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六十九·本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以为一次占了先机,就忘了自己有几斤几两。

    他在沈琛的腿到了眼前的时候,猛地抬腿,跟沈琛的腿在半空中撞到了一起。

    原本以为,沈琛这样的细嫩骨头,恐怕这一脚下去,是立即就要作废了,可是没料到,反倒是他自己,腿部竟一阵钻心一样的疼痛。

    刚刚跟沈琛半空相撞的那一脚,仿佛像是踢到了铁板,痛的他整个人一时都有些懵了-----这怎么可能?!

    他练了这么多年的功夫,就算是去了扬州以后,哪怕娶了心爱的妻子,也没有一刻放松过,沈琛这个纨绔,怎么可能打的过他的?!

    没等到他再想清楚,沈琛下一步的攻势已经到了,毫不犹豫的伸手直擒他的肩部,整个人顺势再往前一翻,扛住他将他往前一摔。

    他身后的雪松等人也见缝插针,几乎是立即跟上,将他围的水泄不通。

    到了此刻,罗源也不肯束手就擒,他反应是极快的,刚才会落在下风也不过是因为震惊于沈琛的功夫和机变,他没有退路。

    而没有退路的人,向来是不吝于自己的性命的。

    雪松等人一时都近不了他的身,这么多人,也只能堪堪跟他打个平手。

    罗源在这之前为了找沈琛,已经把东昌府境内都摸熟了,这牌楼底下也来过无数次,边打边退,算计好了时间,等着快招架不住了,就猛地闪身进了一条巷子。

    这巷子纷杂,路又四通八达,处处的院子都长得差不多,当初沈琛跑了难找,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现在罗源这样一跑,雪松就忍不住有些着急:“侯爷,不能让他跑了!这人心狠手辣,留着后患无穷!”

    沈琛却摆了摆手,冷冷的双手负在身后深深的往他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才噙着冷笑叮嘱雪松:“让人装个样子搜一遍,让他走!”

    让他走?!

    雪松不明白,忍不住低声喊了一声:“侯爷!他可差点要了您的性命!”

    这一路下去,谁知道放虎归山以后还会引来什么样的麻烦?

    沈琛便看了他一眼。

    雪松向来是不会违逆沈琛的意思的,因此尽管不解,还是应了一句是。

    相比他们这边的不顺利,另一头对付其余的锦衣卫的人就顺利的多了,毕竟人多占了优势,又有羽林卫他们帮忙,很快就解决了不说,还抓了个活口-----那个之前一直扮作狱卒的锦衣卫头儿,就被抓了。

    秦东松了口气,攥的有些发白的手指也终于从窗台上松开了,露出一抹如释重负的笑容,急忙奔下了楼,对沈琛道:“若不是亲眼所见,实在不敢相信原来竟真的出了内贼,这内贼竟还就是护送你的锦衣卫指挥使。”

    他拍了拍沈琛的肩膀,叹了口气:“真是难为你了。”

    他跟沈琛是熟悉的,因此说完了这一句就忍不住又调侃道:“辛苦咱们这位出了名的风流侯爷躲躲藏藏的过日子了,啧啧啧,要不是我来了,你恐怕还得遭不少的罪......”

    沈琛却不理会他的调侃,一本正经的板着脸:“说起这个,我还记得汉帛去给你送信的时候,你似乎跟汉帛说,已经走的够快了,腿都磨烂了?”

    当时汉帛的确说是奉了沈琛跟卫安的命令,去找他的。

    秦东有些委屈:“我真的已经走的够快了啊平西侯!从京城到这里,你用了十来天,我用了多久?我用了十天不到!我又不是神仙!我是个文官!”

    何况就算是武官呢!那也跑不了那么快啊!他后来都不坐轿子了,连马都累死了一匹!

    沈琛瞪了他一眼。

    他就只好不说话了,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叹了一声气:“我这不是赶上了嘛?您平西侯的交代,我什么时候敢怠慢。”

    沈琛不理会他了,自顾自的往前走。

    雪松也跟着他朝前走,还不忘记把秦东往旁边推了推。

    秦东就只好跟着追:“等会儿!你赶着去干什么?这里一堆事儿没完呢......”

    不是开玩笑。

    谋害钦差,勾结倭寇,桩桩件件这可都是大罪。

    又牵扯了东昌府这么多官员,一个按察使一个知府,这都是摆在明面上的,哪一个都别想逃,还抓了个现形。

    沈琛要是跑了撂挑子,他对付这些人都够呛。

    他跟着跑了几步,才恍然大悟沈琛是要做什么去,站定了脚问他:“你找寿宁郡主去啊?你放心,郡主好好的!”

    可不是好好的么。

    当时他可是派出了亲卫去帮忙的,这些亲卫都是金吾卫调出来的好手,而且他严重怀疑沈琛是在假公济私-----因为寿宁郡主身边围着的一个个都是高手,听他们说,比金吾卫他们也不差什么了。

    再说人都好好的回来了,黄文杰那边顺顺利利的就钻进了他们的圈套,寿宁郡主那么聪明,又有人保护,根本就没事,沈琛这么急急忙忙的过去干什么?

    他跟的紧,他身后的那些亲卫也就亦步亦趋的跟着,一帮人蜂拥着跟着沈琛。

    沈琛终于忍无可忍的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卷起手咳嗽了一声:“你可是内阁派来专管此事的,现在抓到了现形,又有人证物证,你不去跟巡抚大人商量审案,找我做什么?若是之后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我自然会来的,你急什么?”

    这个人.....

    就是不能跟他好好说话。

    秦东自认倒霉,知道自己是不要想拉住沈琛的脚步了,只好叹了一声气:“这不是有些事,想提前跟你商量吗?既然你这么急着赶着去看郡主,那你便去吧,这里我先收拾了,说是一千人,可是我们只给了何亮五百,这五百人,我让他们彻夜不睡,分散下去找罗源的下落。其他的事,明天一早再说。”

    沈琛点了点头,意思是这安排他觉得过的去,又看了他一眼,提醒他:“何亮跟黄文杰可是关键,不能让他们有什么闪失,你这个钦差可得小心些,否则出了事,可不是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