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十五章·问责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永和公主被人扶着才能站起来,平安侯夫人和宫里的嬷嬷们此时此刻都蜂拥而至,围着她胆战心惊的问她受伤了没有。

    永和公主带着些哭腔点了点头,对着自己嬷嬷撒娇:“脚痛.....”

    嬷嬷脸色便变了,急忙蹲了下来,再也顾不得什么,立刻没什么好声气的看了卫安一眼,有些厌恶又有些复杂的看完了卫安,立即吩咐人去请太医。

    平安侯夫人便咳嗽了一声:“殿下既然腿伤了,这样站着恐怕会加重伤情,还是快些先请进去躺着等太医来罢.....暂时先不要挪动了......”

    一面又让人去安排藤椅过来。

    这是正理,处置的还算妥当,嬷嬷没有反对。

    永和公主却借着这个空隙去看卫安,嘴角微微上挑,又忽而垂下来,冲着卫安冷笑:“是她推我摔下来的。”

    安排观赛的亭子有些远,那些座位也都有些远,看不清楚也是有的。

    这也是冯淑媛之所以安排她们在这里比赛的原因,就是为了把卫安推落下去受伤或是被球棒弄伤的时候,好借口地方太远外头的人没看清楚。

    现在却被永和公主用上了。

    跑来站在卫安身边的陈绵绵简直没想到永和公主还会这样指鹿为马,立即便出声反驳:“殿下,我们刚才都看清楚了,寿宁郡主从头到尾都没有伸手推您!刚才她还帮您把马弄开了,否则您就真的要受伤了!”

    梅夫人斟酌了一瞬,也跟着道:“殿下,或许是您慌乱之中记错了?我们刚才在外面看的算是清楚,寿宁郡主的确是没有伸手拉您或是推您的举动......”

    永和公主便垂了头捂着腿喊痛。

    宫里来的嬷嬷立即喝了一声:“闭嘴!”想起平安侯夫人和梅夫人等人的身份,又忍耐着脾气道:“殿下受了重伤,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先送殿下进去休息等太医来再说吧!”

    这就是没把事情定性,也没有承认刚才陈绵绵和梅夫人的证词。

    永和公主是金贵的,谁都不敢让她把话说清楚再进去,就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藤椅抬走。

    陈绵绵拉着卫安觉得有些崩溃:“她是故意的,一开始她就没想过要放过你......”

    刚才那帮还穿着骑装的女孩子们隔着遥远的距离都笑的肆意又快意,看卫安的眼神从一开始的惧怕和惊奇,到现在就换成了看好戏和等着她倒霉的不怀好意。

    把公主推下马来了呢,就算是没在马球赛上残了废了,之后也得不到什么好果子吃了。

    她们对于死人,向来是缺乏足够的关心程度的,毕竟是要死了,还关心她那么多干什么?

    她们还急着去公主面前露脸,表现自己的焦急焦虑和担心。

    陈绵绵气的抓住卫安的手都有些泛白,骨节被她握的咯咯作响,好半响才吐出一口气,见平安侯夫人跟梅夫人都只是叹气,就问:“二位夫人也看见了,明明安安没有推公主的.....”

    梅夫人看了卫安一眼,轻轻摇头:“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处了,先回去吧.....”

    平安侯夫人就摇头:“恐怕不能走了,待会儿宫里大约就会来人,既然永和公主口口声声说是寿宁郡主推她落马的,那这件事就一定要有个交代,寿宁郡主怕是要留在这里等人问话。”

    陈绵绵急的要哭出来:“就算是她是公主,难道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吗?明明我们都看见了......”

    平安侯夫人就几不可见的朝着卫安点了点头交换了个眼色,握住陈绵绵的手安抚她:“话不是这样说,既然要问话,在场的人是都要问的,你看见了什么,到时候照实说就是了,不必急。”

    陈绵绵就稍稍放了些心,端着杯子半响才重重的又放在了桌上,简直不可理解:“她这座就是为了要你的命吗?”

    图什么啊?

    要是沈琛真的喜欢卫安的话,那永和公主这样毫不留情的杀了卫安,沈琛就只会更加觉得永和公主恶毒了啊,永和公主到底是怎么想的,才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一再的逼的到到绝境还不肯放手?

    卫安挑了挑眉,倒是还坐得住:“我也不知道,我之前就跟你说过啦,我要是能猜得准每个人的心思,那就好了。”

    陈绵绵见她说话语气还算是轻松,就也忍不住跟着平复了下情绪,却还是有些恹恹的:“她要是一门心思的就说是你推了她,那你怎么办?”

    那毕竟是公主呢。

    卫安就笑了笑,摊开手道:“可是不是我啊,这么多双眼睛看见了,都知道不是我做的。”

    陈绵绵又有些急了,卫安不是很聪明吗,怎么连这个道理都不知道,很多人都会顺着公主的话来说,来给她作证的,毕竟得罪一个公主和得罪一个郡主的利益得失很多人都会算。

    到时候,又有永和公主指证,又有人帮忙作证,难道隆庆帝真的会相信外人而不相信自己的女儿?

    陈绵绵觉得卫安或许是自信过头了,忍不住就晃了晃她:“要不我们回去找老太太吧?或是找我父亲......她们一定有办法的,我们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啊......”

    陈绵绵真是个好姑娘,卫安摸了摸她的头轻轻笑了一声,低声安慰她:“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凡事都是可一可二不可再三,永和公主和冯淑媛对她的为难却远远的超过了这个数,她们是怎么尖酸刻薄,怎么一开始就有意为难她,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

    这些不仅仅是那些围绕在永和公主和冯淑媛身边的贵女们否认就能掩盖得过去的。

    因为场中还有平安侯夫人、梅夫人和怀仁伯夫人这些德高望重的老一辈的人。

    陈绵绵似乎有些明白,却还是咳嗽了一声提醒她:“可是就算是这样,也要看断案的人是谁吧?若是德妃娘娘呢.......德妃娘娘她也不大喜欢你的......”

    如果是德妃来的话,她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最多最多也就各打五十大板,卫安肯定还得被打的偏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