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四十五·坚决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瑜侧妃已经彻底明白了儿子的意思。

    她忽然异想天开:“会不会......王妃那里也派了人?”

    两人都沉默了一瞬,知道这个可能性其实很大。

    临江王妃恨沈琛真是恨得牙痒痒的,也根本连避讳都不避讳临江王了。

    男人很难发现女热的不对,可是女人却往往很清楚女人细微之处的不对劲,譬如瑜侧妃就发现,最近临江王妃因为沈琛跟临江王争吵的次数就逐渐减少了。

    前些天竟然还能让江嬷嬷过来催促她替郑王想一想操办寿辰的事。

    现在想来,会不会因为沈琛都要死了,所以她才觉得大仇反正都要报了,干脆就做好人还缓和跟临江王的关系?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楚景谙笑了笑,眯了眯眼睛露出一点嘲讽:“那就更好了,这么多方势力要沈琛死,沈琛还能活吗?”

    要说恨,其实他们母子俩都不讨厌沈琛。

    相反,小时候瑜侧妃还是很喜欢沈琛的,觉得这孩子可怜,跟自己一样,都是不能选择自己命运的。

    小时候楚景谙还总是爱跟在沈琛屁股后头,沈琛会玩喜欢玩,是个孩子王,连属官们的孩子都喜欢跟着他。

    只是后来临江王妃介意,一再的说什么嫡庶之分嫡庶之分的事,楚景行又封了世子,瑜侧妃怕到时候孩子玩耍的时候没有分寸,弄伤了楚景行,便不再让楚景谙跟着他们玩了。

    沈琛毕竟是在临江王妃那里养大的,跟楚景吾两个人好的比跟亲兄弟还要好,渐渐的就自然而然跟瑜侧妃她们这一房疏远了。

    真是有些可惜了,否则的话,沈琛是个很好的助力,他们根本不会动杀了沈琛的心思的。

    当然,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楚景谙收起了这些感慨,一面站起身来:“母亲,不说这些了,我手里如今也有些人可用,我会派他们去东昌。万一......若是有万一,那就让他没有这个万一!”

    他怕瑜侧妃担心,又放低了声音温和的道:“何况,这么多势力一起朝沈琛下手,我们的人又都已经死了,不说他能不能指证我们,就说他能不能分清谁到底是谁的人都难。您别为了这件事担心了。”

    她的儿子真的越来越稳重了。

    瑜侧妃心里开心,想着儿子这么小却能这么稳重,又道:“这些事倒是不必操心,可是还有一件事,却是不论如何都要操心的。”

    楚景谙嗯了一声,有些茫然的看向自己的母亲。

    “就是你的亲事。”瑜侧妃知道儿子准备要走了,却难得的没有放他走,拍了拍身边的椅子让他坐下:“你也年纪不小了,最近王妃之所以把王府的事情丢给我处理,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跟王爷吵架,另一部分原因却是她其实开始给世子琢磨世子妃的人选了。”

    选一个合适的妻子,做什么事都会事半功倍,反之,不堪设想。

    瑜侧妃问楚景谙:“你有没有考虑过这回事?”

    楚景谙还真的被问住了,他咳嗽了一声,有些少年人的羞赧:“母妃,现在不是提这些的时候,父王现在正是建功立业的时候,我自然要帮忙冲锋陷阵的。”

    他不是一般的孩子,他知道所有的事都有代价和报偿。

    现在他的价值跟他往后的价值,不可同日而语-----他父王的志向不小,等到真的有那么一天,他也会跟着水涨船高,到那个时候,自然会有更好的供他选择,他没有必要现在就把自己的将来定下来。

    正妻这个位子,是很重要的,小妾可以常换,可是正妻不可以。

    否则的话,他以后要是后悔了,别人就会说他凉薄,薄情寡义,会对他的名声也造成很大的影响。

    既然如此,不如干脆就等一等,他反正等的起。

    瑜侧妃就知道儿子的意思了,欢快的笑了起来,带着点母亲看儿子的自豪:“你说的是,南昌城里的女孩子,都配不上你。等以后,自然会有更好的。”

    也不是。

    南昌城中现在南昌知府是蒋子宁的儿子,他的女儿便年纪相当。

    只是,要看人家看不看得上他。

    据他所知,王妃似乎对蒋知府的女儿也很看重,经常让蒋家姑娘来家里做客。

    不过楚景谙没有再提起来,现在这些事都不是要紧的,他现在最该做的呃,是把父王交代下来的事做的尽善尽美,其他的事,他不必多想,父王就会更加替他想。

    他笑了笑:“母妃以后不要说这话了,让别人听见,还以为咱们轻狂。”

    瑜侧妃知道他说的是临江王妃那边,笑了笑便点了头,等他出去了,才靠在引枕上发呆。

    楚景谙说的是,现在沈琛能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还是两说,有时间担心沈琛,不如在王府多花点心思。

    现在临江王暂时偃旗息鼓不再对着晋王穷追猛打了,他是在拖。

    他是自己自己的心思的,一旦要是把晋王彻底给打趴下了,那朝廷很快就会转过头来猜忌他,他是唯一的强藩了。

    依照隆庆帝素日的行为,他就算是不反也会真的被逼反。

    现在已经进入了僵持的时候。

    瑜侧妃知道很快那一招棋子也要用上了。

    临江王从来就不甘心屈居人下的,何况隆庆帝间接算得上害死了他妹妹长乐公主,他蛰伏隐忍了这么久,忍辱负重才到了今天。

    离他实现抱负的日子不远了,她也该更加替自己打算,替儿子铺路。

    想了想,她吩咐丫头:“去看看王爷回来了没有。”感情都是一点一点被消磨光的,临江王妃一次一次的因为小事跟临江王吵闹不休,临江王已经很烦躁了。

    她不会这个时候做什么事来让临江王厌恶,但是她可以比临江王妃更温柔,更帮得上忙。

    临江王跟隆庆帝不同,他是很注重嫡庶和规矩的,也很重视嫡妻,要把临江王妃踩下去,她要花费更多的功夫和力气在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