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四十章·脑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易二皱着眉头看着卫安,似乎是在思索她的话说的是真还是假,一时之间不能立即下定决心。

    他知道卫安的话说不通,卫安怎么可能能放过他?

    卫安知道易二的顾虑,便轻声道:“你也是替人办事,这条船是你最大吧?你应当能作主的,只要你透露给我我想知道的消息,我就可以放过你。到时候你照样可以回去复命,这件事不会有人知道......”

    她循循善诱:“这个交易很划算的,你仔细想一想,要是不说,那就是玉石俱焚,到时候你就算是回去也得不了好下场,可是你说了,就不会出事......”

    这些话都是空话虚话和套话,其实都是站不住脚的。

    可是易二显然是被卫安说的怕了。

    他见识过卫安的手段,说设计彭家跟易家,毫不犹豫的就把易家和彭家连锅端了,何况自己现在技不如人,被人引了出来,发现了真实身份。

    卫安甚至不用对他怎么样,只要借口有海寇让衙门查船,他就会被认出来是早该死了的易家的钦犯。

    到那时候,他照样是个死。

    而且他还活不到那个时候,到时候上头就会以他泄密无能为由而杀了他。

    他迟疑了一瞬,还是警戒的看向卫安,问她:“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卫安就笑了。

    “不多,我只需要知道,这回沈琛是怎么被劫走的?去了哪里?”卫安看了他一眼,抬手做了个手势让他在自己对面坐下,神情冷静:“顺便我还想问一问,你们打算怎么处置我。”

    易二咽了一口口水,他其实知道卫安是他得罪不起的人,卫安这个人,不用看就知道她难对付。

    不仅难对付,只要想起从前她是怎么把彭家跟易家一网打尽的,他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毛骨悚然。

    这个对手实在是太可怕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抿唇道:“有些东西我不能告诉你,否则我到时候一样是一个死字。”

    卫安笑着点头:“所以我没问令你为难的事,我已经想到了。”

    易家跟彭家有关联。

    彭家能在冯家的帮助下留下一些人苟延残喘,那易家为什么不能?

    当然,彭德妃是不会做这种事的,她在深宫,手不能伸那么长-----那个时候还有方皇后在宫里对着她虎视眈眈呢,她不会做这种留下话柄的事来给自己添堵的。

    那还能有谁呢?

    既想要她跟沈琛死,又要在这从中得力,还需要救下易家的人来为自己所用的人......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卫安嘴角牵出一个淡淡的嘲笑。

    临江王妃还蠢成这样,一心一意的要对付沈琛,却不知道,真正该引以为威胁的瑜侧妃的网都已经张开了。

    瑜侧妃不简单。

    知道沈琛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楚景吾,就干脆除之而后快。

    若是她没有猜错,最后这个黑锅还会是临江王妃来背。

    到时候瑜侧妃就可以一箭双雕。

    正想着要一箭双雕的瑜侧妃微笑着在棋盘上下了一子,而后就抬头对临江王温婉的笑:“臣妾输了。”

    临江王哈哈一笑:“大意失荆州了,你原本是能赢的。”

    瑜侧妃只是垂头微笑。

    正说着,外头便有人来请临江王,急急忙忙的,脸色不大好看。

    瑜侧妃垂下头,她向来从不多嘴过问前头的事。

    临江王便快步出去了。

    等他出去了,瑜侧妃才慵懒的让人将棋盘收起来,起身换了一身衣服以后便道:“请四爷进来。”

    下人不敢怠慢。

    楚景行死了,现任世子楚景吾在京城,三爷沈琛已经另立门户成了平西侯,现如今在临江王身边,就数楚景谙最得宠爱,又不恃宠生娇,这回在九江水灾面前,还很是吃得苦,跟着将士门一起抗洪,七天七夜不眠不休,差点累垮。

    楚景谙来的也快,他向来是尊重母亲的,虽然刚刚才从前头回来,可是听见母亲这里传召,立即便来了。

    他已经是个大小伙子了,因为常年跟着临江王混迹行伍,相比较起楚景吾他们来,少了几分书生纨绔气,多了几分粗犷。

    可是这也仍然不影响他的俊美。

    瑜侧妃貌美,他像母亲,脸就先生的好看,加上还能干,谁都喜欢他。

    此刻他进了门就先笑朝母亲笑起来,说是饿了,问母亲这里有没有什么吃的。

    瑜侧妃也跟着笑起来,眼里都染上了真切的愉悦,回头吩咐丫头去准备点心端上来,素白的手替儿子将有些散乱的发髻理了理,替他正了冠,而后才微笑着问:“可还顺利?”

    临江王替朝廷打仗,楚景谙在里头也出了不少力,也因为这个,临江王更加喜欢这个儿子。只是最近九江出了水灾的事,临江王便让他回来处置水灾的事了。

    楚景谙点了点头:“知府大人派了人帮忙,灾民都已经安置妥当了。”

    瑜侧妃点头笑,赞叹了一声摸了摸他的头:“你这样上进,母妃便放心了。”

    楚景谙仰着头朝母亲笑了笑,见瑜侧妃欢喜,便又问她:“母妃的事进展的顺利么?”

    瑜侧妃的手便微微顿了顿,收起来靠在了引枕上,微微摇了摇头:“我想,大约是不大顺利的。”

    楚景谙不明白,肃然了脸色看向母亲,见她虽然这么说,可是面上却半点担忧的神情都没有,就有些不明白,喊了一声母妃,便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瑜侧妃伸手从引枕底下摸出一封信来递给儿子:“若是按照这上头的来说,是顺利的。可是......对手是卫安跟沈琛,事情进展的太顺利,反而就不顺利了。”

    这话容易把人给绕晕,可是楚景谙却并没有晕,他很明白他母妃这话意味着什么,飞快的把京城的来信看了一遍,他便有些不解的问瑜侧妃:“母妃,沈琛那边有没有消息传来?”

    他其实不大赞成母妃在这个时候动沈琛的,因为沈琛如今毕竟是钦差,身边有许多人,一动他就牵连甚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