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九十五·祸首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而怎么对付刘必平?自然也是有法子的,再怎么难对付的人都有弱点,关键只在于你能不能抓得住。

    而沈琛跟卫安,显然是耐心跟注意力观察力都不缺的那类人,对付,刘必平不管需要多久的时间,他们都能等得住。

    不仅等得住,有时候也会需要主动出击。

    沈琛挑了挑眉,见卫安似乎在思考什么,便静静的等了一会儿才轻声问她:“你是不是觉得罗源这颗棋子可以用得上了?”

    他已经得到消息,知道罗源的妻子已经死了。

    罗源对这个妻子感情深厚且情深意重......

    卫安嗯了一声,见沈琛似乎也跟自己想到了一起,便并不再说什么,干脆利落的说:“现在这个时候,罗源肯定对刘必平已经恨之入骨。我已经安排谭喜透露消息给他了,他知道了消息,必定怒不可遏,心里对刘必平的怨恨会更上一层。他已经主动找门路跑了-----罗源追的紧,他手底下的那些人恨不得立即就捉到罗源杀之而后快,罗源自己知道危险逼近,已经如同困兽,他没什么路好选了。只等那边的人朝他张开网,他自己就会游过去的。”

    沈琛哼了一声,对罗源有些不屑。

    好歹是隆庆帝的奶弟,隆庆帝对他也实在算的上不薄,比起隆庆帝的那些备受忌惮的亲兄弟来说,他的日子不知道多好过。

    可他却偏偏不珍惜自己的大好前程,也不替自己的家族着想,为了一个女人,就做出背叛隆庆帝,首鼠两端的事来。

    眼大心空,终于把自己当年攒下的那点本钱都已经耗光了,落到今时今日的境地,也是他的报应。

    顿了顿,他才又轻描淡写的冷笑了一声:“他这个人就是缺少远见,你说的是。现在他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只要谁对他招招手,跟他说能逃过这次大难,再帮他报仇,他是一定会上钩的。”

    卫安嗯了一声,喝了口水润了润唇,端着杯子没有放手,见沈琛明白,便直截了当的说了自己的意思:“虽然已经做到了这些,可是现在不是最好的时候-----我们在福建初来乍到,刘家却是这里的庞然大物。还是要再等一等,一方面先建好市舶司,看看能不能撼动刘家在四大家族里头的地位,二来罗源那里,我们可以再推他一把。”

    沈琛见卫安朝自己看过来,坐直了身体,含笑跟她对视了一眼,才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现在他妻子死了,最受他重视的莫过于他的孩子们了。你的意思是,在这里动动手脚?”

    卫安就毫不犹豫的点头:“是这样,罗源对他妻子情深意重,对他妻子所出的孩子们也是爱屋及乌,骨血之情,他是绝不会放弃孩子的。可是刘必平肯定也对这几个孩子有意思,他就算不想从他们身上得到什么,肯定也是想借着这些孩子能对刘必平造成一些压力,好让罗源不要轻举妄动。必要的时候,还可能拿孩子来要挟,让罗源束手就擒。我们就在这里动动手脚,让赵期他们帮帮忙,吓唬吓唬那些孩子们,再把那些孩子们的求救信送到罗源那里。”

    沈琛深深的看了卫安一眼:“然后呢?你打算让罗源怎么样?”

    “当然是让罗源成为一枚对付刘必平的最好的棋子。我要他站出来指证刘必平勾结倭寇,贩卖军火。这件事一旦被牵扯出来,刘必平哪怕没事也会惹得一身腥,何况他身上那么多的麻烦,根本甩不掉。这样一来,刘必平倒了,刘家自然兴不出什么风浪来了。”

    正说着,外头蓝禾就敲响了门跟他们说:“侯爷,姑娘,谭喜来了。”

    他们来了福建,谭喜他们肯定是会来请安的,卫安早已经料到谭喜不会耽搁,闻言跟沈琛对视了一眼:“让他进来。”

    谭喜很快便进来了,先跟沈琛和卫安问了安,便急忙问:“今天的事我们都知道了,姑娘您和老太太没受伤吧?”

    卫安摇了摇头。

    谭喜便放了心:“没事便好,当时情况太乱了,又有人有意无意的挑拨关系,我们也不好有动作,生怕会惹人怀疑-------福建就是刘必平的地盘,他的眼线遍布各处,我们不敢轻举妄动。”

    沈琛摆了摆手:“你们不动手才是对的,今天的事本来就是针对我们来的,你说的是,底下挑拨百姓们对付我们的人就有不少,一旦你们动手,肯定会被发现,到时候就更麻烦了。”

    谭喜点了点头。

    卫安便问:“罗源那边的事,进展的还顺利吗?”

    这件事一直是谭喜亲自跟进的,不管什么时候他都跟着罗源,尽量保持距离不被他发现,这么久了小心翼翼的跟着,一直还算顺利,他便笑了笑:“姑娘放心,您交代的事情我们不敢不尽心,一直都跟着他的,这几天已经给他和那边牵上线了,对方知道他是锦衣卫出身的,大喜过望,听说海贼的头儿的干儿子还想亲自出来招揽他。”

    干海贼也是个技术活儿,要是身手好头脑又敏捷,在朝廷还有点人脉的,那简直是抢手货,不管去哪儿都是有人要的。

    卫安的手指在桌上敲了敲,想了一会儿才道:“不要让他去毛晓峰那里了,改一改,你想法子,看看能不能联系上群山那一伙人。”

    之前说好的不是这样的,谭喜有些惊讶,啊了一声:“怎么了姑娘?是不是我们这里出了什么岔子?”

    “没有。”卫安摇摇头:“我知道你们做事向来小心,这回我们的计划也是一步一步来的,罗源来了福建的事,道上的人收到的消息有你们放的,也有官府放的,真真假假根本分不清楚消息的来源。不管是海贼那边还是官府这边,都没人起疑。我之所以改主意,是因为事情有些变化。”

    谭喜还是不大明白卫安这话是什么意思,可是他知道卫安肯定是会说清楚的,就静静的站着等卫安继续往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