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三十一·无策

一百三十一·无策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出门,他才知道情况比自己预想中的还要更差上许多,外头继十三夫人上吊了之后,九太太也撞了院门口的石墩,现如今正被人围着,生死不知。

    这么多年来,刘家从未试过如此滋味。

    他们人前显贵,人后也尊荣,从来一族中人都互相扶持,互相给脸面,团结友爱,做事也有商有量。

    并不因为亲疏就苛待谁,捧着谁。

    也正是因为这样,刘家才能在榕城一呼百应,立足这么多年。

    可是现在,事情忽然之间起了变化。

    大家对刘必平和族中长辈们的信任,就因为几个孩子的死,而彻底都消耗殆尽了。

    刘老太爷自己心里也不好受-----死了的其中那个,还是进士,往后说不定就是另一个刘必平,是家族未来的希望。

    他自己也花费了极大的心思在他们身上,期望他们能把家族发扬光大。

    他眼睛里慢慢有了泪花,好一会儿才长叹了一口气,摇摇欲坠的被下人搀扶着,跺了跺手里的拐杖。

    可是哭声太大了,喊声也太大了,并没有人听见。

    管家觑着他的面色,急忙喊了一声:“众位老爷太太们,可千万别再闹了,这样闹下去,成什么样子呢?老太爷在呢,你们有什么事,好好同老太爷说,老太爷总能替你们作主的!”

    这话换做从前还有人信,可是现在,谁还信呢?

    三房的九老爷含着眼泪噗通一声跪在刘老太爷不远处磕了个头,语气里犹带着哽咽:“老太爷!您说句公道话,这么多年了,我们是尽心尽力替族里办事......”

    他说不下去了,掩面哭了一会儿才强撑着道:“可现在,您看看我们,好容易养大的孩子啊,现在说没就没了,连个交代都没有!”

    一个人一生有几个二十年呢,他花了二十年精力养大,好容易还是个万里挑一的少年进士,可是一转眼就没了。

    族里总得给他个说法!

    陆续有人哭出声来,刘老太爷有些艰难的撑着身子看着他们,知道这件事是难以轻易善了了,叹了声气,慢慢的道:“必平他去青河县处置海寇的事了,等他回来,我一定让他给你们一个交代......”

    正说着,外头忽然跑进来一个小厮模样的人,径直到了七老爷跟前,大声的跟他说:“老爷!十六少爷回去了!十六少爷回去了!”

    众人便都是一愣。

    族中除了几个实在扶不起来的,安排去打理生意的和一些庶子,其他行六的到二十二左右的都去了驿馆晚宴。

    十六少爷就是其中之一。

    之前说死了几个人,认出来的并没有十六少爷,也就是说,他的确是还活着。

    可是沈琛看人看的死紧,他怎么会轻易就把人给放了呢?

    刘老太爷一愣,急忙便问:“真的?!”

    小厮把头点的如捣蒜:“千真万确!真的回去了,是他们亲自去接的,从驿馆里接出来的!”

    刘老太爷就愣住了。

    刘老爷也一脸错愕的回头看着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还是七老爷一把拽住了小厮的衣襟,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的清楚些?就只有十六少爷一人出来了吗?其他人呢?!”

    他自己的儿子也在里面,还是最小的,是被哥哥们带去看热闹的。

    他原本是个书生,万事不管的,要不是因为小儿子被牵扯进去,今天也不会来闹了。

    小厮应了一声,上气不接下气的点头:“只有十六少爷一人出来了!听说,听说是因为.....因为十六少爷那边求了许大善人,托了许大善人的门路,见到了钦差侯爷,侯爷不知怎的,就答应放人了.....”

    整个院落便有短暂的静默。

    求了许家?

    真是笑话,在榕城,刘家的人竟也有去求许家的一天,等许家替他们找门路?!

    刘老太爷觉得心里发寒,他知道,完了。

    一切都完了。

    开了这个头,族人们便会觉得刘必平无用,刘家宗族无用,护不住晚辈,护不住姓刘的人。可是钦差大人那边,却只要去求一求,说说好话就行了。

    相比较起来,谁更值得取信,谁更值得去奉承,这不是很明显的事吗?

    没有父母会舍得拿自己的孩子的性命来赌的。

    刘必平之前又不是不知道这件事,可是他知道了有什么反应吗?除了出了个激怒沈琛,让沈琛杀了更多的人之外,他还做了什么?

    他跑去了青河县,选择眼不见为净。

    信他?

    刘老太爷苦笑了一声,自己都不信。

    果然,那小厮的话说完了以后,七老爷便吞咽了一口口水,看了看这边的刘老太爷。

    而后,他一句话不说,忽然跪下来,朝着刘老太爷磕了三个头。

    众人都愣住了,院子里弥漫着难以言喻的沉默和尴尬。

    过不多久,七老爷才重新沉默着站了起来,扶起了早已经哭的没什么声音的夫人,一同慢慢的步出了院子。

    他们的离开像是开了个头,不过一会儿,刚才还闹腾的厉害的人群渐渐安静下来了,不时有跟着他们出去的。

    刘老太爷沉痛的闭上眼睛,好一会儿都没有说一句话。

    直到人走的都差不多了,刘老爷跟刘夫人才急忙喊了一声。

    刘老太爷摆了摆手,带着无奈,也带着些讥诮的笑了,看着空落落的院子,再看看刘老爷跟刘夫人,反问他们:“现在还有什么法子?留得住吗?再留,就成仇了!”

    是啊,他们自己没能耐也不想帮他们救儿子,现在只要去求求沈琛,儿子却能回来了,刘家的人要是再要阻止,只怕族人们都会立即暴怒,从而引发巨大的冲突。

    只是现在,虽然没有冲突,可是其实人心也已经不可抑止的涣散了。

    刘必平......

    刘必平啊,这个他曾经最看好的后生,现在却好似已经不是他从前最喜欢的那个后辈了,他变得面目全非,让他都不认识了。

    刘夫人小声的啜泣起来。她是真的觉得灰心了,这么多年,她还没有见过刘家这样束手无策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