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八十二·为难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话说到这里,刘夫人不放心也只能放心了,都这样了还能有什么法子,她低低的应了,又跟刘必平商量救妹妹的事:“我知道您现在不好插手,我也不指望您能把她救出来,只是.....能不能尽量给她留一条性命......”

    刘必平提起这件事便烦躁,笑了一声自嘲道:“我若是有这个本事,那罗源还跑什么?现在朝廷风向变了,自从易家跟彭家出事,我便倒了霉了,夏松一下台,那些官员就更是换的干干净净,跟我有关系的都倒了,那些跟我没关系的,正在家里烧高香,这个时候,我还能把手伸进朝廷里去?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要是有这个本事,就不必为了一个沈琛提心吊胆了!”

    不能做的事就不能答应承诺,尤其是对家里亲近的人,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就会成为一个埋伏下来的隐患。

    他知道自家夫人对妹妹的感情,因此干脆就把丑话说在前头。

    刘夫人果然被他的话说的愣住了,半响都没回神。

    他见状便轻声道:“我现在为了应付朝廷便已经筋疲力尽,其余的事,的确是没法子了,你体谅体谅我。”

    话都已经说到这里了,刘夫人也没什么能再说的,只好点了点头。

    刘必平便又道:“虽然救她是不能了,可是.....孩子总是无辜的,到时候我想法子,把孩子们接来,你到时候将她们视如己出,也算是对得住她们了。”

    刘夫人还是闷闷不乐,却也只好轻声答应。

    刘必平便站了起来去看儿子,看完了儿子才又去外头书房议事。

    几个幕僚都已经在书房等着了,见了他纷纷站起来行礼,他挥手免了,便问:“迎接钦差的准备,做的如何了?”

    其中一个姓胡的幕僚便道:“都已经差不多了,市舶司久未开设,这次忽然又要重开,已经有许多大商户跃跃欲试。”

    刘必平便将目光放在他身上,似乎困惑:“怎么跃跃欲试?”

    胡先生见他注视自己,便知道他是有兴趣了,急忙便把这些时日研究的成果都说了出来:“回部堂的话,那些大商人都以为开了海便有利可图,通通都对钦差大人翘首以盼......”

    事实上开了海也的确是多的是利益可图。

    开了海禁便要有船,有了船还得要有劳力,这样一来,那些手里有船有人有钱的商人们的利益便极为可观了。

    怪不得他们会对沈琛的到来津津乐道。

    刘必平似笑非笑:“那你有什么法子?”

    既然能想得到,就肯定是有了应对的法子所以才会来跟他说了。

    胡先生果然便紧跟着道:“那些大商人都是咱们闽南的世家,关系盘根错节,闽南宗族势力又极为鼎盛.......”

    当初初来乍到的时候,连刘必平也吃过宗族势力的亏,因为不知道行情而得罪了一个世家,因此寸步难行,被为难了许久。

    要是一旦得罪他们,那日子就难过了。

    刘必平来了兴趣,摸了摸下巴示意他:“先生接着说。”

    胡先生应了一声是,不紧不慢的把自己的分析说了:“他们现在对钦差的到来持这样的态度,无非是因为觉得钦差可以带给他们利益。可是一旦钦差不能......那他们可就不能如现在这般高兴了。毕竟开了海禁可是对他们却没好处,而且还影响他们的利益,谁都接受不了的。”

    这时另一个幕僚便也接过了话头:“使人知会知会那些大商人,让他们知道知道,钦差大人此行,是要断他们生路的。”

    胡先生知道话不能再继续说一半藏一半了,急忙点头:“沈琛若是开设市舶司,只许官船下海贸易,而私船若是要下海,要跟换盐引一般换船引,而这船引的价格......”

    如果收益小于付出,谁都不会愿意做这个生意。

    沈琛一来就得罪了这些世家,到时候就孤立无援,还不是同样要任他们宰割。

    连刘必平也忍不住牵了牵嘴角。

    这个法子是可行的。

    唯有利益相关的东西才是最好的驱动力,那些商人不用谁说,自己就会跟沈琛难堪。

    他不想跟朝廷闹翻,也不想投奔晋王-----晋王已显颓势,他不会这么蠢,这个时候还趟这趟浑水。

    可是他也知道朝廷不会轻易放过他,尤其是沈琛已经跟他结下了血海深仇。

    因此只能想法子,让沈琛这差事做不成,他到时候再重新跟朝廷上书表忠心,自己将这市舶司做起来,朝廷看在这个面子上,也就不好追究太多。

    现在只能不惜一切力量来对付沈琛了。

    他点了点头,看了胡先生一眼:“既然如此,这件事就让你们去办。钦差大人的船不日就要到了,你们要日日守在码头,不能有误,怠慢了钦差大人,可就不好了。”

    胡先生急忙应是。

    正商量着,外头便有书吏来敲门,说是浙江的程大人求见。

    刘必平想了想,便道:“请程大人花厅里等候,我随即便来。”

    他看了胡先生他们一眼,拨弄了片刻茶盖,才道:“老程是代替浙江来跟我借粮的,以你们看,这粮食,该借,还是不该借?”

    这几天他都虚虚的应付程大人,他自己心里其实也没下定决心,不知道这粮食到底是该借还是不该借。

    胡先生跟另一个幕僚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点头:“这个时候,大人自然是借。”

    胡先生说了这一句,便道:“军费迟早能筹措出来,浙江却是紧要的,大人从前是想着大不了投靠晋王,可是如今既然已经改了想法,便不能再跟从前那样作壁上观。总得先让朝廷看见您的意思。”

    刘必平自己也知道这个道理,可是他心里也实在是没底-----他做的事实在是太多,贪的东西也实在是太多了,朝廷未必会愿意放过他。

    这也是他为什么想破罐子破摔的缘故。

    虽然现在已经想回头是岸,可是也要看这岸,还能不能上去。

    他还是要先想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