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九十六·摊牌

一百九十六·摊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自然就不可能再跟不喜欢的人虚已委蛇。

    沈琛也不是这种可以利用女孩子真心来达到目的的人,更不是一个可以出卖自己感情的人,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自然就是不喜欢。

    他不喜欢永和公主,从一开始就已经明白的说清楚了。

    他自问没什么对不住永和公主的。

    永和公主却并不这么觉得,她愤恨得连眼睛都红了,看着沈琛的时候不再像是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反倒是像是看见了仇人,好半响才冷声问:“我不好,你不喜欢我?”

    她笑了笑,目光终于从沈琛身上挪开投向了不远处的花树上,冷淡的紧跟着又问:“你不喜欢我,那你喜欢的是谁?”

    沈琛沉默着没有说话。

    永和公主的脾气不大好,说的话也有些极端,如今的形象跟从前更是判若两人,他敏锐的觉察出不对,就不想接话。

    更不想把话题扯到卫安身上去。

    可是永和公主却更愤怒了。

    她当然知道沈琛沉默是为了什么。

    大家都知道沈琛喜欢的是卫安了,也都知道沈琛现在在跟林三少打擂台,为了卫安还亲自去定北侯府坐着求亲。

    可是沈琛就是不肯把这个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告诉她,就是觉得深宫深似海,所以她不会知道?还是根本就是怕她到时候迁怒卫安,找卫安的麻烦?

    如果说在这之前,她心里还有那么一丁点的犹豫的话,现在,她心里已经连最后的一丝犹豫都没有了。

    她终于确认了一点。

    沈琛不喜欢她,这是真的。

    沈琛喜欢卫安,这也是真的。

    她在心里又笑了一声,有些想要笑又有些想要哭,到最后终于还是只是颓然的坐在了凳子上。

    沈琛见她又哭又笑的,沉默了一瞬才道:“公主喜欢我什么?”

    他轻声说:“公主跟我相处的多吗?认识的久吗?又了解我多少知道我多少的事?说不定公主根本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这样的喜欢,真的是喜欢吗?又真的经得起年深日久的磋磨吗?”

    永和公主就冷笑了一声,没有抬头,带着哭腔道:“你这说的是什么意思?是说我的真心都不是真心了?”

    “不是这个意思。”沈琛坐在她对面,肃然了脸色道:“我的意思是,公主其实未必是真的喜欢我这个人,您喜欢的,不过是表面上看着吃喝玩乐都精通,对谁说话都温和客气带着调侃的沈琛罢了,您是觉得沈琛虽然纨绔,却没有一般纨绔的恶习,是不是?可是这又怎么样呢?有这样特性的人也多的很,为什么就非得是我?”

    他顿了顿,有些不知道怎么说,组织了一会儿语言,才慢慢的说:“而且,公主也听见我说过了,承蒙您错爱,可是我却并不敢领受这份厚重的心意。既然我不喜欢,公主一个人的喜欢又有什么用呢?我并不敢嫌弃公主,更不敢说公主有哪里不好,我只是想告诉您,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总要学着去接受的。”

    永和公主听了一些进去,又觉得刺耳。

    到了后来,琢磨了又琢磨之后,就只是更加想要冷笑。

    说了这么多,其实不是沈琛的风格。

    他之所以这么耐心,不过是觉得她的行为有些诡异,跟从前不同了,下意识的担心她会做出什么错事来罢了。

    说到底,沈琛甚至或许还是为了卫安,所以才会耐着性子跟她说这么多的话。

    想到了这一点,她满腔的心事忽然就都尽数消散释然了,觉得其实也真的没什么话好再说的。

    说什么呢?

    眼前这个男人明明白白的说了,不会喜欢她。

    有这一点在前,再说什么都没用了。

    永和公主目光冷淡的抬起头来看着沈琛半响,才又垂下头嗯了一声:“我都知道了,从前是我错了,你走吧。”

    她的态度明显不对,沈琛便迟疑了一瞬没有动作。

    永和公主嘲讽的看了他一眼:“才刚不是急着要走吗?现在我让你走,又不走了?”

    女人的情绪变化起来实在是快的像是天上的天气,沈琛见她没事,便摇了摇头:“是,那我便走了。”

    他出了宫,才想起了什么似地,忽然转头去问汉帛:“最近郡主那边有没有事狠么异常的事?”

    汉帛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见他问卫安,仔细的想了想以后才摇头:“没什么异常啊,就只有一件,说是推迟去福建的时间了,这事儿不是跟您说了吗?您还说到时候要亲自去问一问那边,看到底是为什么,只是后来就出了宫里召见的事,您就急着进宫了。”

    他说完了这么一大串的话,才有些困惑的看着他问:“对了,您怎么进去这么久啊?之前宫里便有公公跟我说,您已经被圣上放出来了......”

    沈琛咳嗽一声,吩咐他:“你去跟三少说一声,就说我有事找他,让他晚上到凤凰台一趟。”

    等到汉帛答应了,他才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宫城。

    永和公主这番表现实在是太诡异了,由不得他心里不起疑心。

    永和公主却也不管他到底起没起疑心,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她已经是一定要除去卫安的了。

    卫安不仅抢走了她心爱的那个人,还把她的自尊和尊严都践踏在了脚底下。

    她不恨沈琛,可是对卫安却深恶痛绝。

    她为什么要恨沈琛呢?沈琛该是她的啊,要不是有了卫安,他合该喜欢她的,他魂牵梦绕的那个人,也合该是她的。

    今天就已经是她最后给卫安的机会,可惜沈琛自己并不怎么珍惜。

    他要是不拒绝自己拒绝的这么斩钉截铁,他要是能够有些迟疑有些犹豫,她都或许不会像现在这么歇斯底里的痛恨他跟卫安,可惜,现在一切都太迟了。

    她还有什么好怕的?

    大不了也就是去陪着母后罢了。

    反正得不到的最后都得不到,那为什么还要在这个世上受苦?

    她笑了一声,眼里闪着晦暗不明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