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第七章·马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要是卫安真的不管不顾的就要走,她们难道能光明正大的绑人留下来吗?

    原本之前送帖子就已经是威逼利诱了。

    可是再怎么威逼利诱,旁人是看不见的,旁人只知道侯府给卫家送了帖子,觉得卫安来也理所当然。

    现在大家也都看见了侯府对卫安的态度,他们对这个客人的确算不上尊重,不仅是尊重,甚至连基本的待客之道也没有。

    主人冷落,还帮着来访的客人讥讽她,她就算是要走,别人就算是看在侯府和公主的面子上不敢多说,心里也是要觉得理所当然的。

    是她们自己送给了卫安离开这场赌局的通行证。

    冯淑媛深吸了一口气,皱着眉头觉得有些骑虎难下了。

    同样觉得自己骑虎难下的还有楼上的永和公主,她看着卫安,眼睛里的杀气几乎已经就要遮掩不住了。

    永清公主就在心里笑了一声。

    都知道卫安不好对付,可是永和却还是自己沉不住气,在计划还没开始的时候,就非得先让人家难堪,预备给人家一个下马威。

    现在却被卫安堵在了这里,一时之间进退两难。

    不管怎么样,她总是乐意看着永和公主吃瘪的,因此也就站在一旁看热闹。

    陈绵绵忍不住了,见冯淑媛还是把话说的这么难听,听起来算是给了卫安面子,实际上却还是在指责卫安不会看场合行事,忍不住就冷笑起来:“我还以为淑媛你不知道这是你的及笄礼!既然给人下了帖子,自然是诚心实意的邀请人家来吧?人家既然来了,自然也是诚心实意的要祝福你,你做什么非得这么作践人家?说到不知礼数......”

    她顿了顿,咬了咬牙道:“我也只好不知礼数了,安安说的是,既然既然殿下觉得我们怎么做都是错,那我们便干脆不在这里惹人嫌了。”

    她说着便拉着卫安要走。

    冯淑媛被她说的面红耳赤又尴尬恼怒,却又知道绝不能让卫安走,忍着气重重的拉了陈绵绵一把走到卫安前面,耐着性子放低了姿态:“刚才是我孟浪了,我是听了外头的传言,见你说话又不客气,便多嘴同公主殿下多说了几句,以至于殿下误会了你......”

    卫安便若有所思。

    冯淑媛绝不是一个冲动易怒的人,她甚至跟仙容县主都不一样,这不是一个恃宠生娇仗势欺人的人,做每件事都是深思熟虑的,理智的很。

    就像是现在,她明知道说出这几句话以后,别人都会觉得她多嘴多舌,且受不了委屈,可是为了平息永和公主的怒火,也为了给永和公主台阶下,为了留住她,她竟能在自己及笄礼的大日子放下身段,做到这个地步。

    这句话一出,永和公主果然有了台阶可下,冷冷的笑了一声便道:“既然是这样,那倒是本宫误会你了。”

    冯淑媛蹙着眉头看着卫安,一副居高临下却又克制的模样:“我是诚心实意邀请你的,待会儿礼成了之后,还有许多玩耍的花样,你要是不来,岂不是太可惜了?”

    众人就都察觉出些不对来了。

    看永和公主和冯淑媛对卫安的态度,分明是嫌弃她到了极点的,可是等到卫安真的被她们逼得想走了,她们却又似乎很怕她会走似地。

    这样矛盾的态度让众人都忍不住诧异。

    平安侯夫人更是有些担忧的忍不住说了一句:“寿宁郡主看起来似乎不大舒服......”

    有了平安侯夫人这句话,卫安要是想走的话,便可以顺利找到理由走了。

    永和公主轻飘飘的看了冯淑媛一眼。

    冯淑媛便忍不住哎呀了一声着急起来,一面拽了卫安往楼上去,一面道:“时辰都快过了,外头的客人恐怕也都进来了......”

    时机被打断了,再要多说就是得罪人的事,平安侯夫人看了卫安一眼,见卫安神色如常,便也不好再说,点了点头亲自主持了典礼。

    冯淑媛的及笄礼早已经从半个月前就开始筹备了,各色东西都是齐全的,请的人也都非富即贵,知道冯家如今深受皇恩,大家都很给面子。

    连陈绵绵也忍不住小声跟卫安说:“她的及笄礼操办的倒是很特别。”

    宫里也有许多赏赐下来,这个典礼不特别也要特别了。

    卫安笑了笑,就听见已经换了衣裳出来的冯淑媛笑起来:“长辈们都已经发了话,今天准许我们自己玩乐一天,没了长辈约束,我们不如想些好玩的玩意儿,如何?”

    虽然之前发生了永和公主跟卫安的对峙,可是到底没有长辈的束缚,可以顺着心意玩耍的机会太难得了,因此众人都欢呼相应。

    连永和公主跟永清公主也难得的没有说话,她们不说反对,意思便是也赞成了。

    众人便都欢喜的笑着讨论起到底要玩些什么。

    冯淑媛微笑着听了一会儿,忽然转过头看着卫安:“她们都想要打马球,马球可有些难,不知道郡主学过没有?”

    陈绵绵皱起眉头。

    永和公主跟冯淑媛特意要留下卫安,又非得让她打马球,她心里已经起了警觉了,冲着卫安摇头,示意卫安说不会。

    卫安果然笑了起来,摇了摇头有些尴尬:“不大精通。”

    不大精通?

    恐怕是不会,却非得要装成只是不精通的样子。

    冯淑媛上下打量她一眼,见她身量纤细,又想一想从没在需要打马球的场合里看见过她,心中已然有数,见她说了这句话,便顺势笑道:“不大精通?我们这里也没几个人算得上是精通的,再说不过是女孩子之间玩耍罢了,也未必就需要精通的.......”

    她笑着看着卫安,扬了扬下巴问她:“那郡主打还是不打?听说卫老太太从前是极擅长打马球的,长宁郡主曾经也是出了名的马球高手......”

    激将法都用上了,看来是真的很想要她参加的。

    卫安垂头片刻,在众人惊诧的目光里又抬起头来,微微笑了笑,低声忽然说:“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