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六十二·本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米知道不能操之过急,问完了这一句就又急忙道:“我是真的替咱们堂尊考虑!他爱民如子,咱们都希望他能继续给咱们留下来,为民请命!老太太,您可得想清楚了,这些人昨天来的,都说了什么?”

    他对能套彭老太太的话是很有自信的。

    这不过就是个老婆子,没什么见识,养儿子也不过就是那一套老掉牙的为民请命啊,公正为民啊,清廉忠心啊。

    儿子是什么样,这老婆子就是什么样。

    还有一点,儿子不清楚官场上做官的规矩,这老婆子就更不知道了,就是个没见识的乡下土包子。

    什么都不知道,很轻易就能骗到。

    他紧紧地盯着彭老太太的眼睛,一副极为认真和紧张的模样。

    彭老太太想了想,便慢吞吞的道:“倒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阿娘!”

    正说着,彭夫人奔出来了,急匆匆的道:“阿娘,灶上没柴了......”

    正说到要紧的时候,乡下人就是乡下人!

    老米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声娘,觉得这一家子都是事精,却还是打点起精神道:“不要紧不要紧,我帮忙劈,我速度快......”

    他立即拿起了斧头开始劈起柴来,一面还盯着彭老太太,紧跟着就又道:“我们堂尊真是个好官,如今这世道,谁还跟他一样,家里一个下人都没有,事事都自己来的呢。”

    彭老太太脸上浮现出一点微笑来:“那可不,我儿子是个清官!”

    阿岫也与有荣焉,昂着小脑袋笑起来:“爹爹是大清官!”

    老米心里对这家人的不耐烦已经到了极点。

    人人要是都守着那点俸禄过日子,那这日子就完了!

    天下谁还当官?!

    他嗯了一声,敷衍的应了以后就叹气:“只可惜,清官遭人恨啊!那些倭寇就是打量咱们堂尊清廉,故意逮着他陷害呢,堂尊要是真的受了他们的蛊惑听了他们的话,那这以后的名声可就真的坏了......”

    他知道这些老古板最重视的就是名声,名声对他们来说比性命还更加重要些。

    彭老太太果然板起脸来了,皱着眉头疑惑的往旁边看了像个大户人家的粗使婆子的彭夫人一眼,问她:“昨儿你丈夫见的那些人,后来在哪里落脚,你知不知道?”

    终于说到要紧地方了,老米急忙催促:“嫂子,您可得仔细想想!这可是关系堂尊他前途和性命的大事!”

    彭夫人有些结巴了,听了老米的话紧张得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认真想了想就问:“是不是......是不是昨晚很晚来的那帮人......”

    她说完了这句,双手不安的在围裙上搓了搓,才道:“当时老爷听了他们的话就大发雷霆,披了件衣服就说要去找知府大人,知府大人不听就要上去找巡抚大人,巡抚大人要是还不听,他就要去找都察院......”

    老米很知道彭德瑞家的这两个女人,一个比一个的没见识,这番话不是她能说的出来的,肯定是听了彭德瑞说话。

    而彭德瑞无缘无故说这样的话做什么?肯定是正好跟那帮人接触了。

    老米心里克制不住的窃喜,急忙点头:“可不是,现在想想,就是他们了。”

    彭夫人便踌躇了一会儿才道:“他们人很多,有人在门外把守.....”

    守卫这么森严,肯定是沈琛无疑了。

    那帮羽林卫死了一半,还有几个是跟着沈琛的。

    老米眯了眯眼睛:“那嫂子,您再仔细想想,他们说完了事之后呢?”

    彭夫人有些不安:“我们老爷不许我们谈这些事的......”

    彭德瑞是个老古板,讲究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绝不许后院的女人听自己的事。

    老米恨不得骂人,好容易才忍住了,满脸堆笑的道:“堂尊可不是就是这个性子么!真是愁人,我们底下的人想跟他好好说说,他也不肯听。上头的大人们的话他也不肯听,就是这个性子才真是愁人,真要是出了什么事,到时候堂尊可怎么办哟......”

    彭夫人被他说的六神无主。

    连彭老太太也呵斥了彭夫人一声:“到底听见什么,该说就直说!你丈夫糊涂,你也跟着犯糊涂!”

    彭夫人最怕丈夫和婆婆,听了这话就一个激灵,急忙应是,回头告诉老米:“他们说了,明天晚上还会来找老爷的......”

    明天晚上?!

    老米急忙追问:“嫂子亲自听说的?消息没错吧?若是此事当真,到时候等上头的大人们来瞧瞧,若真的是好人还两说,还了堂尊清白,若真是倭寇,也好就地诛灭,给堂尊挽回一二。”

    “真的真的。”彭夫人更不安了,急的满脸通红:“我亲耳听说了的,老爷还不许我多嘴,连婆婆也不让告诉,说是明天晚上,还会来找老爷的。”

    这就够了。

    老米嗯了一声,故作高深的叹了口气,又忍不住跺了跺脚:“嫂子,堂尊这可是真要走向不归路啊.......老太太,嫂子,事到如今,要帮堂尊,也只有一条路可走了,我去想想法子,等到明天看看那些蛊惑堂尊的究竟是什么魑魅魍魉!”

    他顿了顿,见彭老太太跟彭夫人都朝自己看过来,就降低了音量:“只是这事儿不能被堂尊知道,不是我诋毁堂尊,只是堂尊性子太实诚,您二位也知道他的个性,自己认准了的事情,就绝不会听别人的了,要是被他知道坏了事,到时候堂尊可就没了性命了。”

    彭老太太一锤定音:“你放心!我绝不容许他堕了我们家名声!”

    “这便太好了!”老米激动起来:“就是如此,为了堂尊好,这回的事务必得瞒着他,他是个实诚的人,知道了肯定还觉得是我们多管闲事,万万不能叫他知道。”

    他弯下腰来特意看着瞪大了眼睛的阿岫,声音温和的叮嘱:“小公子也一定要记着,不能跟堂尊泄漏半个字,否则的话,小公子以后可就都见不着堂尊啦!”

    阿岫似懂非懂,看着他,半响才愣愣的答应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