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六十五·忧虑

一百六十五·忧虑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现在才新婚燕尔之际,在仙容县主还在步步小心退让的时候,楚景行尚且能这么不珍惜,更别提以后了。

    他以后的女人只会越来越多。

    到时候又会对之前的糟糠有多少情分呢?

    哪怕她这个当母亲在后头盯着,那也是没有用的-----她不过是能阻止楚景行废了女儿罢了,可是要更多的,还能要求什么?

    她难道还能管得住楚景行的心吗?

    仙容县主却听不进去这些,她握住长安长公主的手,额头上的汗还是在往下滴,可是她却半点儿没有觉得,只是咬着唇问她:“母亲,听说,听说林三少跟卫安提亲了?”

    这件事已经传的大家都知道,大家都当一件新闻来听,长安长公主便也嗯了一声:“是林淑妃亲自派了谢司仪出宫跟定北侯府提的这件事,昨天还召了卫安进宫说话,想必是八九不离十了,若是定北侯府肯点头,这亲事也就怕成了。”

    她说着,又嘲讽的笑了疑似哼:“不过也未必,虽然林三少看上去是不错,可是还有一个沈琛呢。”

    “沈琛?”仙容县主的脸色愈发的难看,冷笑着道:“果然如此,当年我就看出他对卫安的态度不对,原来.....”

    沈琛对卫安的确是不同的,大家多多少少之前也都有一点猜测,不过沈琛一直没有表露出来,也没人拿这个说事罢了。

    长安长公主疑惑的皱着眉头看了女儿一眼,低声道:“这个跟你没什么关系?你怎么还因为这个热气?要真是因为这个都要生气,那你可不知道气的过来还是气不过来了。”

    仙容县主就拽住了母亲的手,扁了扁嘴欲哭:“我就是不甘心......当年桂娘说的没有不对的地方,她卫安不过就是个野种,因为命好,所以成了郡主,她除了命好,还有什么?她原来给我提鞋都不配的,可是现在却要跟我平起平坐.......”

    甚至还不仅可以平起平坐。

    要是真的到时候沈琛娶了卫安,而楚景行事情没成的话,卫安终有一日是要踩在她的头上的。

    她攥的指甲都陷进了肉里都不自知,忽而哽咽着道:“可是她到底为什么什么都比我强?!”

    她的亲事还是一波三折,好不容易才成功的。

    可是卫安呢?

    她什么都不必做,林三少这个冰山就愿意为了她去求林淑妃亲自出面求娶。

    沈琛更不必提,连永和公主都可以不顾,宁愿舍弃永和公主也要求娶她。

    凭什么?

    长安长公主就皱了皱眉头,忍不住看着女儿发愁。

    “袁嬷嬷说太医说你是忧思过度,昨晚又大发脾气,猛砸了一通东西,所以晚上才腹痛不止。原来你发脾气,就是为了这个?”她实在觉得有些可笑了,就忍不住真的笑了出来:“你这岂不是让亲者痛仇者快么?!”

    仙容县主就拉着长安长公主的手掉泪:“母亲,我也是气急了,卫安.......”

    卫安是她心里的一根刺,她实在是忍受不了卫安过的好。

    嫉妒心如此的重,一个不想干的卫安还要因为一点旧怨就如此惦记,以后若是真的有人跟她抢夫婿,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长安长公主头一次后悔小时候一直觉得女儿乖巧而没有好好教导她,可是如今要教导也来不及了,何况说多了女儿也懒得听。

    她就叹了口气摇头:“她也活不了多久了,你为什么还要跟一个死人置气?”

    仙容县主就茫然的瞪大了眼睛看着母亲,不知道母亲为什么要这样说:“她不是还活的好好的吗?”

    因为仙容县主怀了身孕,长安长公主一开始跟楚景行商量过了,不跟她说计划。

    可现在,长安长公主却还是将事情大致的告诉了她,皱眉道:“我都说过了,你只需要好好养着身体便是了,可你偏偏不肯听。”

    仙容县主捂着小腹觉得痛,可不知道为什么,却又莫名觉得开心,拉着长安长公主的手摇晃:“母亲,你不要那么痛快的就杀了她.......我的孩子是因为她而死的,我要她替我的孩子付出代价.......”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害的人没了孩子的卫安正站在门口听郑王跟卫老太太说话。

    郑王是在交代老太太好好看着卫安的,他实在是放心不下这个女儿:“她个性强硬,是个比男子还要坚强的女孩子,可是女孩子到底是女孩子,太强硬了总是容易受伤。林三少的亲事,我看着她似乎并不如何乐意,到时淑妃娘娘若是责怪,还希望您在中间转圜。”

    卫老太太便应了一声:“你放心,安安的事情我都心中有数,诚如你所说,婚事是重中之重的事,我一定会让她选一个自己可心意的。林三少的事.....安安已经跟我说过了,她自己便已经同淑妃娘娘说明了,淑妃娘娘也并没有怪罪,既然如此,也算得上一件好事。”

    郑王便紧跟着呢叹了口气:“其实我倒是觉得林三少是个不错的人选,只是安安既然不喜欢,也只得罢了。”

    他顿了顿,忽然又出声问卫老太太:“那您觉得,若是人选换成了沈琛,安安会如意吗?”

    屋里的声响停了下来,卫安僵在门外竟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

    好半响,她才匆匆转身下了台阶出了院子,径直回自己的院子。

    蓝禾跟在后头亦步亦趋,跟玉清交换了一个眼色,进了屋给卫安换了衣裳,又端了茶水上来,才轻声咳嗽了一声,去问卫安:“姑娘,您是不是......”

    卫安知道她们想问的是什么,可是她自己也想不通这个问题。

    她对着林三少的求娶只觉得压力倍增,如同心口压了一块石头,惶恐的厉害。可是一旦把这个人选换成沈琛,她竟又觉得以后的日子也不是那么可怕了。

    至少她跟沈琛总算是还谈的来,两人之间好像也相处得很是自然......

    正在见胡长史的沈琛莫名其妙的觉得鼻子有些痒,忍不住打了个哈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