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三十七·远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老太太向来是个说到边做到的人,想了想,问卫安还有没有什么要交代的,若是没有,立即便让二老爷和三老爷去准备船只了。

    东西是早就已经收拾好了的,原本就准备立即上路。

    而别的事情也已经由三夫人和二夫人准备妥当了,要是上路,只要她们说一声,就可以立即动身,不会延误什么。

    卫安便点头:“还有一件事,再等一等,傍晚出发。”

    卫老太太答应了。

    不一时谭喜就回来了,这么些年以来,靠着沈琛和林三少的刻意栽培跟培养,他跟赵期何胜他们默契更胜一筹之外,本事也增长了不少

    人脉网培养了这么些年也起了作用。

    高层的人他们自然是攀不上,可是那些底层的,看守城门一类的兵士,他们早就已经有目的性的结交了不少,就是为了防止到时候出城进城的时候受到盘查。

    现在终于派上了用场,他很快就跟赵期兵分两路,查出了那天永和公主派出城送信的人。

    “姑娘猜对了,送信的人跟回来的人,竟然不是同一人。”谭喜有些不明白的看着卫安:“姑娘,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

    送信的是一个人,回来的却不是同一个了。

    谭喜能判断,是因为字迹不同。

    人的字迹相差成这样,虽然签的名字是一样的,可是绝不可能是同一个人。

    卫安就心中有数了。

    永和公主应该并没有参与此事,她确确实实是不知道的。

    也不是她身边的人自作主张。

    是她的人被人当了工具,别人应该是恰好要查沈琛的行踪,查到了以后又要亲自确认过情报准确,因此刚好趁着永和公主那里有人去找沈琛,转而趁机杀了永和公主派出去的人,伪装成永和公主派出去的人去见了沈琛。

    所以回来的就不是同一个了。

    有了这一点线索,也不是那么难查了。

    卫安提笔写了封信交给谭喜:“想法子交给临江王世子,让他务必查清楚这人是谁。他回来以后一定是要先去跟永和公主交差的,算一算时间,又刚好是在永和公主为难她的那一天,在荣昌侯府。那人总会露出些蛛丝马迹。”

    谭喜急忙应是。

    卫安便又道:“送完了信便立即回来,我们傍晚便出发,去东昌府。”

    谭喜就知道这是要去救沈琛的,并没有诧异,大声的应了一声是,立即跑出去办事了。

    玉清担忧不已,看着谭喜走了,上来端了一盅参汤给卫安,轻声道:“姑娘你不怕吗?”

    一天都提心吊胆的,卫安的确是有些疲倦了,端起参汤喝了一口,才问她:“怕什么?”

    玉清抿了抿唇,最终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平西侯忽然出事,他身份特别,以后时常可能就会遭遇这样的意外,您不怕吗?”

    过这样的日子,以后岂不是都得提心吊胆?

    卫安就笑起来了,她从前一直觉得日子很长,人生也很长,一眼望不到尽头又不可省略的一生真是让人觉得不堪重负。

    直到她想了想要是跟沈琛携手过这一生的可能性。

    这些害怕和烦恼忽然就没有了。

    有一个可以信任,且不讨厌的人走这一生,比起一个人单打独斗要幸福的多了。

    她的人生原本就不可能一帆风顺。

    从一开始,她出生之前,她的母亲就已经被人陷害,而那些陷害她们的人从不认为他们自己是错的。

    她从小到大,都活在别人的算计或是恶意当中。

    与天斗与人斗其乐无穷,她早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了,如果还有沈琛做伴的话,这样的日子就更没什么可怕的。

    玉清见她不说话只是笑,有些不明白,却知道她是打定主意了,也就不再多说。

    卫安做事向来是有自己主见的,她决定了的事,少有更改的。

    既然如此,她们这些早就已经决定过要跟着她的,就更不能打退堂鼓了。

    二夫人和三夫人很快也分头过来了,因为走的太匆忙,她们很是有些担心,交代卫安一定要好好照顾卫老太太,遇上危险一定要回来报信之类。

    二夫人还是不放心:“你们带着的人手只怕还是不够......”

    可惜现在卫瑞并不在。

    卫安却笑了笑:“够了,镖局有镖师跟着,我们自己身边也带了之前的老家将,人已经足够了。”

    她知道二夫人和三夫人是放心不下卫老太太,便安慰她们让她们放心:“我不会把老太太陷入险境的,二伯母三伯母不必担心。”

    二夫人叹了口气:“我们不是这个意思,老太太自己也说过了,哪怕没有这样的事,她也是要去福建的,不过早几天晚几天的差别。我们不过是替你们担心罢了,毕竟现在是风口浪尖的时候,扯上平西侯的事,就得罪了要对付平西侯的人。”

    其实卫安对这两位伯母都很有好感。

    她们都是最普通的人,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计较得失,可是却从来都有自己的底线,做事向来不会偏激。

    你待她们好,她们也就待你好。

    人心没有那么坚硬,才能让人相处起来舒服。

    卫安想到这一点,静静的听她们的叮嘱,一一的都很慎重的答应了下来。

    等到晚间送行的时候,二夫人和三夫人实在不放心,也跟着一起到了码头送行。

    二老爷和三老爷再三叮嘱跟着同去的卫玠:“家中能跟着去的唯有你了,你是哥哥,一定要照顾好祖母和妹妹。”

    卫玠不明白为什么行程一改再改,推了之后又提前,可是他却知道三老爷和二老爷的叮嘱之重要,抿了抿唇,神情肃穆的应是。

    二老爷便又深深的看了卫安一眼,轻声道:“安安,一路顺风。二伯父等着你回来,到时候给你开二伯父藏了多年的梅花酒。”

    三老爷也紧跟着道:“凡事不要冲动,若是有什么难处,一定要写信回来,我们虽然未必能帮的上多少大忙,可是总也有些本事,总会想法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