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八十三·压力

一百八十三·压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花嬷嬷正跟卫老太太说着,卫安便回来了,带着一脸的焦虑。

    这是很少见的,毕竟她向来是有自己主见的人,不管遇见什么事,都好像习惯了泰山崩于前而不变于色。

    卫老太太伸手拉了她在身边坐下,轻轻替她将头上已经歪了些的花钗重新插戴好,对着花嬷嬷使了个眼色,等着花嬷嬷带着人都退下去了,才轻声问她:“沈琛跟你表明心意了?”

    卫安嗯了一声,似乎忧心忡忡。

    隔了许久,她才看着屋里跳跃的烛火,有些茫然又有些焦躁的说:“这是不合礼数的,沈琛太孟浪了!”

    不合礼数?

    卫老太太默然了半响。

    有时候她觉得卫安是个极其矛盾的个体,她平时做事何尝拘泥于礼数了?可是遇上这等感情的事,她却好像又分外的注意起了礼数。

    那些说话稍稍孟浪些的,她便看的如同蛇蝎。

    如今沈琛大着胆子表明心意,她最多的也不是惊喜或是忐忑,而是对沈琛做了不合礼数,表达了心意的行为的愤怒。

    她摸了摸卫安的头,安抚似地叹了口气:“有些事,不可拘泥于教条礼数......若是按照礼数来说,林三少做足了礼数了,可是你愿意吗?”

    她深深的看着卫安的眼睛,试图让她冷静下来:“你想一想,你到底是在怕什么?”

    哪个女孩子不期待良人?

    唯有卫安看他们像是在看洪水猛兽,避之惟恐不及。

    这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卫安便长久的沉默下来。

    她没法儿跟卫老太太说她上一世的那些惊恐。

    一步错步步错。

    她那时候就是因为太寂寞了,因此才会上了彭采臣的当,轻易的就被他的那些好和甜言蜜语蛊惑,以至于犯了那样大的错,嫁了那样一个人。

    在她心里,下意识的从此觉得私下说那些好听话妄图骗取女孩子真心的人,都是同一类人。

    林三少固然不属于此类,可是他又不是她所喜欢的人。

    她想到这里,心忽然猛烈的跳了一跳,随即就有些受了惊吓似地弹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她在想什么?

    她生沈琛的气,避开沈琛,觉得沈琛孟浪,居然是因为她觉得他像是上一世的彭采臣?!

    像彭采臣什么呢?

    分明沈琛跟彭采臣是完全不同类型的人,彭采臣连沈琛的一根脚指头都比不上。

    是那种感觉。

    相同的是,她对于上一世开始的彭采臣的感觉,和对如今的沈琛的感觉,是一样的。

    那是,在经历过了背叛和教训以后,她曾经警告过自己,极度危险的感觉。

    她被自己的想法吓住了,竟一时没有再开口说话。

    卫老太太将她揽在怀里,一下一下的抚摸她的背,轻声道:“祖母也是从少女一路过来的,正常的女孩子遇见这种事,不当是你这样的反应。我知道你心里有顾虑,也知道你不开心,可是安安,过去的,都过去了。人总该要往前走,往前看。不舒服的事,便都忘了吧。人不同,处事方法不同,未来的路便也有千千万万条,千千万万种可能,何必替古人担忧,杞人忧天呢?”

    卫安窝在卫老太太怀里,有些醍醐灌顶,又有些不好意思,半响才闷闷的仰头看着卫老太太,声音很低很低的道:“祖母,我似乎.......很爱对沈琛发脾气。”

    卫老太太便忍不住笑了。

    卫安旁的事情上像足了大人,可是遇上这种事,竟又比任何一个女孩子都害羞。

    她分明是对沈琛有好感的,可是又羞于承认,似乎一旦开口,就好像是输了一样。

    她摸了摸卫安的头,忍俊不禁的笑起来:“除了发脾气,就没有旁的了?”

    卫安闷闷的想了想,认真的摇头:“还有,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可以想说什么便说什么。他不觉得我惊世骇俗,我也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不必担心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她有些困惑的握住卫老太太的手:“还有......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是靠得住的。不管我任性还是不任性,不管我是什么样的人,他大约是真的,喜欢我。”

    她上一世唯一喜欢过的彭采臣是骗她的,她因此便开始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什么是喜欢一个人,她是经历过的。

    可是那个人怎么叫做喜欢她,她是当真不知道,也并没有人教过她。

    她总觉得,要跟一个人相处一辈子,是一件很难,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

    可是.....

    也不是不可以试一试。

    卫老太太便明白了卫安的意思,她顿了顿,轻声道:“若你是想问我,沈琛能不能长长久久的这样对你,我不能告诉你,更不能给你什么保证。因为人永远没办法去控制另一个人的思想,要他能永远怎么样。”

    她见卫安眼里闪过复杂和害怕惊惧,便又缓缓的道:“可是,我知道,人不能因噎废食。尽人事而顺其自然再而听天命,大约是最好的选择了。”

    人生的路太长了,谁都不知道将来有什么变故,可你总不能为了将来会有变故便选择不活着。

    卫老太太希望卫安自己会懂这个道理。

    卫安抿了抿唇,正要再说什么,门便被敲响了。

    花嬷嬷在外面轻声跟卫老太太说:“老太太,三夫人过来了。”

    卫老太太便看了卫安一眼,让花嬷嬷她们进来,又让卫安去东次间重新整理妆容,而后才问三夫人:“什么事?”

    三夫人自己也是满脸的困惑:“冯家来了一个管事妈妈,带了许多礼物,还带了一封帖子,说是要见安安。”

    冯家?

    卫老太太心念一动,问她:“是荣昌侯冯家?”

    三夫人点了点头,面色有些复杂:“一向跟冯家没有什么交往,冯家自从那件事过后,消沉了许久,最近才又重新风光起来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来我们家了,还要见安安......”

    这实在是怎么看怎么都透露着不对。

    冯家莫非是又打着什么坏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