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十五·发怒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可是永和公主吸食五石散,为什么要来找自己?

    卫安不过片刻就反应了过来,肯定是永和公主跟隆庆帝说这五石散的来路是从她的医馆里拿的。

    沈琛在信上说,他发现永和公主吸食五石散也是他在出城上路了以后,从永和公主给他的信里头发现的。

    永和公主扬言若是他不回心转意,就要跟卫安同归于尽。

    沈琛之所以让雪松也跟着一起回京,就是为了通知卫安,让卫安警惕。

    可是他不知道,永和公主同归于尽的法子早在昨天就已经使出来了,而且并没有成功。

    这样的人,卫安实在连同情她都同情不起来,只觉得她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也不尊重旁人的生命,虽然是天潢贵胄可是却没有半点心胸。

    桩桩件件都是要人死的事,可是她从来都没有任何迟疑的就做了,除了沈琛跟她自己,她恐怕不把任何人当人看。

    卫安将信收起来,想了想,回房便提笔写了封信。

    她把昨天冯淑媛的事简略的说了,而后忽然不知道该继续写什么,迟疑了许久,还是并没有回应沈琛的那些话。

    到了最后,也只是写上一句,听说福建有个小岛,上面繁花满径。

    有些话实在是没有办法直言不讳的全部说出来,她也只能说到这里。

    她是要去福建的,沈琛也在,若是他们能一切顺利,她希望到时候可以跟沈琛一起去那个海中央的岛上看一看。

    上一世他们常说那是海上蓬莱,她也想看一看那座蓬莱。

    写完了信,卫安原先有些不平的情绪渐渐也都平复了,她在窗前独自坐了一会儿,才又让蓝禾进来去叫雪松,亲自把信交给雪松让他到时候给沈琛。

    雪松麻溜的就接过去了,半点犹豫也没有,笑眯眯的看着卫安问她:“姑娘还有什么要我带给侯爷的话没有?”

    卫安知道他们这帮人是在替沈琛操心,笑着摇了摇头。

    雪松就只好哦了一声,觉得有些不明白,又好像有些明白-----沈琛不是常常说,他们之间的话不需要多,有时候一句就能明白对方的想法了吗?或许郡主是把自己的所思所想都写到信里去了吧,不必再口头交代什么了。

    他这么想着,又重新觉得高兴起来。

    林三少那么好,郡主都不喜欢,他只担心自家侯爷一腔真心也得不到回报。

    当然不是喜欢每一个人都能得到回应,可是自家侯爷的确是个很难喜欢上人,一旦喜欢上一个人就会用尽全力的人啊。

    他一出门就碰见匆匆进门的玉清,因为跟沈琛有一段时间老是往侯府跑的缘故,因此他跟玉清也算的上是熟稔了,见她神情有些慌张,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便下意识的问她:“怎么了?是出了什么事了?”

    玉清就停下来,气喘吁吁却又神情凝重的道:“锦衣卫来了。”

    锦衣卫从前一上门就让人人心惶惶,生怕是抄家灭族,经过地动的事之后,锦衣卫再要去哪里,就更加让人人心惶惶了,因为他们真的在那段时间里抄了不少家。

    雪松也跟着肃然了脸色,问她:“是谁带队来的?”

    玉清的脸色就更复杂了,顿了顿才说:“是林三少。”

    林三少?

    联想起早上安公公才来过,卫安就明白了,见玉清还是吓得厉害,知道她也是因为今天早上安公公才来过,锦衣卫如今又来了而担心,就轻声道:“伺候我换衣裳,我们去前头吧,别让他们久等。”

    玉清反应过来,飞快的应了一声是,这才进屋陪卫安换了衣服,往前头合安院去。

    林三少素来是很尊敬卫老太太的,他跟前头的安公公一样,都是亲自去了卫老太太的合安院。只是合安院外头楼并领着一队锦衣卫立着,又是飞鱼服绣春刀配备着,的确是容易让人觉得心里头发凉。

    可卫安跟楼并也算得上是很熟识了,因此并没有被这个阵仗吓着,还冲楼并轻轻点了点头。

    楼并就有些想要挠头。

    他也不想这么大阵仗来吓郡主的,可是没法子,谁让上头吩咐了下来呢。

    他有些愁苦,郡主得罪了公主殿下,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毕竟是金枝玉叶呢,多的是生事的法子让卫安不好过的。

    她不好过,林三少也要担心的啊。

    林三少正跟卫老太太说话,他对卫老太太向来执晚辈礼对待,卫安进来了之后,他才扭头,笑着跟卫安算是打了招呼。

    他是那种许久不笑的人,一旦笑起来就如同雕塑忽然有了生气,晃人的眼睛。

    听说林淑妃不大像林三少的母亲,林三少更像,现在看来,恐怕是果然了,因为林淑妃看上去,竟并没有林三少好看。

    她收起这些念头,坐在了位子上,就听见林三少说:“我们是奉命盘查医馆的,永和公主说,她的五石散,是医馆的老大夫开给她的。”

    卫老太太就猛然发怒:“简直无稽之谈!我们跟公主无冤无仇,公主何至于一再这样出言污蔑,动辄便给我们扣要抄家灭族的帽子?五石散乃是禁药,我们医馆向来是没有这些东西的,公主殿下这么说,是想要我们卫家满门死光吗?!”

    由不得老太太不生气,她看过的自私的人多了,可是永和公主这么疯狂的,还真的是头一个。

    反正她想起什么说什么,什么罪名严重说什么。

    若是平常,一个公主的分量是很重的,她也清楚她自己在隆庆帝跟前的分量,却还是说话如此不负责任,实在是过分了。

    卫老太太的怒气来的快,散的却不快,喘着粗气,许久才平复了情绪。

    卫安在一旁替她抚着胸口,知道她是气的狠了,就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还是林三少站了起来,朝着卫老太太拱手让她放心:“您放心,慎刑司已经审问过了公主身边的侍从和宫娥,宫外这里也有我们锦衣卫的人盘查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