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零九·御史

一百零九·御史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找仵作便找仵作,他不怕。

    沈琛为什么要亲自审这个案子?不就是因为知道福建上下都是长着同一根舌头吗?所以他才不得不单打独斗,自己审案。

    现在要找仵作?

    行啊,仵作能说的出什么来?

    正闹着乱着,之前被汉帛使唤去跑腿通知沈琛的人也回来了,看了汉帛一眼,再看看那个书吏,清了清嗓子就说:“钦差说,各位都别争了。胡先生是重要人证,不过幸好他在死之前,已经把该说的都说了,因此并不耽误审案。至于胡先生自己被毒死的这个案子,钦差大人说,总督府这么重视胡先生,自然是想要弄清楚的,他也是同样的意思,已经去差人请巡按御史大人过来亲自审理此案了,一定会审出个是非黑白来。”

    书吏有些愣住,直觉有些不对。

    部堂让他来,应当是要借着胡先生的死反给沈琛他们戴上一顶急于求成的帽子。

    也顺便杀人灭口,让胡先生不能说出不该说的话来。

    可是现在沈琛说胡先生把该说的都说了?

    这是什么意思?

    他半信半疑,试探着问:“什么叫做该说的都说了?这么短的时间,莫非就能审清楚案子?”

    “这就不必您来操心了吧?”汉帛冷冷的对他转了个身:“现在人死了,我们得回去跟钦差大人交代一声,分一部分人守在这里,你们是走是留,还请自便了。”

    分一部分人在这里,是为了看着他们,防止他们动手脚吗?

    书吏目光不善的看着汉帛一行人走远,朝跟着的亲兵们挥了挥手:“你们守在这里,我回去跟部堂说一声。”

    他见众人纷纷弯腰应是,又格外叮嘱:“都小心些,别让人动了手脚。”

    那边的汉帛跟雪松却已经到了沈琛跟前了。

    一见了沈琛汉帛便忍不住抱怨:“这驿馆的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若不是他们引开雪松,胡先生怎么能死?!根本就是他们处心积虑故意设计!”

    是他们故意设计,可是现在人已经死了。

    沈琛面无表情,并没有露出什么愤愤的表情来,只是平静的吩咐他:“把靠近过那间屋子的驿卒都抓起来严审。”

    他喝了口茶,慢悠悠的吐出一口气,见汉帛气的厉害,便笑了:“你也不用气了,没什么好气的。这样吧,你先将胡先生已经死了的消息告诉那些船工们。”

    告诉那些船工?

    汉帛看了雪松一眼,有些迟疑:“这样不就中了刘必平的奸计了吗?他们就是想让百姓们觉得我们屈打成招,逼死了胡先生。”

    总督府到底在民间是有威望的,百姓们支持他们审案,可是要是他们做的过火而逼死了人,那他们的观感可就又不一样了。

    “可是真的是我们逼死的吗?”卫安笑着问了他一声,见汉帛愣住,便道:“他们自己动的手,当然要他们自己来承担后果,胡先生的确是什么都还来不及说。可是他死的很是时候,这样一来,他什么都不必说,就等于什么都已经说了。”

    只要证明人是死在总督府手里,那什么都不必说,百姓们心中自有一杆秤,他们不用动脑子也能想明白问题出在哪里。

    汉帛便明白了,见卫安跟沈琛两个人都还如此镇定,心里便也不慌了,看着沈琛,难得的抱怨了一句:“原来您早就有预料了,那还不早点跟我和雪松透露一句。”

    沈琛瞪了他一眼:“你当你本侯爷是神仙吗,什么都料得到?我也是做了两手准备,若是胡先生能招了,那自然是径直让御史大人上奏折弹劾刘必平,找他麻烦,这自然是最好的。可若是胡先生不招,我也有不招的法子,也早就已经想好了他若是畏罪自尽该怎么应对。”

    卫安给他倒了杯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放在桌上:“这样一来也不错啊,刘必平那个老狐狸,能逼得他用杀人灭口来栽赃陷害,说明他自己也有些失了分寸了。”

    否则的话,以刘必平的谨慎来说,他最多也就是让胡先生莫名其妙的死,不会还想用他的死来栽赃沈琛。

    说到底,是因为现在临江王府的一帆风顺和朝中的局势让他开始慌了。

    可是他不知道,他该慌张的日子还远远没到,因为很快,最让他担忧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沈琛嗯了一声,便转头吩咐汉帛:“快去吧,将胡先生死了的消息告诉船工们,让船工们都来仔细看看胡先生的死状,让他们看清楚,胡先生死的有多惨。也让他们都知道知道,杀人凶手到底是谁。”

    汉帛没有片刻犹豫,雄赳赳气昂昂的便出去了。

    不一时等到巡按御史匆匆赶到的时候,汉帛他前后脚的也已经领了大批船工和百姓来了,为了把事情闹的更大一些,汉帛还特意去了码头一趟,搬了不少百姓过来。

    驿馆顿时便空前的热闹起来,惊起了一树的飞鸟。

    紫藤花架底下,巡按御史面色凝重的看着沈琛,问他:“您的意思是,有人故意阻止您审案,对胡先生杀人灭口了?”

    沈琛毫不迟疑的点了头:“有人故意引开了我的人,然后毒死了胡先生,还想给我栽赃上一个屈打成招逼死人命的罪名,实在是嚣张至极。大人,您得给我洗刷冤屈,查明真相。”

    巡按御史驻榕城,是个实实在在的硬骨头,脾气不好,跟刘必平处的也不好,要不是因为一直抓不到刘必平的辫子,他早就已经弹劾刘必平了。

    就这样,他还总是抓住大事小事上弹劾刘必平的奏章。

    只是从前刘必平朝中有人,这些折子都被淹了。

    现在可不同了,只要他能把折子写的有理有据,要对刘必平造成冲击,那简直就是一定的事情。

    沈琛了解他。

    他也果然很给面子,撸起袖子便领着仵作去了后头。

    这一次是沈琛送来的机会,他很知道要如何珍惜,因此异常的卖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