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九十一·挑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刘必平已经很是烦躁,可是当总督这么多年来,习惯使然,他仍旧还是强忍着,面上仍旧是一片平静:“凡事没有绝对,沈琛此人虽然年少,可是心机手段却深不可测,不可小觑。不管你是怎么安排的,这件事,一点都不能牵扯到本官头上!”

    否则的话,这罪名往大了说就是谋害钦差。

    他虽然是福建的土霸王,可是现在却不是一直当土霸王的时候了。

    浙江如今陈兵那么多,隔壁又有江西战况不断,若是他行差踏错惹怒朝廷,很可能最后就会被两面夹击。

    到时候才是真的得不偿失。

    他只是想要沈琛的性命来搬掉讨好朝廷的踏脚石,不是想真的玉石俱焚。

    胡先生知道他是动怒了,将头压得低低的,低着声音道:“您千万放心,属下心里都有数的,绝不会牵连到您身上。”

    刘必平冷冷的望了他一眼,便甩了袖子回后院去了。

    刘夫人正着急找他,一见了他进门便焦急的迎上来,带着些哽咽和哭腔的跟他说:“老爷!出事了!”

    刘必平被出事这两个字弄得眼皮便是狠狠一跳,语气自然而然便不大好,不耐烦的卷了袖子,吸了一口气问她:“慌慌张张的,什么事不好了?!”

    刘夫人的眼泪一下子便出来了,扶住刘必平的胳膊在旁边坐下来:“我妹妹.....她没了.......”

    刘必平便愣了愣,

    这么快。

    总共现在也没一个月的时间,怎么人就死了?

    就算是按照程序一板一眼的来走,也不可能这么快才是,他皱了皱眉头:“这怎么可能?这么短的时间,押送她回京城也就差不多了,哪里来得及审,又怎么这么快便会定罪杀人呢?”

    刘夫人抹着眼泪哭的声音都哑了:“没有坚持到京城,进了通州便坚持不住......原本她身体便不好的,那些人哪里有人性啊,又没人给她打点......”

    刘夫人是真的难过,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整个人都好像快要坚持不下去,靠着刘必平的胳膊呜呜咽咽的哭个不住。

    刘必平怔了一下,很快却又反应过来。

    小姨子死了。

    这也就意味着,他不必再费劲去让小姨子闭嘴-----小姨子跟罗源的感情向来极好,好的简直如同一个人,罗源有什么事向来是不会瞒着她的。

    她手里肯定捏着些东西。

    为了这个,他一直都在想办法联系朝中的人,看看能不能在审之前就把她给了结算了,可是没想到连老天也站在他这一边,他还什么都没做,可是事情就已经解决了。

    因为这个,他之前还被沈琛撩起来了的怒火就所剩无几了,拍拍刘夫人的肩膀,轻飘飘的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这也是没法子的事。你若是真的实在过意不去,便想法子把孩子们接来罢,这话我之前也已经告诉你一遍了。”

    刘夫人哽咽着点头:“我也是这个打算,妹妹她最放心不下的莫过于几个孩子,孩子们都可怜,没了爹又没了娘

    他们造了这么大的孽,害死了人家爹娘,要是再连孩子都不照顾,简直就不配做人了。

    刘必平嗯了一声便站起来:“事情你拿主意便是,派几个妥当的人过去接孩子,既然是你要接,就要同岳母那边说清楚,省的老人家担心。”

    鲁家还是团结的,出事了之后,罗源的孩子就被送去鲁家寄养了。

    刘必平原本也没想接这些烫手山芋,毕竟这些孩子接回来也是麻烦事,不过现在罗源还是没又抓到,孩子们抓在手里也是好的-----至少让罗源多些忌惮,关键时候也能引罗源上钩,好一网打尽。

    刘夫人急忙应是,还觉得他大方,垂泪了一会儿就收了眼泪,问他:“您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不是说要接待钦差吗?”

    以往接待朝廷来的钦差们,基本上没到半夜三更是回不来的,何曾回来的这么早过,连晚饭都能赶得上了。

    提起这事,刘必平的目光里就更多了几分阴沉。

    沈琛终究是个麻烦。

    他不大耐烦的敷衍了几句,便径直往外走,见榕城知府等几个官员还是在花厅里等着,面色稍霁,便朝他们点头:“最近要多辛苦一些了,钦差大人来可不是小事,别有什么把柄被人家给抓住,否则到时候可不是简单就能了事的。”

    众人都纷纷应是。

    刘必平便又问榕城知府:“钦差那边怎么样了?”

    “住进了驿馆。”榕城知府自然早就派了眼线盯着,听见问话便飞快的道:“还让身边的护卫去找了些人。”

    刘必平便把目光落在他身上,饶有深意的挑了眉:“找人?找什么人?”

    一来就碰见百姓反抗的大事,沈琛又说了要审出个子丑寅卯还百姓一个公道,那很可能就是在办关于这件案子的事,虽然胡先生已经再三的保证了这件事不会牵连到他身上,可是他还是想问一问。

    榕城知府见他问,便也自然的接了口答话:“找的就是几个落了水的百姓,还有组织祭祀的妈祖庙的庙祝......”

    “他倒真的说到做到。”刘必平扯了扯嘴角,不阴不阳的道:“这还没站稳脚跟呢,就开始跟我们夺权了。”

    榕城知府也冷笑了一声:“真是把自己当成多大的人物了,我便要上奏参他一本扰乱地方法纪,看他如何!”

    众人也都纷纷附和。

    刘必平倒是摇了摇头:“这有什么?人家不是说了吗,圣上让他来,原本就还给了他监察之职,这件案子又关乎他自己,他当然是要查了。他既然喜欢查,那就让他查嘛。”

    榕城知府不解的看着刘必平,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

    在他看来,这件事肯定是跟刘必平脱不了关系的。

    现在让沈琛查,岂不是就是放任沈琛找刘必平自己的麻烦?

    部堂大人不应该竭尽全力的去阻挠吗?他不大明白,怎么还说起要沈琛随便查的话来?难道是被沈琛气的分不清楚东南西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