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三十九·引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立即便站了起来发现了不对,整个人都严肃了起来,忙吩咐人:“来人!”

    人很快就涌进来了,都身着短打,一看就知道是长期在江湖上混迹的,对着这个男人恭恭敬敬的行礼:“大人,怎么了?”

    “下船!”那人皱着眉头言简意赅的说了一句,就道:“卫家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快下船跟着他们!”

    领头的那个穿着短打的粗壮汉子就有些迟疑的看了他一眼:“大人,可是我们是负责跟踪她们的,若是沈琛没跟她联系......”

    “恐怕已经联系上了!”他冷笑了一声:“否则他们好端端的,在这里停船这么久?你们没看见他们的人分作几批下去了吗?连卫安也亲自下去了,卫安这个人,从来不做无用功,她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别说那么多了,快跟上去!”

    他既然都已经这么说了,底下的人不能不听,虽然那个领头的还是有些反对的意思,可是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悄无声息的跟着他下了船。

    这个地方他们并不熟悉,是个不知名的码头,下来以后那个男人就吩咐人去打听。

    那么大一帮人走在一起,不可能无声无息的,总会有人看见。

    而且刚才自家也有人跟了下去,他们应该也会留下记号才是。

    果然,走了一段路之后,就有人发现了自己人的标记,连忙过来禀报:“大人,发现了踪迹,是往那边去了。”

    那个男人没有迟疑,果断的跟了上去。

    穿过一条长街,再往左边转了个弯,便到了一处平房面前,门上了锁,可是那门是破的,锁却是全新的,分明是刚刚才换上去的。

    而标记到了这里戛然而止。

    很显然,人都进里头去了。

    可是自己的人呢?没道理他们会擅自行动的,怎么留了标记人却不见踪影?

    他这么一想,只觉得心中一凛,立即打了个激灵,便要下令撤退。

    可正在这时,长街两头都出现了不少镖师,看那装扮,分明是出自同一家的镖师-----那是卫家请的镖师。

    上当了!

    那人暗暗叫苦,可是却来不及了,门吱呀一声从里头被打开,那锁啪嗒一声摔在了地上,紧跟着林跃和赵期便出现了,冲他笑了笑,做了个请的手势:“我们郡主已经等了阁下许久了,请进吧。”

    他们人多势众,且显然从一开始停船开始就是为了引出他们来,早有准备,那人权衡了一会儿,知道现在打起来只会更加糟糕,引来更多人,只好踏进了门。

    卫安就在院子里,听见声音就转过头来,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一瞬,就笑了:“我当是谁,原来真是熟人。”

    她笑了笑,准确无误的叫出了此人的名字:“易公子,怎么,彭家男丁尽数都斩了或是流放了,怎么你竟还好好的?”

    他是彭家的女婿,之前二夫人痛骂的那个负心汉。

    卫安知道易家跟彭家倒霉后就没再关注过他们,没想到这个人竟活了下来。

    易二往后退了一步,眼珠子转了转,卫安知道有船跟着他们,知道不能闹大又不能引人注目,所以就使了这招引蛇出洞,他们现在是入了卫安的圈套了。

    他迅速反应过来,就摇头撇清:“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吗?”卫安冷笑了一声:“若是不知道,那也挺好的,原本我还以为来的是哪路神仙,正伤脑筋不知道该如何对待,可是现在知道是老熟人,就实在太好了,知根知底,也用不着麻烦,直接将公子送去官府就可以了,公子你说呢?我记得当初三法司已经定案了,易家跟彭家的男丁,凡是年满十八以上都要斩立决。你当初应该满了十八岁吧?”

    她笑了笑,眼底却一片冷漠:“既然你说不知道,那也正好,就让衙门帮忙审一审,你到底是怎么脱身,又怎么能够出现在这里,跟着卫家的船到了这里吧,如何?”

    易二心里无限懊恼,被卫安说的脸色越发的苍白。

    来之前就已经得过嘱咐的,知道卫安难对付,上头也千叮咛万嘱咐过,沿途只需要找机会,严密盯着卫家的船就行了,不能有什么举动。

    可是跟了三天了,卫家也没发现他们的存在,他就有些得意忘形了。

    今天卫安又做了一出这么逼真的戏码。

    先是装作得了什么消息的样子,彻底亮着灯谈事,第二天就又停靠在了最近的码头,镖师和卫安的心腹门通通出动。

    做出一副他们知道了什么的模样,引得他让人下去。

    然后卫安又故意让他知道她也下了船,这样一来,他就更以为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消息,也跟着下来,落入了卫安的圈套。

    听卫安的意思,她只是为了引出他们来,好多找一条线索的。

    她也不知道他的身份。

    可是现在却全部暴露了。

    卫安姿态悠闲的欣赏着易二的脸色,再看看他身后的人,轻声道:“对了,我刚才出来的时候还曾吩咐过我的管事,让他去衙门报案,说在后头船上发现了海寇。你们说,若是衙门的人去查,会查出什么?”

    易二惊疑不定的看着伟岸,心里希望卫安说的是假话,可是理智却又告诉他卫安绝对是做得出这种事的人。

    她早就做好了准备,想要借着这条线来揪出幕后的主使,从而救沈琛。

    他转开了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卫安就嗤笑了一声,显得有些讥诮:“我的话向来不喜欢说第二遍,易二公子是聪明人,应当知道欺瞒朝廷会是个什么下场,到时候不仅是你,帮你的人一样会受到牵连,到时候你说或者不说,结果都是一样的。”

    卫安转动着手里的一串琉璃珠子,很快又道:“只是,你也知道我忙着救人,不如这样吧,我们做个交易,你透露给我一点消息,沈琛到底在哪里,我就放你们走,你看这个交易划算不划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