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九十四·要见

一百九十四·要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琛从太极殿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太阳已经落到了边上,天边的云彩墨绿色里混着红色,显得厚重又压抑,让人无端情绪低落。

    沈琛一出了太极殿的门下了台阶,一直候着的王冲便迎上来了,觑着他的脸色问他:“侯爷是就此出宫吗?”

    沈琛背着手嗯了一声,便要举步,却又被王冲犹豫着叫住了。

    王冲上前了一步站在沈琛后头,侧着身子压低了声音轻声道:“侯爷,公主殿下想要见您一面,特地让她宫里的小太监来通知了,已经等了许久了,您看是不是......先去见过公主殿下再出宫去?”

    他对着沈琛是很是客气的。

    对着永和公主也同样的客气。

    沈琛看了他一眼,顺着他的目光看见了不远处探头探脑的小太监,几不可见的皱了眉头想了片刻,便道:“既然如此,那便去吧。”

    有些事情,的确是到了说清楚的时候了。

    不远处彭德妃的宫里,跟永和公主一直不大对付的永清公主也正跟彭德妃说笑话似地提起这件事:“听说沈琛进宫了,迫不及待的就让自己神百年的小太监去太极殿外等着了,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倒贴沈琛似地,面子不要了,身份也不要了,实在是丢了公主的脸面!”

    彭德妃正看着针工局送上来的这一季的江南进贡的丝绸和裁制好了的衣裳,一面跟旁边的彭嬷嬷说:“江西不是进贡了一批夏布吗?夏布清爽,做成夏衣正好合适,太子畏热,那些丝绸不肯上身,让他们费些心。”

    夏布是江西万载县历年送上的贡品,苎麻制成的夏布穿着清爽又凉快,最近几年很是受隆庆帝的喜爱,因此身价翻了一番。

    可是近些年送上来的也越来越少了。

    往年是紧着皇后娘娘用,今年开始,自然是要紧着东宫了。

    彭嬷嬷连忙应了一声是,转头便让人去针工局打招呼了。

    彭德妃这才有了时间,回过头来看着永清公主剥蜜橘,若有所思的问她:“你刚才说什么?说是永和派了人去守着沈琛,让沈琛一从太极殿出来,便去她那里见她?”

    永清公主是被彭德妃养着的,对彭德妃很是亲近,又因为终究不是在亲娘身边长大,察言观色的本领一直是一流的,见她上心,就急忙打点了精神:“可不是,沈琛一进宫她就等着了,让小太监在太极殿外头候着,王公公都肯给她通传,想必是花了不少银两。”

    她说起永和公主的时候,不屑的牵了牵嘴角。

    一直以来她们两个的关系本来就算不得好,等到最近关系就更加的差。可是她一直没有压过永和公主的时候-----毕竟永和公主是方皇后长大的,之前方皇后一直又压着彭德妃一头。

    也就是最近,永和公主才终于因为方皇后倒了霉而跟着失了从前的风光,永清公主才觉得扬眉吐气。

    可是再扬眉吐气,从前的梁子结下了就是结下了,她是不会想着看着永和公主开心的。

    彭德妃显然也立即就察觉到了她说起永和公主时候的语气,跟着笑了笑便道:“她始终是你皇姐,圣上还是顾念着情分的,你做的不可太过分了,省的到时候给自己找来不痛快。”

    永清公主答应了。

    彭德妃才吩咐彭嬷嬷:“让人去看看。”

    彭嬷嬷会意,知道她是在说让人去看看永和公主跟沈琛那边的情况,连忙点了头答应了去了。

    彭德妃就又跟永清公主提起冯淑媛及笄的事来:“你不过就是个凑人数的,凡事都不要管,不管永和那天会闹出什么事来,你都只当作不知道便是了,千万不要跟搀和进永和的事里头,她脑子都不清楚的,你跟她闹起来,到时候只会把你自己牵连进去。”

    永清公主脸上的笑意就收敛了,知道彭德妃说这话一定是有深意的,便试探着问道:“母妃为什么这么说?我听说那天寿宁郡主也来......”她放了手里的橘子,轻声道:“她之前不是说要去福建了吗,怎么忽然又推迟了?总得有个原因吧?我听说沈琛似乎也喜欢她,若是这样的话,那是不是......”

    彭德妃便笑着看了她一眼:“既然知道,就藏在心里,未必要说出来才证明你聪明。”

    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永清公主反倒沉默了,她过了半响才摇头:“只是,皇姐固然厉害,却未必斗得过寿宁吧?”

    她之前在五皇子满月的时候曾经找过卫安的晦气,可是被卫安毫不手软的挡回去了,她知道卫安是个不会吃亏的脾气,便有些幸灾乐祸的冷笑了一声。

    想要对付卫安,可是卫安也不是个善茬儿啊,到最后,说不定谁才是真的吃亏的那个。

    她忽然有些期待十七那一天冯淑媛的及笄礼了,想必到时候一定会是很惊心动魄和刺激的,毕竟这两个不省心的女人放到了一起的话,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彭德妃接了她递过来的橘子吃了一口,便放在了一边:“对对的了对付不了的,咱们也管不着,反正不要搀和进去就是了。这样一来,到时候就算是真的闹出了什么事,最后跟咱们也没什么关系,我们也好说的上话。”

    永清公主彻底会意,明白了彭德妃的心意,乖巧的挽着她的胳膊笑的很是灿烂:“女儿明白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咱们只需要看着她们打擂台便是了,反正不管是谁赢,对咱们都是没坏处的。若是她们两败俱伤,那便更好了。”

    彭德妃点了点她的鼻子,眼睛里却没什么笑意,等到彭嬷嬷回来说是太子已经从书房回来了,才连忙站了起来:“回来了?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不会是同师傅闹别扭了罢?跟着伺候的是谁,有没有说今天为何回来的这么早?”

    彭嬷嬷知道她着急,急忙回她的话:“您放心,是圣上要见今天讲书的秦大人,因此才准许了太子提早下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