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四十三·应对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瑜侧妃很是慌张,偏偏这个时候,门还被敲响了,丫头在外面急忙说,临江王妃身边的江嬷嬷来了。

    瑜侧妃有些不大耐烦,可是却还是强撑着笑脸,请了江嬷嬷进来。

    王妃最近身子不适,王府的许多事都要瑜侧妃来帮忙,她虽然帮了忙,可是却并没得什么好处,王妃总是防着她跟防贼差不多,总是要让江嬷嬷过来查岗。

    果然,江嬷嬷进来瞧见楚景谙在,也半点都没有惊讶,自若的给楚景谙请了安,便笑着说道:“王妃说,过几天就是郑王的寿辰,他如今在咱们这里,咱们就该尽地主之谊,还请侧妃看着办理。”

    瑜侧妃在心里皱了皱眉头。

    郑王的寿辰,临江王妃是不愿意沾手的,她觉得卫安害死了他的儿子,自然而然的也就恨上了一直纵容卫安的郑王。

    可是这件事又不得不办,否则会让临江王更加恼怒,所以王妃就把事情推给她了,想要让她出头,然后自己占好处,在王爷面前全了面子。

    她很快就答应下来,跟江嬷嬷寒暄了一阵,才问:“不知道王妃还有没有别的吩咐?”

    江嬷嬷自然说没有,又笑着看着瑜侧妃,感叹道:“王妃说,她身子不好,真是辛苦侧妃了。”

    临江王妃的确是大病了异常,可是这病早就好了,大夫都说她要时常出来走动,自己想得开,病才能好。

    可见是心病而已。

    可是现在她说自己病重,瑜侧妃也只好跟着笑:“王妃病了,协助理事,这也是我们当做的,不敢谈什么辛苦。”

    江嬷嬷笑笑,回去便跟临江王妃说:“瑜侧妃一口答应下来了,并没有推脱。”

    临江王妃淡淡的嗯了一声,眼圈底下一层厚厚的用粉也遮不住的乌青格外的显眼,自己拿着热帕子敷上去了,舒服的叹了一声,才冷笑:“既然喜欢讨好他们,就让她去,反正事情是她做的,可是这主意却是我的,他也不能说我不贤良。”

    这个他自然指的就是临江王了,江嬷嬷叹了一声气,凑上前替她将热帕子拿下来,又重新在热水里浸泡过,重新替她敷上,轻声道:“您也不能总这么跟王爷拧着来,您不想想别人,也想一想世子,现如今,那边可虎视眈眈呢。”

    临江王妃一直还算是镇定的情绪忽然就崩塌了,她猛地直起身来,啪嗒一声将湿帕子扔的老远,通红着眼睛冷笑:“他用的上我?他有他那个当平西侯的哥哥就成了,他眼里还有我这个母亲?!”

    母子之间也已经生了嫌隙了。

    手心手背都是肉,从前临江王妃都是一样看待的,只希望他们兄弟俩可以守望相助,可是没想到,最后楚景行却死了。

    还是楚景吾跟沈琛的主意。

    这让临江王妃心里无法释怀。

    在她眼里,是沈琛挑拨了这两兄弟不和,是沈琛调唆了楚景吾,造成了这一切。

    她恨沈琛固然恨的咬牙切齿,可是对自己的儿子也是失望透顶。

    这么狠心的对亲哥哥,她只要想到,心里就一阵阵的发冷,觉得齿冷。

    她的儿子已经变了,成了沈琛手里的傀儡,沈琛在后面怎么提线,他就在前面怎么动作。

    一点一点的,变成了如今面目全非的模样。

    江嬷嬷小心的俯身捡了帕子,叹了一声气,也不敢再去给她敷眼睛,只好道:“世子毕竟年纪还小呢,当年他跟大爷的感情原本就不好......”

    她是伺候王妃的老人儿了,知道王妃只是嘴上骂的狠。

    说到底,她只剩下楚景吾这么一个嫡亲儿子了,再怎么生气,她都不可能会放弃楚景吾的。

    果然,临江王妃抿了抿唇,没有再如之前那么激动了。

    江嬷嬷便循序渐进的劝道:“他对您还是孝顺的,从来也没忘记给您写信,劝您保重身体。他也说了,当初的决定,是实在没了法子,大爷他.....有的事情,做的的确是过分了,王爷他也不能容他......”

    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一个都已经死了。

    临江王妃心里很清楚,这些不过是让自己心里好受一点的借口罢了,她心里知道的,楚景吾就是想杀了楚景行。

    可是现在,想这些没用了。

    她总不能连另一个儿子都不要。

    静默了半响,她忽然问:“那边有消息传来吗?”

    她能主动说些别的,不再说这些让人无法接话的话题,江嬷嬷求之不得,松了口气,急忙就道:“有的,薛长史说,已经想办法了。”

    她说起这个,刚才还觉得轻松了一些的心情又蓦然沉重起来。

    说起来,真是见了鬼了,自家王爷在前头打晋王,这后头,自家王妃竟然跟晋王身边的红人有来往。

    这要是被王爷知道.....

    江嬷嬷很害怕,尽量壮着胆子说出自己的忠告:“王妃,您跟薛长史来往,要是被王爷知道了......”

    临江王妃的表情很是冷淡:“我跟他来往了吗?”

    江嬷嬷被堵得哑口无言,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临江王妃心里却不能平静。

    她真是恨沈琛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沈琛死无葬身之地才满意。

    可是他的丈夫把沈琛看的跟亲生儿子没有区别,她的小儿子也中了沈琛的迷魂汤,对他言听计从。

    她想要杀了沈琛替自己的大儿子报仇,哪里有那么简单。

    除了薛长史能帮她,还有谁能帮她?

    薛长史她是知道的,是儿子的心腹。

    当年就一直很得儿子的信任,儿子说过的,薛长史可以相信。

    薛长史说过了,一定会替楚景行报仇,沈琛这次去福建是九死一生,他说过有办法让沈琛永不超生。

    为了这句话,她才挣扎着好了起来。

    她一定会等的,等到沈琛死了,她也就能原谅小儿子了,小儿子肯定是受了沈琛的蒙蔽和蛊惑,才会对哥哥这样狠心,等到沈琛死了,她就可以瞑目,也可以说服自己,从今以后不再提这件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