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六十三·挑衅

一百六十三·挑衅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安摇了摇头。

    沈琛几乎是同时,也跟着摇了摇头,看向郑王道:“您没有发觉吗?楚景行已经变了一个人,他这一次所使出的招数,可跟从前栽赃嫁祸截然不同。他这不是想着折磨人看着人如何挣扎了,他这是想直接快刀斩乱麻,好力挽狂澜,亡羊补牢了。”

    他一下子说出了重点。

    卫安便紧跟着也点头表示赞同:“没错,他如今的计策完全不像是他从前会做的事,若是没有猜错的话,他背后一定是有人在给他出谋划策。”

    所以才督促着他做出了这么重要的决定,不再不痛不痒的找卫安跟沈琛的麻烦,一下子就指在了关键之处。

    不是楚景行自己想的法子。

    应当也不是长安长公主,毕竟长安长公主在这之前好似在楚景行面前都属于从属地位,从前都说不动楚景行,没理由这短短时间里就忽然能说得通并且占据主导地位了。

    沈琛看了她一眼,幽幽道:“听袁东说,袁嬷嬷来府里的次数也越发的多,并且他也发现,长安长公主的许多事都是她自己i说了不算的,似乎要写信去问过什么人才敢做决定。你们猜猜,谁有这个本事?”

    林三少一直很安静的听,到了这一刻就抬了眼睛看着他们:“胡长史在做什么?”

    沈琛跟卫安的眼神便都复杂起来。

    “胡长史是王爷派到京城来收拾楚景行的,他的责任便是拘着楚景行不让他再胡闹。王爷也给了他人手,一次两次他看不住楚景行,这说的过去。可是三次四次,一直这样,到底是他无能,还是他有心而为之?”林三少冷冷的说了一句,面色冷淡:“他看样子可不像是不精明的人,否则也不能得到王爷的信任了。”

    那也就意味着是第二种可能,他不是无能,而是楚景行的帮凶。

    这么说的话,楚景行这人还真的算是未雨绸缪的典范了,早早的就把棋都布置到了临江王身边,怪不得能苟延残喘这么久。

    林三少咳嗽了一声,见大家都没说话,又都把目光放在自己身上,便道:“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他们的计划了,就好好想想,该怎么应付吧。是提前知会圣上,还是如何,没时间了。”

    郑王摆弄忍不住有些感叹。

    林三少实在是个很能一针见血发现问题的人啊。

    说的是,现在讨论那么多都没有什么意义,到底该怎么办才是真正应该担心并且重视的。

    他看了众人一眼,问:“大家是个什么意思?”

    二老爷一直没有说话,到了此刻才道:“兹事体大,若是我们不告诉圣上,如何规避?若是不能规避,他们难道杀了德妃跟五皇子就完了?这不过是骗皇后娘娘的话罢了,若是易地而处,我们是楚景行,如何才是最保险的?”

    或者说,最符合他心意的。

    二老爷甚少发表意见,可是直到此刻才知道他竟是个完完全全的通透人,对这些事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和看法。

    从前卫安只觉得二老爷忠厚,现在看来,他还是个聪明人。

    郑王也跟着点了点头:“这也是我的意思了,楚景行在宫里预备要发动宫变,逼死德妃跟五皇子,那下一步呢?”

    卫老太太便冷着脸道:“下一步?其实不必下一步了,因为得到了消息,圣人恐怕就坚持不住了,尤其是......若是林淑妃也出事呢?”

    众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朝林三少看去,忍不住都吸了一口气。

    要是淑妃也出了事,那隆庆帝连最后一丝希望也没有了。

    他不年轻了,死了好几个大儿子,现在唯有的两个宝贝小儿子也死了,就只剩了林淑妃这一点渺茫的希望,要是连林淑妃都一尸两命,那他的皇帝位子就只能换人做,他这么多年,就是在为他人作嫁衣裳。

    他会活活气死的。

    尤其是在他身体已经日渐支撑不住的情况之下。

    五老爷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全然被这些可能性给吓得懵了。

    沈琛便道:“那便要同圣上说了,可是如何说呢?”

    怎么说隆庆帝才会信,并且生出警觉来的同时又不疑心他们?

    卫老太太跟卫安对视了一眼,不由都想到了一个人选,目光灼灼的去看林三少。

    林三少便挑了挑眉

    密室里的布置仍旧精致而富丽,楚景行跟胡长史面对面而坐,心情大好的给胡长史抬手倒了杯茶:“祝我们一切顺利。”

    这是句好话,胡长史举杯一饮而尽,望着楚景行问:“萧家的事,处理好了么?”

    他们之前为了让萧家的人能在牢里闭嘴,将萧家嫡支的三个孩子给换了出来,并且安置好了,用以威胁萧家人。

    楚景行笑了笑:“都妥当了。”

    最难缠的就是萧明宇,他参与的事太多了,后来他也是拿他已经怀孕了还未生产的妻子出来说事,说了保证给他留个血脉,才镇住了他。

    不过也不需要镇住他多久了,等到事成之后,这些人说不说,说什么,都不会再影响他,因此他并不当回事。

    胡长史若有所思,提醒他:“还是小心为上的好,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后路可走,凡事应当尽力做的妥当。”

    楚景行嗯了一声,倒是并没有不耐烦,想了想还问胡长史:“皇陵布置好了吗?”

    “那边不必担心,我已经跟长公主殿下都布置妥当了。”胡长史点头,又道:“到时候您只需避开就是,不会出什么事。”

    胜败与否,就只看这一次了。

    楚景行有些说不出的紧张跟兴奋,半响才捏着杯子叹了一声,轻声道:“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但愿我们能一举成功。”

    胡长史皱着眉头不知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才道:“我看我们明天还需要做一场戏-----小郡王跟平西侯都是极为敏锐的人,他们怕是通过谢三老爷的事,多多少少还是会怀疑我......”

    胡长史是个很敏锐的人,敏锐的人总是容易猜透对方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