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八十章·深意

一百八十章·深意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管怎么样,定北侯府总算是能真的先松一口气了。

    没了楚景行的咄咄逼人和长安长公主手里掌握着的谢家的势力,卫老太太只觉得如芒在背的感觉终于消失,就算是心里还隐约怀揣着对卫安将来选择谁的担忧,可是这点担忧比起即将离开京城的欢喜和期待来说,也实在是不算什么。

    京城是不能再呆了,现在的风平浪静不过是表象罢了。

    实际上早已经暗潮汹涌。

    隆庆帝的身体已经是强弩之末,五皇子尚且年幼,只要临江王找到一个合适的借口,其实........

    她正想着,三夫人和二夫人便结伴来了,跟她说已经把行囊都收拾好了。

    三夫人带着点儿感叹的道:“一直说要动身,只是一直都有意外,这回可好了,也算是圆了您的心事。”

    二夫人也跟着附和:“是啊,现在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您趁着这个时候走是最好的,也省的到时候再出些什么岔子。”

    她们会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毕竟最近出的事太多,权倾天下的首辅夏松等人也这么快的就倒台了,眼看着经过了这次地动以后,势力更是重新洗牌,内阁里的人也都换了。

    谁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

    嫡出的儿媳妇们里头,大夫人因为丧夫而一蹶不振,小儿媳妇又跟仇人似地,倒是这两个庶出的儿媳妇,不管怎么说,总归是真真正正一直在她跟前的,卫老太太对着她们久了,便也多了几分感情和宽容,听见她们这么说,便笑了起来:“就是你们说的这个道理了,撇开这些东西不说,只说福建有大儿媳妇她们,我便一定得去一趟的。倒是你们,留在京城,还该万事小心谨慎才好。”

    她顿了顿便道:“其他的事我也都交代过了,你们办事我都是放心的,也就不过分再多说了。只是有一件事我还是得再叮嘱一遍,若是遇见了什么难事,千万记得跟镇南王商量,若是万分不得已的时候........平安侯府也可一求。”

    “有些事男人出面总是太惹人注意,便需要你们来了。”卫老太太看着他们两个,抬了抬眼睛,神情变得凝重:“内宅女眷们交往,往往代表的便是家族的意思。若是真到了那么一日,便要靠你们了。”

    这些都是之前已经吩咐过的,可是现在听起来,还是觉得头皮发麻,二夫人跟三夫人对视一眼,都看见了对方眼里的担心。

    可是担心也是没有用处的,两个人都急忙应承下来。

    卫老太太才放心了,轻声叹了口气:“也未必就会到那个地步,真要是到了要清算我们的地步,那京城也已经乱的不成样子了,你们也不必太过担忧。凡事小心谨慎罢。”

    二夫人沉默了半响,才问她:“那母亲,这回琨儿是不是跟着一同去?”

    卫琨跟卫珹年纪算起来都比卫玠大,何况卫玠的婚期还在两年后,论起来是还没成家,算起来,他们两个总比卫玠要更沉稳些。

    卫老太太摆了摆手:“让他们在家中罢,福建也未必太平。”

    说了这么一大段话,卫老太太便有些乏了,二夫人三夫人告辞出来,出了院子便结伴而行,二夫人良久才道:“真是没想到,短短几年里,就出了这么多事。”

    三夫人也有些感叹:“可不是。想起来,就跟做梦一样,小七成了寿宁郡主,原来是明鱼幼的女儿,而长宁又成了那个下场.......人的命运真是说变就变。”

    二夫人便笑了笑纠正她:“哪里是人的命运说变就变,分明就是随着小七而变的。你有没有发现,这一切的事,都是从普慈庵开始的?”

    从普慈庵开始,卫安变了个人。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连带着卫老太太也变了个人,从死气沉沉变得生机勃勃。

    然后卫家也由此彻底改变了。

    三夫人想起从前的事,只觉得心里突的一跳,好半响才道:“说起来,的确是这样。小七......”

    她扶着栏杆看着亭子外头的花树,缓缓的转过头道:“但愿小七这回也仍旧是对的吧。”

    选择投靠临江王,初时觉得是天方夜谭,可是现在看来,竟也有几分意思了。

    只希望他们能选对。

    二夫人倒是比三夫人通透许多,她笑了笑:“其实我们要换个角度想一想,毕竟若是没有小七,其实我们也早支撑不下去了。不管是朱芳还是楚王还是曹安曹文,哪一个当初都能毫无预兆的整死我们,能到这一步,已经是托了小七的福。以后不管怎么样,都是我们应得的。”

    三夫人忍不住便笑:“二嫂是个真正的聪明人,从前我竟没发现。”

    笑完了又问:“对了,安安今天出门去了?”

    她忙着替老太太准备出行要用的东西,又去了一趟庙里上香,因此回来才知道卫安出门了。

    二夫人嗯了一声:“还有许多事情的尾巴没收拾好,安安估计是忙着这些事去了。谢三老爷已经被证明了清白,只是这病却实在是病的太重了,前途怕也就是止步于此了。谢三夫人邀了安安过去做客,怕也是辞行的意思。”

    他们是不会再想在廊坊呆下去了。

    之前谢二老爷还把持着谢氏宗族的时候,他们自然不会想着要回荆西去,打算在廊坊买宅子落户。

    可是现在谢二老爷他们也栽了,谢三老爷便有了重回故土的心思。

    这也是人之常情。

    三夫人若有所思:“说起来,谢家的事还是因为楚景行才引发的,现在他们也算是报了仇了。回去也好,毕竟.......毕竟不是说,荆西那边,谢二老爷已经跟关外那边有了一条线了吗?”

    要是真的谢三老爷跟谢良成能替卫安拿下这条线,那么,到时候他们在临江王面前的底气就又多了一些。

    不管怎么说,也不管是谁笑到最后,他们自己手里的本钱,自然是越多越好。

    二夫人嗯了一声,就听见孔嬷嬷回来禀报说卫安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