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五十五·父亲

一百五十五·父亲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她很快就不再说了,不管怎么样,平安侯夫人都已经上门来了,她总不能把人赶走吧?

    何况既然说是手帕交,就总得跟卫老太太提一提,见不见是她的事,可是要是自己这个当儿媳妇的没尽到责任,便是自己的不是了。

    她这么想着,很快便又到了合安院,等青鱼进去通禀之后,便进去跟卫老太太轻声说了平安侯夫人不请自来,想见她的事。

    卫老太太吃了一惊,看了三夫人一眼,等确定三夫人没有报错名号之后,才沉了脸,一时之间目光无比复杂。

    这么多年悄无声息的都过去了,她还以为这一辈子是跟这些人没交集了,谁知道她竟还是找来了。

    她皱了皱眉头,想要说不见,可是到底还是叫住了三夫人,冲她道:“把人请进来罢。”

    三夫人应了声是,见她神情复杂,便更加好奇这两人的关系,可好奇归好奇,她也没有探问的意思,急忙便去了。

    卫安便有些奇怪的看了卫老太太一眼。

    卫老太太轻笑了一声告诉她:“的确是我的手帕交,当年他父亲在云南曲靖任知府,连任了六年,她比我小许多,小时候在襁褓里我便抱着她,我们从小便玩在一起,后来我嫁了你祖父,她父亲也来了京城,往来便更多了些。后来.....出了事......因此便渐渐的没了消息往来了。也不知道她这个时候来做什么。”

    卫老太太说的轻飘飘的,可是卫安却知道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明家所遭受的劫难多大,那时候卫老太太的日子又有多难熬,可从来没听说过她有什么至交故旧对她伸出过手。

    什么手帕交,只怕是打着故旧的名号,有所求罢了。

    可是若说有所求,也有些稀奇。

    现如今平安侯府正是炙手可热的时候,圣人极为信任平安侯府,擢升了平安侯府两父子不算,还给平安侯府多延续了两代的爵位。

    这可是难得的荣耀,在这风雨飘摇的时候,平安侯府如今俨然已经可以横着走了。

    这个时候,他们来卫家能有什么好求的?

    卫家又没什么可以让他们求的。

    不过既然卫老太太要见客,卫安便看了郑王和沈琛林三少一眼,轻声道:“既然祖母要待客,不如我们便出去吧?也可以四处走走。”

    郑王原本就是为了来问林淑妃昨天派谢司仪的事,反正这个问卫老太太跟问卫安都是一样的,便嗯了一声站起来。

    然后看了这两个兔崽子一眼。

    真是的,来的比他还早。

    这俩人生怕抢不到他女儿吗?

    一个个的这么拼命。

    他瞪了沈琛一眼,又看看林三少,咳嗽了一声开始赶人:“天色也不早了,都快要吃午饭了,林三少想必忙的很,阿琛你也该进宫去吧?我刚从宫里出来,圣上正找你呢,你们便都走吧。”

    卫安便看了郑王一眼。

    郑王却看着沈琛跟林三少,一副摆明了我都在赶你们走了,你们怎么还这么不识趣的模样。

    林三少跟沈琛却都没动,三个人僵持了一会儿,沈琛才咳嗽了一声提醒郑王:“这个......刚才老太太跟我说,让我中午留下来用饭,我便不走了罢?”

    郑王便瞪了眼睛:“有这回事?”

    林三少也跟着垂下了头:“刚才老太太的确也让我留下来用饭,卫所如今并不忙,我便也留下来罢。”

    兔崽子!

    郑王呵呵笑了一声,打发他们两个该干嘛干嘛去,自己领着卫安去了花园。

    花园里的栀子花开的正好,层层叠叠的落花铺了一地,郑王踩在上头,收了刚才对沈琛和林三少时的态度,问卫安:“安安,你是怎么想的?”

    卫安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便沉默着没有出声。

    郑王看了她一眼,思索了一会儿才说:“沈琛跟林三少说起来,都是很不错的人。家世便不说了,至少为人是好的。沈琛看着纨绔,可是却从来没有拈花惹草的事,林三少就更不必说了,也是有原则的人,这两个其实不管哪一个,我都是放心的。如今就是看你怎么想,怎么选了。”

    他定定站了一会儿,才又道:“你自小没有长在我身边,我一直觉得愧对你,我也知道你一直都是个有主见的孩子,只是这是人生大事,所以父王希望你能仔细慎重的考虑,不管选哪一个都好,最重要的是你真正喜欢。互相喜欢才可能过的好。”

    卫安良久才嗯了一声。

    要她选,她一时也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选。

    郑王也不逼她,见说的差不多了,便话锋一转:“昨天圣上命我三天之后便出发,如今一天都快过了,后日我便要动身了,你自己在京城,要万事当心。”

    卫安应了一声,也提醒他:“您在江西,也一样要万事小心。”

    虽然临江王是盟友,可是有时候世事瞬息万变,谁都不知道事情到底会往什么方向发展,还是要谨慎些的好。

    郑王说了声知道,便又笑起来,跟卫安说起沈琛和林三少讨好他的事,末了又有些自得:“你放心,我什么馅儿都没露,只说尊重你的意思。”

    卫安便有些无奈。

    郑王却还是郑重其事的再次叮嘱了她一遍:“父王是说真的,时间也不多了,你若是要定人选便趁早,如今林三少露了意思,沈琛也去跟圣上提了,不管是哪一个,总归是要选一个的,否则便要早些告诉我,由我出面跟圣上推脱,否则就迟了。”

    不管是沈琛还是林三少,隆庆帝能成全的必定都会成全。

    当然了,看现在的情况,恐怕成全沈琛的机率要大一些,毕竟临江王对沈琛向来是好的,而楚景吾更是对沈琛马首是瞻。

    不管是从哪方面来说,对沈琛好一些,总归是没错的。

    只是这些话却并不适宜对女儿说,郑王拍了拍女儿的脑袋,感慨的看着自己似乎转眼就已经从花骨朵长成了一朵鲜花的女儿,好半响才笑了。