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零三·收拢

一百零三·收拢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琛自然是要明示的,他看了眼前跪着的许大善人一眼,伸手去扶了他一把:“明人不说暗话,这件事根结在哪里,归根到底,您跟我都心知肚明。”

    许大善人民抿着唇,重重的点了点头。

    沈琛威逼利诱,他现在除了跟沈琛一条心走到底,已经别无他路。

    而要他为了掩护刘必平现在就把许家弄得支离破碎,这怎么可能?!

    同样在福建这么多年,他们许家也花了多少代人的心血才算站稳了脚跟?!他的叔父当年为了打破陈家在海上的垄断,不惜赔上性命,也要强行出海,去各地经商。

    他还尚未正式接管家业,又怎么能在现在便一败涂地?!

    这个选择题其实异常好做,他不过片刻就已经做出了决定。

    “大人尽管放心!”他吞了口口水看着沈琛,目光深沉的道:“小人知道该怎么做。”

    外头雪松正好敲门,沈琛看了他一眼便开口让雪松进来,问雪松:“怎么样了?”

    雪松弯了弯腰,并没有去看许大善人,径直跟沈琛回话:“回您的话,已经都弄清楚了,那个撞死的船工的妻子他们去了码头想要去泉州,被我们拦了下来,还在里头搜出了许多金银珠宝,不是他们该有的。审问过后,他们承认这些东西都是许员外家里给的。”

    沈琛嗯了一声,偏头看着许大善人:“现在事情板上钉钉了,我就看许大善人您的诚意到底有多足了。”

    许大善人挺了挺胸膛,神色凝重的握紧拳头立起来:“大人放心!”

    沈琛便朝雪松使了个眼色。

    雪松立即领着许大善人往后头去了。

    等人走了,卫安才从屏风后头出来,坐在沈琛旁边的椅子上冷静的看着他:“你是要开始动刘必平了?”

    沈琛给卫安倒了杯茶,往她面前推了推,不答反问:“你认为呢?”

    是在问她的意见。

    卫安停了片刻没有说话。

    她知道为什么沈琛忽然这么急,已经等不及再跟虚已委蛇一阵子-----朝廷的局势变了,六皇子的万千宠爱在一身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会加剧冲突。

    一旦朝廷出事,福建这边的局势就会显得更为紧要。

    到时候刘必平很可能会借着福建的事来要挟朝廷,成为阻碍临江王登位的一个大石头-----他跟临江王府有死仇在先,他不会信任临江王府会放过他,同样临江王府也不会觉得他是真心归顺。

    这样的两方,矛盾是不可调节的。

    只能速战速决,快刀斩乱麻。

    过了一会儿,她才深吸了一口气:“我会让谭喜那边加快进程。”

    她看着沈琛,片刻后才说:“你这边就算是动了刘必平手底下的人,也不能拿他自己怎么样,他是一地总督,多的是人前赴后继的涌上来替他担罪名。何况现在四大家除了许家,其他三家刘家是绝对站在刘必平那边的,其他两家......也是墙头草,不可能会彻底倒向谁。你这边只能跟刘必平慢慢耗,让谭喜那边加快速度,浙江那边现在打仗正是厉害的时候,群山虽然未曾参战,可是看浙江总督的劲头,是非得把这些海寇一网打尽不可,他不会坐以待毙的,他要参与进来是迟早的事。只要他伸手......只要他敢伸这个手,那他便完了。”

    而他完了不要紧,要紧的是现在还在他手底下正往上爬的罗源。

    罗源本就是朝廷钦犯,一旦被查明身份,这个人就必定会被押上京城严审。

    到时候再带出刘必平来。

    刘必平就怎么都不可能置身事外了。

    卫安平常算得上是一个很冷淡的人,并不是说她人不好,可是她对除了她在意的那一小波人之外,对旁的人,好像总是缺乏足够的热心。

    她不会为了路边的一只小猫小狗而驻足,缺少一个女孩子最基本和最常见的天真和好奇。

    可是沈琛从没有觉得她这样不好。

    喜欢一个人,便会包容她的一切。

    就算是在别人看来是缺点的地方,在喜欢她的人眼里,这缺点也是美好的。

    可现在卫安对着他,却已经少了惯常的冷静和置身事外。

    沈琛忽然间不知道为什么,便觉得满心欢喜。

    这开心比能立即便将刘必平这个绊脚石搬开还要深刻一些,他忍不住莞尔:“你想怎么做,便怎么做。”

    卫安正说着正事,忽而觉得沈琛的语气不对,便抬头看了他一眼,这一眼便忍不住有些尴尬脸红了-----沈琛的眼睛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她,脸上还含着浅淡笑意。

    她知道这眼神是人看心仪之人的眼神,便不自觉的垂了头咳嗽了一声。

    等垂了头,她又有些后悔。

    这人真是......自从把话说开了以后,便越来越不正经。

    从前分明就是一个君子,从来都不敢这样打量女孩子,可是现在却不同,找到机会便似乎要盯着她看个不住。

    真是风流纨绔.....

    怪不得京城的那些女孩子们虽然都说沈琛纨绔,可是却又都莫名的把他奉为座上宾,觉得被他多看一眼都与有荣焉。

    这样好看的,看人的时候又偏偏情真意切,眼睛像是会说话的男子,果然是祸害。

    她偏开了有些发热的脸,咳嗽了一声才又道:“怎么是我想做什么便做什么?你也该写信去提醒提醒浙江总督,还有......到时候一旦定了刘必平的罪,立即便能将刘必平给擒住,省的事情节外生枝。”

    沈琛知道她是又有些恼了,心里暗叹。

    他其实自己也不算是一个多健谈的人,可是偏偏喜欢上的这个小姑娘也是个不爱说话的,且动不动便脸红.....

    弄得他纵然是想要说些好听话和甜蜜的情话都好像显得过于轻佻了。

    这可真是.......

    要知道,他之前看旁的纨绔公子对未婚妻们,虽然因为未婚妻们出身名门而会有所收敛,可是也不是他这样畏首畏尾的啊!

    只是现在卫安到底还不是他名正言顺的未婚妻,还得经过郑王呢,他咳嗽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