水:“那边呢?联系上群山那帮人了吗?”

    一个还穿着官服的人急忙答应了:“联系上了,布防图也给他们了,他们知道该怎么做的。”

    知道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