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第二章·恶毒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哪里是真的找不到?”卫老太太靠在引枕上冷然一笑,带着十足的嘲讽:“他分明是在故意等着我,他知道我对明家这个孩子的在意程度,所以一直吊着我罢了。反正大儿媳妇带着孩子终归在福建,只要在福建,他就不怕他们跑了。什么找不到?他只不过是一直就没想找到。”

    卫老太太看的极为透彻:“他圈禁那个孩子,却没动作,是一直没有用到那孩子的地方。可现在不同了,现在沈琛摆明了要去找他的麻烦,浙江被倭寇大举进犯,他这个福建总督能逃得了日后追责吗?他心里清楚,我们跟沈琛的关系,也清楚沈琛代表的是谁。现在,这个孩子已经是他手里的筹码了,我怎么能不去?”

    二老爷三老爷便都有些着急。

    尤其是二老爷,忍不住便道:“难道就没了别的法子?老太太,去福建真的太危险,那个刘必平跟咱们从前碰见的对手都不一样,他是不会顾虑那么多的......”

    卫老太太难得的没有一锤定音,而是定定的看了二老爷和三老爷好一会儿,才温和的笑起来,露出了几分欣慰:“你们能替我着想到这个份上,我这个当嫡母的,心里感动。可是这回也的确不能不去,你们知道,我这一辈子,从明家出事之后,就没开怀过,所能支撑我的,无非就是为了明家昭雪罢了,明家昭雪了,我虽仍旧还活着,可是其实也没多大的乐趣......”

    二老爷和三老爷都垂下了头。

    他们的确是知道的,卫老太太最在意的还是明家的事。

    “现在明家有了后,要我放手不管,那是万万不能,不管前路多艰险,这一趟我都非走不可。”卫老太太将手里的杯子放在桌上,轻声道:“倒是你们,不管京城之后再发生什么,还是都按照我们之前商议过的,闭门过自己的日子,千万别牵扯到什么争端里头,这样一来,就算是有人故意找茬,平安侯府也不会见死不救的。还有陈御史那里......”

    陈御史现在已经入阁了,又是分管都察院的,掌握着言路,可谓是已经位高权重了,加上平安侯府有意斡旋,二老爷三老爷只要不犯什么隆庆帝的忌讳,是不会出什么事的。

    卫老太太心意已定,再说下去她也不会听,二老爷和三老爷对视了一眼,只好都纷纷应是答应了下来。

    又跟卫老太太说了沈琛已经出发了的事:“原本还想着,跟着钦差仪仗总算是会更安全一些,可是现在沈琛先走了,福建又乱的很,恐怕您要走的话,得多带些人手。”

    三老爷急忙附和:“是这样的,阿玠是个没经过大事的,他跟着也不过就是个摆设,还是多带些人手才能放心。”

    这一点卫老太太自然是不会想着跟他们犟的,想了想就道:“那就让谭喜和卫瑞再去看看京城有没有信得过的镖局,再多选一些厉害的镖师来。”

    等二老爷三老爷答应了,她才冷笑了一声:“不过朝廷怕逼急了刘必平他狗急跳墙,现在看来,狗原本不逼就准备着跳墙的。他谎报军情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这一世都是骂名了,可他仍旧做了,说明什么?这个人原本就先后跟成王和夏松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成王倒了夏松也倒了,他怎么能相信朝廷会放过他?现在他做的这些疯狂事,不过是想着最后再多捞一笔,而后恐怕就想着出海......”

    卫老太太说到这里,停了话头皱起眉头摇头:“不,恐怕也不是出海,他恐怕是打定了主意要反了。”

    这话一说完,几个人就都不约而同的变了一下脸色。

    说到底,刘必平现在已经是不在乎名声了,显然也不在乎会不会被称作乱臣贼子,在他心里,成王败寇。

    那他会不会趁着内忧外患之际,攀附晋王,干脆做从龙之功的美梦呢?

    三老爷咳嗽了一声:“刘必平很有可能是打着这个主意......”

    可是一旦他真的打了这个主意,那沈琛就更危险了。

    又阻止不了他,现在大夫人她们也都联系不上了,也没了别的法子了,二老爷跟三老爷都有些着急,又都知道劝不动卫老太太,面色就都有些担忧。

    还是三老爷想起来,忽然问:“怎么不见安安?”

    以往说这样的事,卫安是一定会在场的,卫老太太没了卫安根本不行,怎么现在竟连卫安也没看见?

    还是二老爷反应过来,对三老爷解释:“今天已经十七了,安安大约是去冯家赴宴了?”

    卫老太太便嗯了一声:“冯家早早的就下了帖子,又早就让人来请,安安已经过去了。”

    三老爷便有些郁郁,他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要是卫安在,还能跟卫安商量商量,看卫安怎么说,现在卫安都去参加冯家姑娘的及笄礼了。

    只是,他想到卫安去的是冯家,忍不住又皱起了眉头:“冯家那里也是个不小的麻烦,还不知道那边会闹成什么样......要是那边也怀着什么恶毒的心思,又是一场麻烦。”

    正说着,花嬷嬷便在外头隔着门帘禀报,说是卫瑞来了。

    卫瑞年纪渐渐的大了,卫老太太又认了他当干儿子,他是可以进出内院的。

    听见卫瑞来了,卫老太太脸上倒是有了点笑意,让花嬷嬷请了人进来。

    二老爷三老爷都已经站了起来,并不肯受卫瑞的礼,彼此见过又坐下了,才问他的来意。

    卫瑞是跟卫老太太说的:“老太太,谢少爷送了信回来,说是那边的事情进展的还算顺利,谢二老爷在那边的势力已经被清除的差不多了,有平西侯的人帮忙,他已经把那边的生意都收的差不多了。”

    这算是真真正正的好消息了,卫老太太有些感叹的笑了起来:“这样便好了,谢家遭受了这许多磨难,跟我们也脱不了关系,现在既然能除尽了小人,苦尽甘来,也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