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一十六·美人

一百一十六·美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座别院处处都透露着精致,连廊檐上的柱子都雕梁画柱,无一不精致。夜色里,廊下柱子在灯笼的映照下,盘着的用彩漆描绘的蛟气势非凡。

    一进了廊下,花香就更重了。

    沈琛停了脚打量了这院子一眼,随即又沉沉的靠在了汉帛身上,仿佛已经没什么力气。

    与此同时,他一进了屋子便喊着热,要让人上茶。

    时候差不多了,一批侍女涌上来,娇滴滴的要来伺候他。

    沈琛伸手拂开了,却似乎又有些忍不住似地,很是烦躁:“下去!都下去!”

    他很是气恼的样子,很显然在尽全力的克制自己。

    侍女们娇羞的对望一眼,掩嘴笑了,却又都按照他说的话,娇娇柔柔的退了出去。

    几乎是在同时,沈琛从靠着的床头坐了起来,目光澄澈,并没有一丝刚才的混沌和雾蒙蒙的样子。

    汉帛也意识到不对了,还以为是沈琛喝醉了,可是看沈琛现在的样子,哪里是喝醉了,根本清醒的很。

    可是他刚刚却说是醉了要退席......

    他挠了挠头:“侯爷,您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沈琛面上带笑,向来好看的脸因为带上了一层薄怒,不知道为何更显得好看了几分,眼睛亮亮的盯着不远处的一束茉莉花,良久才道:“不过不需要多少时候,就会有人来告诉我们了。”

    仿佛是为了回应他的话,他的话音刚落,外头就响起了敲门声。

    沈琛看了汉帛一眼,挑了挑眉,便重新躺倒在床上。

    门开了,汉帛有些愣住,看着外头被仆妇簇拥在中间的人,皱了眉大声呵斥:“什么人?!”

    有个年长些的婆子满面堆笑的迎上来,陪着笑道:“这是我们老爷安排的人,专程来伺候侯爷的。”

    汉帛便狐疑的问:“伺候侯爷?”

    那个婆子急忙点头:“是啊是啊,是来伺候侯爷的。”

    这种事见的多了,可是敢送到沈琛这里来的,还是头一次见,汉帛冷笑了一声,正要拒绝,就听见里头沈琛似乎已经压抑到了极点的声音:“进来!让她进来!”

    婆子便微笑起来。

    真是的,身份都还没说呢,就这么猴急。

    她含着笑意看了自己身后的人一眼,低声道:“姑娘,成了。”

    也是,这可是许家的别院,用脑子想想也知道,要是没有许家的人的允许,怎么会有人能进钦差的院子。

    钦差大人肯定也能猜到伺候的人身份肯定非比寻常,也肯定知道许家的诚意了。

    许娇娇含羞的喊了一声:“奶娘!”

    她心里是欢喜的,才刚在席上,她借着屏风遮掩,已经看清楚了沈琛的模样。

    她所见的男人有限,可是在她见过的人里头来说,再没有人能好看成沈琛这个样子的。他站在那里,便已经是一道再好看不过的风景了。

    这样的人,位高权重,又潇洒倜傥,跟那个大傻子比起来,简直如同云泥之别。

    她来之前心里尚且还有顾虑,可是到了此刻,听见里头沈琛的声音,那些顾虑都已经抛到脑后了。

    不管怎么样,她的身份决定了她绝不是那些能被沈琛一睡了便不负责的人,虽然或许只能当妾侍,可是那又怎么样?

    就算是侯爷的妾室,跟陈夫人这个位子比起来,那也美妙太多了。

    汉帛微微侧目,应了一声,便抬高了下巴,不掩饰厌恶的道:“进去吧!只准她一个人进!”

    他伸手一指许娇娇,面上尽是冷淡。

    伺候钦差的人嘛,傲气自然是该有的,那些婆子仆妇都不以为意,匆匆应是。

    这可是送进去伺候的,当然只能让姑娘一个人进去,难道还要别人进去吗?她们急忙朝着许娇娇使眼色。

    许娇娇深吸了一口气,急匆匆的跨过了门槛,站在屏风外头不敢抬头,低声喊了一声:“侯爷......”

    这个称呼,光是喊出来,不知道为什么,便觉得身上心上都发颤。

    她到底是个姑娘家,虽然许家是商户,可是因为爱惜女儿,也让她们跟着男孩子读书,该懂的都是懂的。

    到底不是什么光彩的行径,她有些脸红,希望自己喊出了这一声,接下来沈琛便能怜香惜玉一些,主动一些。

    不知道等了多久,里头终于有动静了,沈琛开了口:“进来。”

    短短两个字,她却紧张到手心出汗,急忙应是,转过了屏风,便正对上沈琛的眼睛。

    那双眼睛她之前已经在席上看见过了,那时候他的眼睛含笑,让人如沐春风,可现在这双眼睛却冰冷至极,虽然仍旧如同葡萄,却是浸在水里的冰葡萄。

    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这跟她想象的场景不大一样,这场景也跟她想象的不大一样,沈琛眼睛里没有半点情欲,甚至也没有半点怜惜。

    她有些慌了。

    沈琛背着手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轻轻朝她抬了抬下巴:“坐。”

    她身体都是僵直的,不知道为什么,竟觉得沈琛的目光让人胆寒,好半响才在沈琛的提醒下坐下了,低声道:“侯爷......”

    沈琛没有理会她,当即打断她的话,直截了当的问:“谁让你来的?”

    许大善人不会做这种蠢事。

    他们之间结盟的关系是靠着许员外做的错事,可是更大的原因是,他需要在榕城的,能完全掌握在他手里的人。

    许大善人有这个自觉,他也给许大善人提供了足够的回报。

    他们之间已经银货两讫了。

    许大善人应该知道,送一个女儿来,是赔本又不划算的买卖,很容易引起其他三家的不满。

    何况,他知道,这个姑娘该已经定了人家了-----他对这四家的事都很清楚,知道许家的姑娘不多,且都基本已经嫁出去了,没嫁出去的也都已经有了婚约。

    许大善人除非是疯了,才会送有婚约的女儿来他的床上,还要给他下催情药这样的昏招。

    那就是有人故意想要利用这个姑娘,来让他这个钦差背上好色的坏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