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三十四·失踪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安却并没当回事。

    她遇上过的公主多了。

    上一世的安和到这一世的长缨长安长公主,无一例外都是被她斗倒的。

    公主也是人,是人便有弱点。

    何况永和公主根本就不必人去斗,她就是个心里只有情情爱爱的小姑娘,虽然乱拳打死老师傅,杀伤力大了一些。

    可是要说对付,真不必费太大的心思。

    她将最后一笔写完,将信纸塞进信封里封上火漆,又在未干的时候印上自己的印章交给蓝禾:“拿出去给谭喜,让他小心谨慎,送给林三少。”

    林三少要南下去巡盐,她之前就有事要提醒他,只是一时想不起来,直到昨天才琢磨出其中关窍,因此立即就想写信告诉他。

    蓝禾接了信,正要出门,就见青鱼来了,少见的带着一点儿凝重的请卫安过合安院去。

    早上请过安了,要说去陪老太太说话,二老爷三老爷之前还在卫老太太房里,卫安便知道是有什么事,镇定的点了点头,换了衣裳并没有丝毫拖延就去了合安院。

    有些意外的是,一进门就瞧见了楚景吾。

    楚景吾是很少过来的,他身份特殊,跟谁交往都容易让人多想一些,他自己也很明白,因此一直都很注意这些。

    能让他暂时不顾这些忌讳,肯定是有很要紧的事。

    而这很要紧,又事关卫家,能让楚景吾来卫家找卫家商议的事,卫安心里一紧-----沈琛。

    果然,楚景吾一见了她就站起来,虽然努力抑制却还是焦急的说:“二哥出事了。”

    出事了。

    卫老太太和二老爷三老爷都脸色难看。

    沈琛是天使,是钦差,口含天宪,亲往福建去,可是现在,不过上路了第五天,就出事了。

    这是在打朝廷的脸-----朝廷竟派个这样无能的纨绔去福建市舶司!

    这也是在打临江王的脸-----教出个这样的儿子!

    刘必平就跋扈到了这个地步,他是看准了现在朝廷不能拿他怎么样吗?!

    早在楚景吾出现的时候,卫安就知道大约是沈琛出事了,现在楚景吾说出来,她也并没有惊讶,沉默了一瞬而后就问:“什么时候的事,出了什么事?”

    楚景吾就急忙道:“昨天晚上,汉帛回来的,说是在东昌出的事......”

    算一算脚程,沈琛他们风雨兼程,这几天的路,差不多是到东昌了。

    卫安还算镇定,嗯了一声就抬起头问他:“汉帛呢?让他来见我。”

    楚景吾有些失了分寸,在他心里,他二哥比大哥要亲近的多,他自小是跟着沈琛一起长大,沈琛待他好,他也待沈琛好。

    什么骨肉亲情,在他眼里实在没有这相处十余年的感情来的重。

    因此得知沈琛出事,他就慌了,竟然一时没想到这些,如今卫安镇定自若,还能立即看出他心绪不稳,他就立即如同被泼了一盆冷水,从头浇到了脚,瞬间就清醒了。

    是了,现在这样子于事无补,他越是慌忙就越是容易出错。

    因此不过片刻他就镇定了下来,应道:“是,我让汉帛过来。”

    卫安又问:“只有汉帛回来了吗?朝廷派了锦衣卫和羽林卫护送,他们没理由都出事了吧?”

    这些羽林卫和锦衣卫虽然有些是荫职,可也多的是凭自己能力选上去的,尤其是锦衣卫,功夫都高,总不能就被人一锅端了。

    楚景吾到这时已经彻底镇定下来,一一的回答卫安的话:“是在东昌驿馆出的事,当天晚上二哥用了饭食之后就去休息了,谁知道第二天便不见了人影,在他住过的房间里发现了迷香。当天晚上锦衣卫和羽林卫都睡死了,后来查过剩饭,也都有蒙汗药。他们不敢耽误,先在四处查访,有没有什么可疑之人,后来一无所获,便派了人回来报信,汉帛是单独跑回来的。”

    迷香,蒙汗药。

    这些人是早有准备。

    二老爷和三老爷忍不住悚然而惊:“平西侯是钦差,可是他出行是要赶路的,难以计算脚程,谁能把他的行踪算的这么准确,竟然还能提前埋伏准备迷香等物?这可不是能随意就做成的事。”

    楚景吾皱了皱眉。

    “也不难。”卫安冷静的分析:“福建不只是有一个刘必平,还有许多人,他们的利益都是一体的。一个人做这件事或许难了些,可是要是多方势力混合在一起,想要破坏朝廷往福建派钦差,就不是那么天方夜谭了。”

    卫老太太很是敏锐:“你的意思是,福建的人?”

    卫安点了点头又摇头:“也未必,或许.....是倭寇。”

    倭寇?!

    开什么玩笑。

    山东境内虽然也偶然有倭寇流窜,可是规模比起福建和浙江沿海地方来说,实在可以忽略不计了,怎么可能会是倭寇做的?

    而且要是真的是倭寇动手,那动静怎么会如此小?

    这不合常理!

    “要什么合乎常理?”卫安看透了他们的想法,轻飘飘的冷笑了一声:“刘必平纵容海盗,之前又勾结彭家和易家走私,这合乎常理吗?他坐收倭寇和海盗送上来的银子,这合乎常理吗?”

    都是不合乎常理的,可是有人指出来吗?没有。

    刘必平就是看透了这一点,知道朝廷没有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如今还不会跟他彻底撕破脸,因此才这么肆无忌惮。

    楚景吾就忍不住咬牙切齿:“总要他付出代价!”

    可是现在不是想他们会付出什么代价的时候,楚景吾现在更担心自家二哥的安全,就急忙问卫安:“出事是在两天之前,这两天,汉帛是没命的跑回来的,两天时间.....”

    两天时间可以发生很多事,比如说,沈琛到底还活着没活着,都是问题了。

    二老爷和三老爷都听懂了,不由得都面露担忧看向卫安,心里突的跳了一下。

    卫老太太的面色也不好看,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离得这么远,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就算是想要安慰安慰自己说肯定没事,都没这个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