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三十五·活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众人都已经担心的不行了,卫安却还稳得住,现在这个时候,稳不住也没有法子,她仔细的想了想,就让楚景吾先把汉帛带过来,让他自己进宫里去。

    钦差失踪了,还是在锦衣卫羽林卫的护送之下,这怎么说都是大事,楚景吾知道了事,第一件事该是进宫去请求援助的,若是被人知道他第一件事竟然是跑来了卫家,那这件事就难说得通了。

    楚景吾到了此刻就已经完全的冷静下来,点了点头,飞速的回去安排了。、

    汉帛来的时候,眼睛还是红的,这两天他是不眠不休的赶路,根本不敢有片刻的耽误,生怕一耽误,自家侯爷的命就没了。

    侯爷出事,他心里是背了极大的心理包袱的。

    可是一见到卫安,他就有些忍不住了,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郡主救救我家侯爷!”

    沈琛在他心里一直是无所不能的,可是这回却这么轻易就被人给抓走了,他心里实在是害怕的厉害。

    他也知道福建那边的局势,要对付沈琛的是一个庞然大物,跟以往经历的事都不同。

    卫安冷静的让旁边的谭喜扶他起来,问他:“一路上有没有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不管是什么事,只要有些异常的。”

    汉帛知道卫安的性子,她从来不是无的放矢的人,问什么话就一定是有目的的。

    他很仔细的回想了一阵,才犹豫着回忆起来:“头一天的时候,永和公主差人来给侯爷送过一封信,侯爷并没有看,也没有给那个人回信,就让那个人滚了。”

    卫安点了点头,继续问:“还有没有?”

    汉帛很努力的继续回想了一阵,又瞪大了眼睛:“还有一件,到东昌府之前,侯爷说,东昌府不大太平。”

    不大太平。

    沈琛也是个极聪明的人,他如果说不大太平,就肯定是发现了什么。

    发现了什么之后,还会没有防备让人得手吗?

    这不是沈琛的作风。

    唯一的可能性,是沈琛明明知道有事发生,可是却放任了这件事发生。

    可是为什么呢?

    若是真的是刘必平派来的人,沈琛该知道,他是没有活路的......

    心思急转之间,卫安忽然想到了之前汉帛说过的,永和公主给沈琛送过信的事,她忽然就问:“沈琛接到了那封信之后,是不是就写了信给我,而后还让雪松送回来了?”

    汉帛愣愣的看着卫安一时反应不过来卫安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却是很配合的,卫安问了什么,他就很努力的回想,很快就点了点头:“没错,永和公主送了那封信之后,侯爷就开始给您写信了。”

    卫安嗯了一声,让汉帛就呆在原地:“你再仔细想想,还有什么不对劲之处,我去拿个东西。”

    汉帛答应了,不知道为什么,对上了卫安这双仿佛什么都能看透的眼睛,他忽然又不那么慌张了。

    卫安好像是知道自家侯爷怎么了。

    知道了,既然郡主都不慌张,那就肯定是有法子的,最差最差,侯爷也肯定是还活着的。

    只要还活着,就有办法。

    当年那么艰难的情况下,侯爷都能去江西找王爷,那还是在侯爷小时候呢!他就能安排好一切,何况是现在。

    他放心了,听卫安的话,坐下来仔仔细细的回忆整件事情。

    卫安却已经到了自己卧室,翻开那个装着沈琛送信回来的匣子,拿出沈琛的信,仔仔细细的再读了一遍。

    第一封仍旧没什么问题,怎么看都是沈琛述说心意的话。

    而第二封。

    沈琛是说永和公主的事。

    之前卫安没怎么放在心上,现在经过汉帛的提醒,她才察觉出不对。

    沈琛在信里,说了永和公主服食五石散的事情之后,还提过一句,说是挺有趣的,他赶路赶得很急,可是永和公主的人却能轻易的追上他,而且知道他下榻在了哪里的驿馆。

    那不过是第一天!

    这说明什么?

    说明沈琛也是心里有数的,他知道他被人监视了,或者说,他知道有人在打他的主意!

    卫安又将信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陷入了沉思。

    永和公主派去的人,哪怕是公主的亲信,又怎么会知道钦差的行踪?

    沈琛这一去本来就危险,所以隆庆帝才派了羽林卫跟锦衣卫护送,就这样还怕不够安全,能让公主的人随意打听到行踪吗?

    除非.....

    沈琛是在提醒他,永和公主身边的人有问题。

    有问题,可是永和公主的脑子看起来实在不像是做大事的人。

    她也就会争风吃醋而已了,这是卫安给她下的评价。

    那就不是她。

    她也的确是不会害沈琛。

    那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她的那个亲信,根本就不是为了去送信,而是为了去确定情报准确不准确,沈琛的行踪到底是不是如同报上来的那样的。

    他只有见到了沈琛才安心,才确定情报准确。

    这帮人谨慎到了如此地步。

    卫安皱着眉头,仔细思索。

    现在永和公主被发落去了普慈庵思过,她的那些宫人,很大的可能都被处置干净了......

    那么,哪里还能找到线索呢?

    想起之前永和公主对付自己,卫安又皱紧了眉头。

    这两件事之间,会不会有联系?

    假设真的有那么一个人,想要她跟沈琛两个人都死......

    她冷静的开始在纸上写下这些人的名字。

    刘必平。

    临江王妃。

    这两个一个是早就结下大仇,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那种,另一个是早既对沈琛怀有芥蒂,而今又因为沈琛死了心爱的大儿子,都有动机。

    如果是刘必平,那沈琛不会撇弃锦衣卫跟羽林卫,就算是身边有内奸,他也绝对有不犯险,揪出内奸摆平风波的本事。

    那么,很大的可能不是刘必平,只是想杀沈琛,却又不想暴露身份的人。

    而且很可能还让沈琛心生迟疑,不能撕破脸对付的那种。

    难道竟真的是临江王妃?

    如果真的是她,那她可就真的实在是太蠢了,简直就是在自毁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