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三十三·麻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众人的目光纷纷变得严肃起来。

    蒋子宁便立即吩咐:“平西侯身边有锦衣卫和羽林卫护卫,快让人去查!”

    徐安英急忙应是。

    蒋子宁便又看着钱士云,问他:“平西侯就算是及时赶赴了福建,一时半会儿也解不了燃眉之急,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户部早已经空了,应付江西和西北的银两就已经耗费甚大,实在是不能再往浙江拨更多的银两。

    钱士云思索片刻,便跟薛子明交换了个眼色,无奈道:“到了此等地步,东南不动也要动了,查一查江南织造局吧。”

    众人就都纷纷肃穆。

    这是说,之前顾忌动了刘必平会震动官场和朝局,现在却顾不得那么多了。

    东南急需军费,无论如何也得给筹措妥当,否则便是贻误了战机。

    这是要当千古罪人的。

    陈阁老却半响没有说话,好一会儿才道:“未必便要到这个地步吧?要是现在动了江南织造局,到时候又要动福建,牵扯的人就太多了。”

    徐安英也是这个意思。

    只是仗肯定还是要打的,办法也肯定要想。

    蒋子宁忽然便道:“不能让织造局牵扯进来,不如就让织造局学一学那些盐商。”

    众人都眼前一亮,明白了蒋子宁的意思。

    是啊,让织造局把那些丝绸商人聚集起来,学一学让那些盐商们认捐。

    就算是为了填之前的那些坑,织造局的人也会把这件事办妥当的。

    总要先应付了眼前这道关卡再说。

    众人都没有异议。

    蒋子宁便看向薛子明:“子明,由你派人下去。”

    薛子明起身答应了。

    织造局捞了这么多年,该脑满肠肥的也都脑满肠肥了,值此之际,他们总得付出些什么。

    薛子明正要坐下,忽而又想起了一事,看了一眼蒋子宁和钱士云等人,皱着眉头问:“当初易家跟彭家走私的事情闹出来......除了易家跟彭家牵扯进来,好似还供出了好几家吧?”

    众人就都纷纷朝他看过来。

    陈阁老率先发问:“子明的意思是?”

    薛子明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避讳,直接道:“朝中战事耗费颇巨,织造局固然是一途,可是若说要来银子来的快......”

    众人就都明白了。

    世家豪族动不了,关系太深。

    可是那些商贾们却不然。

    彭家跟易家出事的时候,也牵连上了好几家商贾,只是那时候没人跟这些人计较,又有朝中的人庇护,因此才从轻发落了,以不知者无罪的罪名替他们开脱了。

    现在要是再翻起旧账来,说不得旁的,筹措些银子总是能做到的。

    那些人做惯了海上生意,基本上是一本万利,都是一地巨贾,就算是不能跟盐商比,也差不离了。

    钱士云下了决心,看了蒋子宁一眼,见蒋子宁微微点头,便道:“既然如此,便由子明跟安英调案卷重审罢,一定要审出个名堂来!”

    说是一定要审出个名堂来,其实就是一定要弄到银子的意思。

    薛子明跟徐安英齐齐应是。

    此时的卫家也正震惊当中。

    慈溪一战死了四千余人,传到京城的时候,二老爷和三老爷相对沉默了许久,才叹气:“真是丢尽了脸面。”

    死了四千余人,歼敌却不到千人,朝廷信誓旦旦的要清除倭患,这个消息就是最大的耳光,猛地扇在了朝廷脸上。

    也让高高在上,并没有抗倭的朝廷重臣们醒了过来-----倭寇若是真的有那么好对付,也不会绵延了这么多年一直都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了。

    也正因为如此。

    朝廷一定会下定决定大力抗倭的-----倭寇残暴,再不大力整治消除,从今往后,大周就永无宁日了。

    比北边的鞑靼还让人厌恶些。

    除了都是打完了就跑,倭寇比起鞑靼来,还有个更恶心的地方,他们杀百姓,老者幼儿就直接就地诛杀,年轻的男人女人他们却通通掳走当俘虏。

    何等残忍。

    二老爷虽然是一介文臣,可是谈起倭寇来,却也是愤恨至极,恨不得能上阵杀他几个倭寇来泄恨。

    三老爷就理智得多,看着卫老太太,再一次劝告:“母亲,如今倭患严重,沿途滋生了不少匪患,现在去实在不是时机......”

    卫老太太知道三老爷的好意,可是她也知道,现在要是不去,以后的局势就更不是时机了。

    到了这个地步,朝廷是不得不下定决心跟倭寇大战,而越拖下去,就越是麻烦,局势也就越是混乱。

    再不去,就来不及了。

    刘必平手里捏着他们的把柄,不知什么时候就会亮出刀子来。

    因此她斩钉截铁的摇了摇头:“再迟就去不成了,你的意思我都知道,只是患得患失便不要做事了。”

    她语气缓和下来,又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就算是我留在京城不动,或许有一天也有人挖出那孩子来,参我们一本有欺君之罪呢,到那时候还不是一个死字?人各有命,不管这一去是什么结果,便都当是命吧。”

    三老爷和二老爷都急忙站了起来,低头应是。

    正说着,外头又有敲门的,卫老太太让了人进来。

    林海媳妇儿便站定了气喘吁吁的跟卫老太太道:“老太太,二老爷三老爷......临江王世子来了!”

    临江王世子!

    卫老太太有些震惊-----现在的临江王世子就是楚景吾,可是楚景吾除了跟沈琛过来,向来是极少登门的,这也是为了避嫌,什么了不得的大事,竟然连他都来了?

    二老爷三老爷也是对视了一眼,便立即都站起来:“母亲,我们出门去迎一迎。”

    虽然是小辈,可是到底是藩王之子,他们两个去迎,是理所当然的。

    卫老太太点了点头,又立即让人去请卫安。

    卫安还在听蓝禾说起外头的事:“永和公主今天早上便被送出了宫,说是去清修去了......”

    说起这件事来,蓝禾毫不掩饰自己的开心。

    永和公主这样的麻烦,真是让人恨不得一辈子避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