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章·灭口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胡先生明明能察觉出他的愤怒,可是却偏偏好像不拿他的愤怒当回事,笑了笑,自如的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之后又紧跟着替他也倒上了一杯,轻声问:“怎么了?这一趟去驿馆拜会钦差的行程不大顺利吗?”

    他在许员外面前的架子向来是端的很足的。

    因为他吃准了许员外身份的特殊性,也知道许员外是个可以拿捏的人。

    许员外的脸色阴晴不定,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可是他没有胡先生坐得住,坐的久了,直到胡先生都已经开始拿筷子夹菜了,他才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先生竟也能吃得下!难道先生以为这次的事情若是败露,查到了我头上,您自己能独善其身吗?!”

    这么久了,许员外的一口气憋在心里,到现在才有吐露的机会:“先生之前是怎么跟我说的?您说市舶司的事钦差根本没有打算分给四家人的意思,而且钦差大人还准备禁止私船参与贸易!可是现在钦差大人分明不是这么想的!”

    他吸了一口气,见胡先生还是面无表情,才忍不住说了重话:“先生之前说的那些话,每一句都是在调唆我去对付钦差,可是现在事情败了,先生不害怕吗?!”

    胡先生慢慢的放下了筷子,歪着头看了胡先生一眼,而后才平淡的靠在了椅背上,轻飘飘的问:“许员外难道不知道做任何事都可能付出代价的道理吗?”

    他冷冷的瞟了许员外一眼,轻哼了一声:“现在还没有到要死要活的地步,您便这么沉不住气了。怪不得这件事会做不成,也怪不得许大善人能当街呵斥您了。”

    许员外方才是被沈琛的那些看似挑拨又看似无理的话给弄得懵了,一时失去了分寸,现在被胡先生这么一说,又回过神来。

    他怔怔的扶着膝盖坐了下来,喃喃的道:“可是现在,平西侯手里已经掌握了许多东西了。”

    他看着胡先生,目光有些发直:“我不能直接动手,所以利用陈二老爷爱占便宜的心理,安插了一些船工上船.....这件事,迟早会查到我身上的。”

    这些事胡先生早就知道了,他不紧不慢的拿起旁边的帕子擦了擦嘴,叹了一声气:“你办事也太不小心了。”

    其实也无所谓小心不小心。

    因为他们本来是准备给沈琛一个下马威的。

    因此原本就没打算做的多收敛。

    是沈琛那个狡猾多变的狐狸,在船上就抛出了市舶司这个诱饵,引得其他几家心动,也引得其他几家私下博弈。

    然后才抓住了这么多线索。

    只是现在既然事情已经暴露了,那该付出代价的,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许员外红着眼睛看着胡先生:“现在沈琛已经找到陈二老爷了,他根本一开始就什么都知道了。找陈二老爷,不过是想顺藤摸瓜找到我!先生......”

    胡先生嗯了一声,见许员外很是慌张,便道:“放轻松些,这件事,沈琛是不会罢休的,他必定要让人给个交代的。”

    胡先生冷冷的说:“一来,他一来就碰上这样的事,要是不查出个清楚,他无法立足立威。二来,也是杀一儆百的意思。”

    胡先生心里就更慌了:“那岂不是要拿我来祭旗?!”

    “员外怎么这样不把自己当回事?”胡先生讶异的看了他一眼:“这跟您有什么关系?底下的人那么多,您每个都管的过来吗?”

    他看着似乎有些明白的许员外,轻声提醒:“要是这件事真的只是个意外,并且造出这个意外的人已经死了呢?这件事还怎么追究下去?”

    他擦了擦嘴,看着许员外重新似乎活过来了,便轻轻笑了笑:“这世上哪里有解决不了的事呢?都要想办法的嘛。等到他如愿立威了,自然不会一直紧追着不放,他也是聪明人。到时候,您再跟贵兄商量商量,好好跟钦差赔礼道歉,事情不是便了结了?何必想的这样悲观?!”

    许员外吞了一口口水,没料到胡先生竟真的给自己出了主意,急忙应是,也顾不得什么,便想出去吩咐人办事。

    胡先生又出声叫住了他:“员外,有句丑话还是要先说在前头,这件事,不管最后怎么样,我给您出了主意,若是了结不了,您也不要怪我。我的能力便只是这些了,要是您真的还要拖人下水......恐怕牵扯太大,您说是不是?”

    他的意思是,他已经给许员外出了脱身的主意了,要是沈琛还是一定要穷追猛打,不肯收手,到时候许员外真的被查出来,也不能再供出胡先生和任何人,否则的话,许员外自己的家人也要遭殃。

    这是威胁。

    许员外听明白了,他脚步踉跄了一下,才声若蚊蝇的应了一声是,跟胡先生道别以后,马不停蹄的先跑去找了底下的人,把当天吩咐掉头的船工给叫到了自己的别院。

    当天下午,沈琛那边的案子还没审出来,这个船工便已经到驿馆门前一头碰死了。

    说是当时不知道是怎么,脑子蒙了,被鬼神蒙住了眼,就鬼使神差的说了要掉头的话,引得这么多船出了事,还惊了钦差的架,现在事情快要查到他身上了,他生怕会累及妻儿,所以畏罪自杀。

    这话用来骗三岁小孩都没人信,可是事情查到这里,就真的查不下去了。

    因为这个船工是第一艘船上的那个船工,是他头一个传的话,说是让祭祀的船掉头,他一死,案子就难再继续审下去了。

    而且有他站出来承认罪责,妈祖庙的庙祝等人便也立即便顺势说自己也不知道到底事情是怎么回事,他们一向举办这件事的时候都是好好的,从来没出过这样的事,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船工会做这样的事。

    把关系撇的干干净净。

    险些就忍不住尿了裤子把所有的事情和盘托出的陈二老爷听见消息,也立即就不尿了,将即将到口的许员外的名字吞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