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十一·有意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冯淑媛一直在等着宫里传消息出来。

    永和公主后来匆忙被仪仗接进了宫,并没有当场把卫安怎么样,她就察觉出事情不大好了-----要是没有立即处置了卫安,到时候就会出现不少变数,卫安还会不会被定罪就难说了。

    可是她也知道永和公主是深恨卫安的,便想着不管怎么样,总会有消息传来才是。

    可是她等到晚上,竟也没有等到一点消息,不由得就有些奇怪。

    王嬷嬷送了红枣燕窝汤上来她也一口都喝不下,皱着眉头问:“就没有半点动静吗?”

    王嬷嬷知道她问的是定北侯府寿宁郡主,便摇了摇头:“并没有动静,侯爷这里都严阵以待,就防着会有消息呢,一有消息我们就知道了,没消息传回来,就说明是没有消息。”

    冯淑媛便皱了皱眉有些烦躁。

    卫安比她想象中的难对付多了,这回没有成功把她给整到怕,到时候等再要对付卫安,就更难了。

    而且撇开这些不说,对卫安这种这么利害的人,要是没有一击必中彻底把她击倒,就会有接踵而至的麻烦。

    她咳嗽了一声,闷闷不乐的吩咐王嬷嬷:“去告诉侯爷,若是一有消息,就来通知我。”

    等王嬷嬷应了是,她又反应过来:“宫里也没有消息送出来吗?”

    彭德妃怎么都该给她递个消息才是啊,这件事她做的并不算差,基本上彭德妃希望她做的她都做到了,并没有什么疏漏,按理来说,彭德妃是该给她一个态度的。

    王嬷嬷继续摇头:“还没呢......”

    冯淑媛便只好挥了挥手让她出去了,自己坐在窗前发呆。

    背后的疼痛还在持续不断的传来,她忍着痛把今天的事都梳理了一遍才微微平复了烦躁的情绪,重新又燃起希望来。

    虽然说表现的太过明显和急躁了一些,可是这也不是罪名。

    重要的是永和公主受伤了而且一口咬定了是卫安所为。

    就凭这一点,隆庆帝也不可能会放过卫安的。

    是她多虑了,因为卫安今天给了她太多惊奇,以至于她把卫安看的有些太高了,竟然还以为她能躲过这一劫。

    没事的......她缓缓吐出一口气,看了看外头已经升到了树梢的月亮,缓缓绽出一个微笑来-----没事的,就算是隆庆帝不杀了卫安,一顿申饬或是褫夺她的郡主封号也是极有可能的。

    到时候卫安照样要丢尽脸面,甚至推落公主的名声传了出去,人人都会当她是天生反骨,她自己恐怕就会先活不下去的。

    在定北侯府刚洗漱完的卫安不知道冯淑媛还在盼望着第二天她会被宫里来的旨意或是囚禁或是褫夺封号。

    她正听着汪嬷嬷絮絮叨叨的抱怨。

    汪嬷嬷也实在是真的气坏了,怎么都没想到卫安竟然会弄的一身伤的回来。

    刚才在卫老太太面前卫安还说自己并没有受伤,看她表现的那么自如,汪嬷嬷也信了,谁知道回来一脱了衣裳,后背上却几乎全是青青紫紫的伤痕,有些地方出了血不算,竟还粘着小沙子小石子。

    玉清还好,还能稳得住。

    可是蓝禾却立即就骂出声来了:“那帮不得好死的......”

    今天受了一天的窝囊气,她实在是觉得忍无可忍了,只觉得不管是永和公主还是冯淑媛,简直都是在光明正大的杀人。

    今天要不是卫安自己的骑术厉害,根本就不可能活着回来,她们下手的时候又准又狠,完全没有留余地,就是冲着杀人来的。

    汪嬷嬷眼泪都出来了,却还是能持得住,吩咐她们去拿了小镊子来,一点一点给卫安先清理背上伤口上的脏污,然后才服侍着卫安去洗了澡涂了一层厚厚的药膏。

    等做完了这些,汪嬷嬷才抱着铺盖进来铺在了脚踏上,轻声道:“今晚我守着您睡吧。”

    汪嬷嬷已经不必守夜了的,卫安知道她是担心自己,就连忙摇头:“我好着呢,一点儿事都没有,您不必这样......”

    汪嬷嬷却很固执:“我守着您,不然我也睡不着。”

    她带着卫安长大,眼看着卫安长成了如今的大姑娘,快要谈婚论嫁了,实在是看不得卫安活的这么辛苦。

    卫安只好答应了。

    汪嬷嬷整理好了铺盖,就熄了灯,在黑夜里躺了一会儿,忽然就开口问卫安:“姑娘,您跟我说实话,您是不是......是不是喜欢平西侯?”

    卫安沉默着没有说话。

    黑暗里看不清楚卫安的表情,可是卫安是汪嬷嬷一手带大的,她知道卫安没有干脆利落的否认,就差不多是了,就叹了口气问卫安:“永和公主是因为平西侯才为难您的吗?”

    卫安过了一会儿,才轻轻的嗯了一声。

    汪嬷嬷翻身爬起来,想了一会儿就道:“我知道您的性子,要是您不喜欢平西侯,一定有办法让公主放弃对您的敌意的。”

    卫安却笑了:“嬷嬷,这回真的不是这样。”她轻声说:“公主根本没有管我到底是不是也喜欢沈琛,是不是愿意嫁给沈琛,她就是只是想除掉我而已。不管是我是不是喜欢沈琛,对她来说,都不是什么要紧的事,要紧的是,我从这个世上消失,才是最重要的。”

    汪嬷嬷被卫安说的有些毛骨悚然:“我还以为是您跟她自陈了心意,她才生气了想要至您于死地......”

    卫安知道她的意思,笑了笑就道:“每个人的心思都不同,想的东西也不同,或许在她眼里,得到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除掉那个人心里的人吧。”

    汪嬷嬷还是不大能理解,反应过来只觉得害怕:“若是这样说的话,那她岂不是绝不会放过您了?那您以后怎么办?”

    既然沈琛喜欢卫安,卫安也喜欢沈琛,那自然是要走到成亲那一步的,可是现在永和公主就对卫安下死手了,之后要是真的有那一天,永和公主岂不是该气到把整个定北侯府都给烧了才甘心吗?

    卫安便摇了摇头:“您放心吧,不会有那一天的,永远不会有那么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